梦茧 正文 有惊无险的猎捕

周于仲谋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紧赶慢赶,总算在学院规定最后期限的前夜到达了校园。喘息未定,新的学期就已经正式展开,从课程安排表看来,此学期的学习任务异常的繁重,除了公共课程,专业课程很多都是闻所未闻。先不考虑这些,毕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仲谋在心里宽慰着自己。 九月的中原郑州,风沙遍地,黄尘漫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紧赶慢赶,总算在学院规定最后期限的前夜到达了校园。喘息未定,新的学期就已经正式展开,从课程安排表看来,此学期的学习任务异常的繁重,除了公共课程,专业课程很多都是闻所未闻。先不考虑这些,毕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仲谋在心里宽慰着自己。

九月的中原郑州,风沙遍地,黄尘漫天,连空气也都带着一股沙尘的味道。每每周末出去一趟,带回的不只是惊喜,还会有着更多的意外收获,衣领里,袖口上,裤脚旁,细细的,涩涩的,硌硌的,抖之而不尽,去之又复来。

期待已久的《兵种知识》课程终于在大家的朝思暮想中如期开课,该课程主要讲述中国陆军、空军、海军、第二炮兵的装备史,同时要求所有学员必须熟练掌握各项陆军单兵武器的使用要领,包括半自动步枪、冲锋枪、手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四零火箭筒等。为了保证教学效果,学院在该课程上课的间隙中,还组织该专业的全体学员,参观驻河南的某集团军所有现役陆军装备,包括高炮、地雷、坦克、装甲车、迫击炮、火箭炮、加农炮、榴弹炮、无后坐力炮、特种作战车辆,还有空军的战斗机等等,甚至当时最先进的微冲也在展示之列(据仲谋近距离观察,折叠起来的该微冲比五四手枪只略大一些,看起来如同玩具,实在令人爱不释手。)

不经意间,该课程的结业考核已是迫在眉睫,可能出于安全的考虑,在考核中只安排了三种轻武器的实弹射击(手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而且冲锋枪只考核单发射击)。也可能出自于与生俱来对枪械的挚爱,仲谋的射击水平发挥得异常出色。在实弹考核中,5发子弹的成绩分别为——手枪立姿25米胸环靶45环,半自动步枪卧姿100米胸环靶48环,冲锋枪单发卧姿100米胸环靶47环(但点射与连发未能过瘾,不过这个遗憾在后来带兵的过程中好歹给补上了。)。可别小看了这战绩,除了半自动步枪与冲锋枪还可以有所依托,用肩膀抵住能消除部分射击时产生的后坐力,手枪立姿无依托射击可是连上靶都不容易。由于射击后坐力太大,枪口上扬,且射击完成时间规定在五分钟之内,在靶场实弹射击中有许多学兄猛啃零鸡蛋——子弹脱靶都直奔爪哇国去了。以仲谋的经验之谈,射击与恋爱倒也颇为相似,凭的都是感觉、相识、磨合、击发,子弹(丘比特之箭)与人天人合一,瞬间正中靶心(心灵)。

从靶场回来的路上,仲谋就粘上了射击教官,牛人啊,手枪无依托射击,教官五发子弹用时半分钟不到,而且跟本不用瞄准,举枪便射,成绩让人汗颜——49环,这等潇洒的动作和成绩仲谋怕是一生都学不会了,不过,有机会能与教官交流,那也是自己的荣幸。闲谈中,教官交底,他早年毕业于桂林陆军指挥学院,因为枪法出众,被学院看中,才移师中原,在这里担任全院的射击教官兼专业狙击手。谁都知道,狙击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教官自豪的告诉仲谋,他打的子弹已不下八万发,平均每年有好几千发,瞠目结舌之余,仲谋只能佩服得五体投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班级,教官微微点了点头,一路无事,顺利回到军校驻地。

周三,一个波澜不惊的日子,下午的课程刚刚开始,授课的老师是仲谋最为敬仰的徐鲁民教授(先生的杂文时常发表在解放军报和党刊上,是个连院长都不敢得罪的牛人),聚精会神听讲的同时,仲谋认真地记着笔记。不知何时,只见队政委快步的走进课堂,贴着教授的耳边说着话,很快,政委来到课桌前,小声的宣布,“仲谋,出列,随我来!”,放下书本和笔记,不知所措的站起来,紧跟着政委走出了课堂。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来到宿舍楼的队政委办公室,关好门,神情肃穆的政委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仲谋,同时大声的宣布命令——仲谋,我命令你马上去执行一项军事任务,照片里的人就是你的目标,给你三分钟时间,要求牢记此人的相貌,具体的行动计划你的射击教官会详细地告诉你,队长和我都相信你的能力,一定会不辱使命!接过照片,仲谋快速地扫视了一遍,强迫自己牢记,内心却在紧张的思索,看来有大事发生,不过不管如何,一切服从命令。

不容仲谋细想,“跑步走,目标学院田径场!”的命令传来,快速下楼,随政委来到楼下。此时的田径场早已站着两排人员,教官见到仲谋,头微微点了一下,“归队!”,迅速地在队伍中站好,“立正”,“稍息”,“向右看齐”,“报数”,命令不断传来,“立正”,“向左转”,“跑步走”,“一二一”,“一二一”,口令中,全体人员跑步来到学院内一辆墨绿色军车后。“停”,“由前至后,上车”,人员迅速地全部上车,关好车厢,车马上就出发了。站在不断颠簸的车内,仲谋和其他的学兄学弟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咋回事,但都没有开口,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瞬时感染了车上所有的人员,抓好附近的扶手,兄弟们各想各的心事。

车很快离开了市区,在崎岖的山路上开始飞驰,约莫一个半小时后,车停了下来,车厢门被人打开,“下车”,人员鱼贯跳下,“集合”,只见狭窄的山坳处早已站满黑压压的军人,与仲谋们不同的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仲谋所属的人员早已集合待命,教官站在队列前,“立正”,“稍息”,“向右看齐”,“报数”,有人抱来一大堆服装和相应的钢盔,还有沉重的防弹衣,“前面一排,向前三步,走”,“全体蹲下”,分好的服装物品依次摆放在每个人的面前,“换装”,只听到一阵阵“悉悉索索”脱衣服和穿衣服的声音,“全体起立”,有人收走衣服,“前面一排,向后转”,“向前三步,走”,“前面一排,向后转”,“全体立正”,“稍息”,教官宏亮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们今天要执行一项军事任务,这不是演习,而是实战,现在有一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就躲在你们面前的山上,随身携带着枪支,而且枪法极准,请你们务必小心谨慎,发现他可以直接击毙。下面分配作战任务,每三人为一个小组,由左至右,由上而下依次配好,请记住你们的小组人员,兵龄长者为组长!”,人群中起了一点点小小的骚动,学友们开始相互辨认,不过很快就安静如初,“配枪”,有人依次的发枪,“配弹”,有人发弹匣,“打开保险”,“枪口向上,验枪”,只听得满场拉动枪栓的声音,“关保险”,“上弹匣”,“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地传来,“立正”,“稍息”,“请首长讲话”,佩戴少将军衔的首长做了一番简短的政治动员之后,宣布行动开始。

处于震惊状态的仲谋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机械地跟着教官和学友们朝山脚跑去,分配好各组的搜索区域,教官奔向了属于他自己的地点。慢慢回过味来的仲谋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小腿肚子居然不太争气,一阵阵的痉挛感觉不断地涌向脑海里,万幸的是,好歹还没有尿裤子,反复跺了跺脚,感觉好了一些。站在山脚下,仲谋一组的三个人快速的报上各自的入伍时间,确定了组长,运气很好,组长居然是野战部队班长出身,安排好三人之间各自的距离和间隙,握紧手中的五六式冲锋枪,仲谋随组长还有战友一起展开了行动。

山还是有些高的,而且山脚的灌木丛也非常的密集和杂乱,没有路的地方下脚都很困难,坡上的苔藓时不时地给仲谋在添些小麻烦,怪石嶙峋的坡面上植被比较稀少,走上去得小心翼翼的,一个不慎,脚就会扭伤,间有折断的松枝凌乱地滚落在平缓的山坡上,尽量的避开它们,齐人高的松树枝也在添乱,不时地阻挡着枪支的方向,随着部队慢慢地缩小包围圈,人群开始拥挤(一梭子扫过来,肯定会死伤一大片)。防弹衣虽然有些重,好在能承受,仲谋的眼睛还是警惕地望着自己的前方,那小子的相貌已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相信,只要在第一时间内发现他,仲谋手中的冲锋枪,一定会马上向他倾泻出愤怒的子弹。说归说,可想归想,教官可是提醒过,这小子可不是善茬,管他呢,也不知组长和战友是如何在想,仲谋可是一上山,把保险/快慢机就拨到了连发状态,子弹推上膛,手扣扳机,心里的如意算盘是——万一不幸“中奖”(碰上这小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用瞄准就直接开枪,一个弹匣整整三十发的子弹将倾泻而出,开枪的同时迅速卧倒,剩下的事情则听天由命!

三个人相互照应着,小心谨慎地避开脚下的障碍物,和其他组的战友慢慢地往山顶搜寻过去,仲谋梭巡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抬起头来,望一望远处高点的松树。万一这小子来个“居高临下”,凌空扫射,那岂不死得冤枉?虽然这么多的人员,仲谋“中奖”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只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这小子,即使不开枪,他也应该无路可逃,所以,及时发现“他”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仲谋亦步亦趋的跟着组长。时有山上的小动物被这骇人的架势惊动,“嗖”的一声从人的脚下窜过,总会让神经高度紧张的人群引起一阵阵的骚动,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加上紧张,仲谋的内衣早已经被汗水全部浸透,防弹衣显得越来越沉重,手腕也被肆意拦阻的荆棘割得青一道紫一道,脸上汗如雨下,身边的组长和战友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也是气踹嘘嘘,时间过的真慢哟!

就在仲谋快要崩溃的时候,山下传来了“撤退”的命令,天色也渐渐地暗下来,遵守着上来的次序,搜寻部队相互掩护着往山脚下退回去。回到山坳,部队开始集合,夜色中,仲谋狼狈不堪地站着,“退弹匣”,“枪口向上,验枪”,“关保险”,······,命令声此起彼伏,仔细地检查了枪支和弹匣,交回枪弹,换过衣服,人员重新集合。由于天色已晚,考虑到罪犯有枪,指挥部选择撤退,由早先围山的部队继续封锁山下的道路和所有的出口,参战的部队可以马上返回军营。仲谋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教官带着手下的人员,回到军车前,“上车”,一个个精疲力竭的战友慢慢爬上车,教官也随着众人上了后面的车厢,车,轰鸣着出发了。

车厢后,同样也疲惫不堪的教官为了提起大家的士气,才主动讲述了今天“主角”的“光辉”事迹——照片上的主角还真的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就在今天中午,他拎着两把冲锋枪(一把五六式冲锋枪和一把折叠式冲锋枪),直接干掉驻豫某师部通讯连的哨兵后(一死一伤),径直闯入了通讯连的工作机房,挨个的搜寻和盘问,有位不怕死的女兵竟然开始反抗,他就大开杀戒,机房内值班的女兵大都被乱枪打死(四死二伤),当时乱枪还引起了熊熊的大火,一时间子弹横飞,血流成河。杀人之后,还大摇大摆地来到通讯连女战士的宿舍,逐门逐户地寻找,有机灵的女兵马上用桌和床铺抵门,他也是一律枪弹伺候(三伤),后来见荷枪实弹的人员迫近,才放弃了搜寻,沿通讯连后山的偏僻小道仓皇而去。追赶的人群穷追不舍,但后山的小道直接通往一座大山,丛林茫茫,早就不见了他的踪迹,随后赶到的师部领导迅速决定成立临时指挥部,一面通报军部,请求军部马上组织人员进行围捕,一面安排手下的人员,驻点设卡,防止他逃脱。考虑到有枪,而且他枪法了得(他原本是师部最有名的神枪手之一,在师部组织的射击比赛中曾经连续夺得过三届冠军),所以才要求全体参战人员心理素质要好,枪法必须精湛。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仲谋到这个时候才明白,敢情就是因为枪法好,才摊上了这样的“美差”,我的个娘哟!

说话的空隙,车已经回到学院,“下车”,再次集合,教官训示后宣布解散。浑身像散了骨头架子的仲谋,站在宿舍楼下的树干旁,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哩,这不是在做梦,上楼,直接来到政委的办公室外。学友们早已休息,走廊的过道里死一般的沉寂,办公室里的灯还亮着,“报告”,门开了,政委和队长还在等着仲谋,汇报完下午的经过,两人都笑了,“干得不错,这是秘密行动,以后绝对不能跟其他人提起,吃饭去吧!”。随政委下楼,来到学院的饭堂,参与今天下午行动的学友们也陆陆续续的赶过来,饭堂的师傅端上可口的饭菜,于是乎,整个饭堂就只剩下“稀里呼噜”的声音,回响在饭堂空旷的顶棚之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