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6 两打羊淀儿沟之三

古道清风 收藏 8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URL] 他使劲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再想一想,这两天西北风越来越紧,眼看就要来场大雪,井村这老瘪犊子能不着急?他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从哪儿走?除了羊淀儿沟这条路,就得擦着老二团的辖区送过去,从那边走?绕远了不说,那老二团是吃素的?井村那个老瘪犊子不傻,精着哪,他一定会认为此时那看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他使劲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再想一想,这两天西北风越来越紧,眼看就要来场大雪,井村这老瘪犊子能不着急?他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从哪儿走?除了羊淀儿沟这条路,就得擦着老二团的辖区送过去,从那边走?绕远了不说,那老二团是吃素的?井村那个老瘪犊子不傻,精着哪,他一定会认为此时那看似危险的道路其实是最安全的,所以我断定鬼子还会走老路,而且就在明天。现在去找内线了解情况己经来不及了,其他情报更谈不上。我是军事主官,出了事我兜着。就按我说的干!按我刚才的布置,通知部队今晚出发天亮前在老地方埋伏。”

“那就干呗。”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还寻思啥?干!”

“捞着捞不着,不就是多跑一趟路吗?干。”

“废什么话儿?支队长,你说咋干咱就咋干。”

“支队长,你就下命令······”

“行了,行了。”曾豹摆了一下手,说道:“甭扯那些没用的。我们看看怎么再······”

这羊淀儿沟东西走向,是条长二十多里的河床。雨季白龙山东南麓主要靠它泄洪,无雨的季节它便自然干涸,由于历经山洪狂猛的冲刷,它的底部宽敞、平坦而坚硬,是东阳城向西的天然通道。这条沟深只有三、四米,斜坡也不算太陡,虽然背靠蜿蜒曲折的白龙山,但它的南面却是一马平川,就地势而言,这里不是设伏的理想之所,所以曾豹自从拉队伍起就从没在这里设过伏、打过仗。

天气本来就不好,入夜后,狂风四起,寒气逼人,老天爷好像是有意和独立游击支队叫劲似的翻起脸来,凛冽的寒风从大地上卷起一串串大团、大团的雪球抛向空中,又砸向大地,砸在行进中的独立游击支队战士们的头上、身上。直到后半夜,风才渐渐地小了些,而天空中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却反而大了起来。

“哎,哎!大家都听着,雪能挡风当寒,扒个雪窝子,把自己个儿藏进去,就不冷了。”黑暗中,外号叫“嗓门大”的侯骑兵喊了一声,还甭说,他还真的无愧于这个外号,虽然,他自我觉得只是轻轻地喊了一下,可那声音在大家伙儿听起来还真有点儿“如雷贯耳”味道。

于是,大家在沟帮子的两侧,各自寻找能扒雪窝子的地儿,撅着屁股动起手来。

这场雪下的可真不小,漫天飞舞的雪花早已越过了黎明,眼看快到中午了,还在飞**扬地飘撒着。整个大地已变成一片银白,埋伏在沟帮子上两侧的战士们躲在各自的雪窝子里,那雪窝子也早被厚厚的积雪埋了起来。

雪窝毕竟是雪窝子,大家伙儿在里面趴的时间一长,还是觉得寒气向骨头缝里钻。

“真他娘的冷啊,手脚都冻麻了。”

“可不?昨儿夜里急行军,我的棉袄儿、棉裤都汗湿了。这会儿冷得连裤裆里都直冒凉气,真他娘的遭老了罪了。”

“侯队长不是说这雪窝子能当风当寒吗?可我觉得这里面咋就这么冷呢?拔凉拔凉的。”

“这是雪窝子,不是你们家热坑上的被窝,你以为什么哪?”

“都这个时候了,小鬼子在哪儿?咋连个鬼影子也见不着?”

“依我看啊,鬼子是不会来了。”

“叫你待着你就老老实实地好好待着,哪来的那么多话儿呢?”

······

“来了。不许说话!”这声音低沉而威严。它像一支兴奋剂,立刻使这支队伍的每一个战士忘掉了寒冷、丢掉了饥饿和疲劳,双眼冒着亢奋与求胜的烈焰。一辆、二辆、三辆、四辆······七辆,鬼子的七辆汽车进入羊淀儿沟后,像有了什么预感似的突然加速向前猛冲。 常言道:入了网儿的鱼,栓在桩儿上的驴。想跑,有那么便宜的事?

车子刚进雷区,只听“轰”的一声响,那领头的卡车像一头在雪地上急进的、身躯庞大的黑熊,突然被预设的暗器刺中了喉咙,猛地直起笨重的身体,向上一蹿,随后极不情愿地、然而又无可奈何地倒了下去,接着“腾”地一声蹿起熊熊烈焰,车上压阵的几个鬼子、伪军被凭空抛向沟底,还没等这些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家伙们明白过来,叭叭、叭叭,神枪队的一阵冷枪就把他们全都撂在那儿了。

地雷的爆炸声就是进攻的命令,顷刻间,沟底响起一连串手榴弹的爆炸声。

“悠着点儿,悠着点儿!”曾豹急促地喊道:“败家玩意,悠着点儿,手榴弹炸着油箱咱们不是白来了吗?——野狐狸、 蔫不拉叽,押车的鬼子、伪军都在后半拉呢,你俩还等啥呢?——鹰眼,把开车的小鬼子给我收拾了!”说完他举起望远镜向东阳城方向望去。

“是!”

后面有四、五十个押车的鬼子、伪军,他们的那个少尉指挥官坐在驾驶室里,枪声响起时,他拉开车门刚想往地上跳,就被眼明手快的林世大一枪撂在倒,大头冲下挂在车门上,其他的日、伪军在独立支队第一轮打击下,已有近二十个被撂倒,剩下的鬼子、伪军在一个鬼子曹长的指挥下,迅速寻找有利地形展开反击。有两个胆小的伪军一看势头不对,拉开架势就想跑,可倒霉的是他俩的这个动作恰巧被鬼子曹长看见了。

“八格!”鬼子曹长嘴里骂着,抬起手一枪一个将他们放倒在地上,其它伪军见状,只得趴在地上向沟坎上胡乱放枪。就在这时,侦察队和炮队压了过来,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又有七、八个鬼子、伪军躺在地上不动了。

顾也雄手里的二十响这时空了膛,他一边换弹夹,一边向前望,只见一个小鬼子猛地窜上车,伸手就想拿驾驶室顶盖上的那挺歪把子。

“老子的物件你也敢拿!”顾也雄抬手就是一枪,只见那小鬼子一声没吭,双手往上一扬,一个大头冲下就栽了下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