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学智黑河剿匪

脸上没长痔疮 收藏 0 3176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315/13158432.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1315/13158433.jpg[/img] [img]http://img2.itiexue.net/1315/13158434.jpg[/img] [img]http://img3.itiexue.net/1315/13158435.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洪学智黑河剿匪


洪学智黑河剿匪


洪学智黑河剿匪


洪学智黑河剿匪


洪学智黑河剿匪



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洪学智同黄克诚率部队进军东北,先后任辽西军区副司令员、黑龙江军区司令员。


/来自***社区 */


1946年6月的一天,洪学智同黄克诚一起坐火车从白城子到了西满军区所在地齐齐哈尔。



西满分局书记李富春和洪学智说:“你刚刚从四平前线下来,本来应该休息几天,但黑河紧急,土匪猖狂,对我们威胁太大,新部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派去的干部给杀了不少,所以决定你去。东北局决定,你去担任黑龙江省军区司令。”



李富春和黄克诚两位领导主要讲了东北形势。他们说:蒋介石的军队正沿着中东路北进,我党准备放弃哈尔滨等大城市。我党现在东北的任务是建立根据地,在东满、北满、西满和南满建立巩固的军事政治根据地。



最后,李富春对洪学智说:“你在通辽一带指挥部队剿匪有经验,所以东北局决定让你去。剿匪的任务很重要,我们要划分野战军、地方军。你去了,要集中兵力、集中力量消灭土匪,建立政权,组织地方武装、民兵和自卫队,以稳固后方,粉碎国民党的进攻。相信你一定能圆满完成任务。”



北安是当时黑龙江省省会。这里是军事政治的要地,也是我军的战略后方。洪学智到北安后,同省委书记王鹤寿、省长范式人、原省军区司令员叶长庚等见了面,听了情况介绍,商量了剿匪部队部署和后勤保障等问题。



随后,洪学智带了一部电台,组织了一个临时指挥所。参加剿匪的部队是:主力部队三师特务一团由郑贵卿团长、黄励华政委、毛和发副团长率领;在黑河的黑龙江军区警备三旅第十团和一部分骑兵部队,由廖仲符旅长、李行团长指挥。



土匪被打得抱头鼠窜



黑河地区的土匪有大小上百股,可以说遍地是土匪,司令如牛毛。最主要的土匪匪首叫刘山东,他是国民党混成第六旅旅长,盘踞在逊克、孙吴一带。以关作舟为首的第七旅活动在黑河大岭至嫩江一带。以康崇刚、张铭久为首的第八旅活动在孙吴一带。另外还有张伯钧、杨青山、靳大马棒、黑虎、老靠山、李云鹤等大小股匪,经常在呼玛、爱辉、孙吴等地向我袭扰,对我民主政权、社会治安危害很大。



黑河地委书记兼军分区司令员王肃同志到北安开完会往回走时,同省委派往黑河任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的刘光烈同志及爱人江燕同志,坐汽车到后欢洞附近时,遭到土匪的突然袭击,3人壮烈牺牲。



在孙吴和逊克一带,过去日本关东军为了对付苏联红军,曾修筑了许多钢筋水泥工事,挖了很多山洞,储存了大量军事物资。日本投降后,扔下的武器到处都有。这些土匪把这些武器和军事物资收集起来,装备自己。它们熟悉地形,到处袭扰,猖獗一时。



洪学智带着骑兵连从北安出发,先到孙吴,同孙吴县领导一起研究了匪情和我军剿匪部署。特务一团主力从克山出发,经德都、龙镇也到了孙吴。洪学智决定先打逊克、松树沟三股敌人。逊克是刘山东的老窝。到孙吴后,由特务一团团长郑贵卿、政委黄励华率一营、二营及团直属队先打逊克县的土匪。部队赶到逊克县时,未遇到土匪。黄昏时,部队正在做饭,刘山东带着土匪跑到了孙吴后面的山上,从山头隔着河用迫击炮打剿匪部队。洪学智与郑贵卿研究决定用一个营从正面进攻,一个营越过逊河迂回到山后包围山上的土匪。



命令下达后,剿匪部队趁黑夜从树林里秘密接近土匪。土匪听到树林里有响声,扭头一看,我军已抄了他们的后路,惊慌失措,丢下武器四面逃跑。我军缴获4门迫击炮、4挺重机枪。



第二天,团长郑贵卿带一营、二营去打松树沟的土匪,洪学智带三营去打逊克的土匪。匪首刘山东闻讯又跑得无影无踪。部队在松树沟宿营,第二天出发追击,走到一个山口,突然与刘山东土匪2000多人遭遇。土匪在山坡上大喊:“缴枪不杀,抓活的!”剿匪部队一看,地形十分不利,急中生智,把枪支架好,喊道:“你们下来拿吧!”



这时,土匪们一窝蜂似的从山坡上跑下来。当敌人大部分到沟底后,剿匪部队突然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土匪立刻被撂倒一片,其余的纷纷掉头逃命。我军冲到山后,俘虏土匪200多人,缴获战马400多匹,又打了一个胜仗。



刘山东土匪受到这两次打击后,向合江地区流窜,占领萝北县城,搞掉了地方武装。合江部队围剿堵截,刘山东土匪在那里站不住脚,又回到逊克、孙吴一带活动。



剿匪部队比日本人厉害



洪学智沿黑龙江而上,当天就到了黑河。这时,黑河中心县委改成地委,洪学智兼地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员。地委副书记岳林建议创办一张党报,得到了洪学智的赞同,8月1日《黑河报》问世,地委有了自己的舆论工具和喉舌,有了宣传阵地。



洪学智还在黑河召开了剿匪誓师大会和规模盛大的军民联欢会。联欢会后,军民进行了游行。特务一团2000多人,装备优良,有重机枪连、迫击炮连、骑兵连,步兵连,每班有一挺机枪。他们全副武装通过大街,威武雄壮,警告各路土匪,如果不放下武器,就要实行严厉的军事打击。同时宣传我军的政策:凡放下武器者,给予优待;凡交出枪支者,给予奖励。



洪学智对岳林说:“这个大会开得很好,显示了我军的实力,教育了群众,震慑了土匪。”会后,洪学智与特一团又沿黑龙江而上,打到呼玛县城,在那里建立了人民政府,余建文同志任第一任县长。随后,洪学智又派部队追击顽匪到漠河。



这时候,国民党从沈阳派人到黑河一带找到了刘山东,命令刘山东带这股土匪逃回沈阳。关于走哪条路线回沈阳问题,双方发生了分歧。国民党方面让他走嫩江,刘山东不敢走嫩江,想绕大圈子走黑河、满洲里经齐齐哈尔到沈阳,但这个大圈子实际上又走不通。双方谈不拢,国民党从沈阳派来的人自己走了。



这时,已是大雪封山,雪深没膝,气温降到零下摄氏40度。剿匪部队侦察摸清了刘山东股匪的后方基地,派部队袭击摧毁了他们储存有大量物资的后方基地,大约7万斤粮食被我军缴获。刘山东回来补充粮食时,发现粮食已经被我军搞掉,房子也被扒掉,大吃一惊。2000多土匪,无粮可吃陷入绝境。他们窜到栖林补充粮食,被我特务一团发现,立即围堵,被我军封锁在逊克一带的几条大山沟里。大雪不止,土匪没有粮食吃,只好杀马吃。特务一团堵住沟口,用迫击炮猛轰。土匪举白旗投降了。第二道沟也是先用迫击炮轰,敌人受不了,也投降了。这样先解决掉1000多土匪。刘山东带着700多人继续顽抗,随后也被我大部歼灭。猖獗一时的各路土匪被剿匪部队追得四处逃窜,闻风丧胆,嚣张气焰逐渐被扑灭,人民政权得到巩固,社会治安得到稳定,人民群众扬眉吐气。



1946年9月,洪学智奉命离开黑河,回到北安,担任联合剿匪司令部司令,统一指挥各部队剿匪。



洪学智同一名被俘的土匪头子谈过一次话。土匪头子说:“你们厉害,比日本人厉害。”



经过8个月的剿匪,彻底清除了匪患,为创建和巩固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7年春节前夕,洪学智冒着大风雪回到了北安。突然,接到了黄克诚的电话:“黑龙江的剿匪取得很大成绩,东北局很满意,我们的后方安全多了。东北局来了命令,命令你回前方工作。”



军令如山倒,洪学智立即动身离开北安去了哈尔滨,接受新的使命。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