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退役将领:我为什么以前“反共”现在促统?

fengyimin 收藏 0 1085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315/13158802.jpg[/img] 资料图:许历农   许历农,去台湾后,曾任台“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近年来致力于两岸和解交流,担任促进统一的新同盟会会长。   “反共”的说法,是台湾三四十年前实施反共教育的术语。近年来,两岸关系持续改善,两岸政治互信也在日益建立。“反共”、“仇匪”早已没有现实的依托。再说促统,统一符合两岸民众的意愿。即便是在两岸对抗和隔绝的年代,大陆要“武力解放台湾”,到后来要“和平解放台


台湾退役将领:我为什么以前“反共”现在促统?

资料图:许历农


许历农,去台湾后,曾任台“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近年来致力于两岸和解交流,担任促进统一的新同盟会会长。



“反共”的说法,是台湾三四十年前实施反共教育的术语。近年来,两岸关系持续改善,两岸政治互信也在日益建立。“反共”、“仇匪”早已没有现实的依托。再说促统,统一符合两岸民众的意愿。即便是在两岸对抗和隔绝的年代,大陆要“武力解放台湾”,到后来要“和平解放台湾”。而台湾方面要“反攻大陆”,后来要“光复大陆”,本质上来讲,还是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深深认同。



唯有选择两岸“互利双赢”的统一方案,才是国家之福,全民之福!


延伸阅读:台学者:坚守祖国史观 回归祖国是台湾最大尊严




环球网4月18日消息,台湾中国统一联盟宣传部长戚嘉林博士在《中国评论》月刊四月号发表专文《台湾需有“祖国认同”与祖国史观》。作者认为:“‘台胞认同祖国化’在政治上可震慑深绿、感化浅绿、凝聚浅蓝、巩固深蓝。至于如何改变此一形势,其具体落实之法就是树立并高举‘祖国认同’的旗帜,于台湾史领域建构‘祖国史观’,使岛内能有与深绿抗衡的论述能量,并以‘祖国史观’丰富‘祖国认同’内涵。”文章内容如下:



台湾自上世纪1989年开放探亲的政治松绑以来,随着内地经济飞腾,综合国力倍增,两岸关系发生巨大的积极变化,与冷战时期的两岸关系非可同日而语。因此,岛内蓝营精英对如何解决两岸问题的途径,从邦联、联邦、欧盟模式、一国多制、一中二宪(黄光国)、一中三宪(张亚中)、一中四宪(高准)、统合论(张亚中)等各说百家争鸣,至于各种具体而微的两岸和平协定模式,诸如曹兴诚〈两岸和平共处法〉、邱进益〈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合作协议草案〉、张亚中〈两岸和平发展基础协定草案〉,甚至有论者倡议“过渡时期台湾或‘中华民国’”(Taiwan/ROC in Transition),众说纷纭。惟回神一望,就整体台湾民众而言,十余年来支持统一的民调不但与日俱降,且形成倾向“台独”的40%绿色铁板一块,这是多么令台湾统派骇然的事。



事实上,前述诸多的统一途径与模式,其最终落实是在岛内民众的“统一认同”,也就是“祖国认同”。深层思考,若不以“派”废言,“独派”政治人物强力推动“台独”理念,其学者不乏认真从事影响国族认同之台湾史的基础研究。相对于“独派”,蓝营学者于孕育认同的台湾史之学术研究,力度相对不足。蓝营不知是否曾经深思,若不同步扭转认同,在有40%民众抗拒(其中甚至深绿坚决反对),但又无10%民众挺身旗帜鲜明视中国为祖国之政治氛围下,前述所提的任何统一途径与模式,势必牵就绿营势力及其论述,甚至与之妥协,致实质不利两岸终极和平统一。


“祖国论”的政治至高点



台湾在李扁执政二十年来分离主义论述铺天盖地的压制下,蓝营群众不乏虽然心中赞同统一,但受制于李扁所建构的“台湾第一”、“台湾优先”等台独论述思维影响下,难以招架。尤其是在“台湾主体性”意识笼罩下,凡事涉“台湾”“台湾人”的认同纠葛,“独派”几乎无往不利,政治人物更是竞相表态“爱台湾”。



在岛内,“陆委会”平日不但“台湾人民利益”朗朗上口,2010年12月6日更集其大成提出捍卫台湾民主等七项“核心利益”的“台湾核心利益论”。该七项核心利益分别是“民主、主权、安全、对两岸关系的未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有意义的参与国际空间的权利、不被歧视的权利、弱势者的生存权利”。这是“中国国民党”2008年执政以来首度阐述的大陆政策基调,就两岸终极统一而言,“台湾核心利益论”远较民进党的“台独”论述伤害更深。首先,“台湾核心利益论”七条件是以“民主、主权、安全、歧视的抽象核心衍生具体的统独选择权、国际空间权、弱者生存权。”无论是抽象或具体,每一条件均堪与民进党的“台独”诉求媲美。其次,“台湾核心利益论”颠倒黑白的能力更胜于民进党,例如两岸贸易明明是台湾对内地设下诸多不公平的贸易竞争障碍,明明是祖国对台湾大幅让利,惟不但无一丝感念之意,还被讲成好似祖国在歧视台湾而要求“不被歧视的权利”。再者,就党名仍有中国二字的“中国国民党”且又是反“台独”的执政党,此一论述党魂何在?对其忠实选民而言情何以堪?尤其是“对两岸关系的未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一语,其与“台独”论述何异?尤其是因为二十年来在分离主义的强力教化,“台独史观”改变台湾民众的认同,在目前分离主义认同成为主流情势下的自由选择,不是摆明了搞“台独”吗?



就余提出之“台胞认同应祖国化”的“祖国论”而言,台湾回到祖国,在祖国的呵护下,才是台湾人民的核心利益。如果台湾人民视中国为祖国,就现阶段而言哪怕是有7%的台湾人民视中国为祖国,对“台湾核心利益论”所衍生诸如台湾需要国际空间、需要军购撤导弹等抽象主权安全之尖锐议题,即迎刃而解。试问如果中国是祖国,天下哪有地方向祖国要求“有意义的参与国际空间的权利”?如果中国是祖国,则天下哪有买武器枪口对准祖国母亲的呢?在祖国的呵护下,何来所谓的台湾遭歧视及弱势者生存权利的问题?此外,当台湾人民视中国为祖国时,其衍生意涵就是对李扁执政教化台湾要与中国“对等”“有尊严”的论述,也均不攻自破。因为,天下哪有向母亲要求“对等与尊严”?回到祖国母亲怀抱,就是台湾人民的最大尊严。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