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2.html


进到花园深处,来到一栋洋楼的面前,萧逸云总算知道为什么连军队都冲不上去的原因了。


“砰”一个国军军官刚露出头,立刻飞来一颗子弹,将他的头盖骨掀去半边,“砰砰”跑出两个国军士兵想救回他们的长官,也立即被飞来的子弹打趴在地!


狙击手?!萧逸云寻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在洋楼一个暗角内,夹缝间有“火光”闪动,便判断出里面一定藏有狙击手,否则在这不短的距离,还有谁能这样一枪命中的把人打飞?!


但鬼子的97式狙击步枪要出来至少得等到1937年,淞沪战役时用来打中国的时候才装备这样的武器,怎么现在日本间谍就有狙击手了?!


历史知识算不上深厚的萧逸云却不知道,早在一战时,1916年,德国就有了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并配备到军队中,后来还逐渐发展了狙击手学校;而日军虽然还没有自己国家的狙击步枪,但日本的情报部门却采购了大量的国外狙击枪,并用此来训练出了不少狙击手,眼前这个日本间谍显然就经受过这样的训练!


“哒哒哒哒”洋楼底层架有一挺机枪,阻挡了国军任何大规模冲锋的企图,眼前就有一个班的国军想硬冲上去,结果全部被密集的弹雨扫死一地,在通往洋楼狭窄的唯一路径上,随意架挺机枪都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效果!


“你们为什么不用炮轰了?!”萧逸云突然对旁边的国军营长说道,“这样的防守下,单凭步兵往上冲,冲上去多少,就死多少!”。


“开玩笑!蒋委员长的宅子,说轰就轰啊?!”国军营长白了他一眼,继续指挥手下士兵往前冲,结果仍然是大批的被机枪打死在冲锋路上。


“妈的,给老子架机枪!把对方的火力压制住!”国军营长好像被打蒙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该把对方的机枪火力给压制住。


“哒哒哒”国军抬上来的德国产马泌格重机枪火力显然要比对方的捷克ZB式轻机枪要猛的多,洋楼下日本间谍的那挺机枪在对方更猛烈的机枪火力压制下,立刻不出声了。


“跟老子快往上冲!”国军营长见状,赶紧指挥士兵冲锋上去。


“砰砰砰”但洋楼上的日特狙击手依然能给下面冲上来的国军以重创,冲在最前头的国军士兵被一个个地撂倒在地,不过比起机枪的火力来,狙击枪尚不能打退国军那种前仆后继的进攻,眼看国军最前头的士兵已经到达洋楼的大门口,突然洋楼上的狙击手枪口一转,“砰”地一枪把国军的重机枪手给打翻了,没有国军重机枪手的火力压制,洋楼下日特的捷克轻机枪立刻重新响起,“哒哒哒”靠的最近的那名国军士兵正要往楼里冲,就被日特的机枪打成了筛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哒哒哒”在前头死了一地的人后,后面的国军在对方的机枪扫射下又被打退了回来!


“机枪手,快给我打”国军营长见状,气急败坏地指挥新的射手替补上去,“砰”没想到这名替补上去的机枪手刚就位,胸口就挨了对方狙击手的一枪,整个身体在狙击弹强大的威力下,朝后飞了出去!


楼下机枪,楼上狙击手,这样的防守战术,看得萧逸云这个后世穿越过来的特种兵也不禁大皱眉头!


“营长,这里恐怕是冲不上去,你还是下令停止冲锋吧,在这把对方困住便好,对方再有本事,困他个七八天没吃没喝的,饿都要饿死他们!”萧逸云劝道,国军士兵这样一队队冲上去,再一队队地倒在血泊之中,他实在是看得于心不忍。


岂料国军营长并不买账,白了他一眼:“这是蒋校长的住宅,围他几天,说得容易,这几天就让蒋校长别回家了?!学生们可丢不起这个脸!”。


“这洋楼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过去没有?”萧逸云见国军营长并不听劝,就转过话题道。


“路是没有了,但据说后面有座小山,但却是悬崖,根本无路可走下去,听说特工总部和特务处的特务们也正打算从那给突破了!”。国军营长听了说道,随即又瞅了瞅萧逸云身后的特种队员们“不过你们就别想了,那些特务是受过特殊训练,像你我这样的正规部队,哪会爬山上树那种上蹿下跳的本事啊”。国军营长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对那些特务的本领很是不屑!


萧逸云不再说什么,他没有必要在这里和这位国军营长讨论一番特种部队的用途,和他所谓的“上蹿下跳”本领的重要性;带着特种队,跟戴笠要了一名带路的特务,就朝后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