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商人胡雪岩:娶女子回家专看女子裸体不云雨

胡雪岩(1823—1885)名光墉,字雪岩,安徽绩溪人,胡庆余堂创始人。他出身贫寒,经商才能、处世韬略为世人所称道,被誉为一代巨贾。慈禧太后赐他黄袍马褂,升迁至“布政使衔”从二品官阶,故又被称为“红顶商人”。纵观清朝两百多年的历史,经商获仕、戴红顶子又穿黄马褂的,仅胡雪岩一人而已,他是晚清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胡雪岩拥有资产近3000万两白银的家业,田地万亩。事业有成的胡某人露出“暴发户”的浅薄和荒淫。他在生活方面极尽奢靡,处处显露出那种趾高气扬的神气。《清代七百名人传·胡光墉传》记载:胡雪岩修建“第宅园囿,所置松石花木,备极奇珍。姬妾成群,筑十三楼以贮之”。也有资料说他“大起园林,纵情声色,起居豪奢,过于王侯,骄奢淫逸,大改本性。”他耗巨资营造的庭园建筑被誉为“江南第一豪宅”。


胡雪岩酷爱女色,他经常在街市上寻觅美色,看见有姿色的美丽女子,就让人说合,身价再高也不计较,而且还会给女方的家人安排好差事。他仗着有财有势,把冒犯他的女子娶回刻意侮辱后再休弃,肆意侮辱良家女子。他强买民女,通常只过三五天或一两个月,新鲜感一过不喜欢就给银数百两,任其改嫁。据《见闻琐录》记载,遭到他喜新厌旧抛弃的“凡买而旋遣者,殆数百人”。


《南亭笔记》记载:有一天,胡雪岩穿着朴素的衣裳到一个妓女家。那妓女看胡雪岩的穷酸相,以为没多少油水,便懒得理他。只有一个老妇人殷勤招待了他。第二天,胡雪岩派人给老妇人送了两包金叶子。妓女那叫后悔啊,让老妇人跟着来人去请这位财神。胡也挺给面子,再度光临,然而却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只是捻须微笑,嘲讽妓女有眼不识他这座泰山。


《庄谐选录》载:胡雪岩一次经过一家裁缝店,见门口一个苗条女子很是上眼,就盯住多看了几眼。那女子觉察之后,急忙关门进入屋内。胡雪岩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了,于是派人拿了七千元向其父亲提亲要纳其为妾,女子之父见钱眼开答应了。胡雪岩择日将这女子娶回。在新房里,胡雪岩自己喝着酒,然后让新娘子裸体躺在床上,又让仆人在一边高举着大蜡烛,他来回踱步看着这新人,放声大笑说:“前几日你不让我看,我偏要看。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阻止我?”说完推门而去,到别的小妾房中过夜。第二天派人对这女子说:“这间房中所有的物件都可以拿走,你可以改嫁他人,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吴沃尧《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叙述了胡雪岩独特的生意经。六十三回写道:“他那经营手段也实在厉害,因此一年好似一年,各码头都有他的商店。也真会笼络人,他到一处码头开一处店,便娶一房小老婆,立一个家。店里用的总理人,到他家里去,那小老婆照例是不回避的。住上几个月,他去了,由得那小老婆和总理人鬼混。那总理人办起事来,自然格外巴结了。所以没有一处不是发财的。”


《胡雪岩外传》说他的杭州豪宅,文石为墙,滇铜为砌,有的墙壁是将细瓷碗打碎,捣成细瓷砂涂抹,可以千年不朽。园林巧夺天工,楼阁玲珑,云屏绘锦,绿暗瑶香,耗资巨万,豪奢无匹。据当时的《申报》报道,有个外国官员到杭州,宁愿住在胡府也不去官方的迎宾馆。


胡雪岩姬妾成行,号称“十二金钗”,分住院内长弄中各楼,按序各占一室。到了晚上,侍女端上盛有各姬妾牙牌的银盘,胡雪岩随手翻一个,侍女就按牌上名字叫这个姬妾侍寝,宛如皇上翻牌子一样。胡雪岩每天早晨起床,由佣人端上用翡翠盘盛着的青黄赤白各色宝石若干枚,让他“养目”。每日合家大小还要鹭序般的去上房恭请晨安。至于唱戏打醮,摆酒张筵,无不穷极奢华。胡雪岩喜欢和众多的姬妾一起嬉戏、玩乐。他让诸妾穿上写着“车”“马”“炮”字样的红蓝马甲,登到在高台上画好的棋盘,红蓝对峙,胡雪岩和夫人在栏杆后用竹竿指挥她们,“下活棋”。胡雪岩和他姬妾一起过着肉林酒池、欢歌盛宴的奢靡生活,享乐纵欲无度,挥金如汤沃雪,派头丝毫不亚于皇帝。


胡雪岩虽聪明一世,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如鱼得水;但在官场上他无疑是个“低能儿”,政治上“不成熟”,不谙官场规则,成为李鸿章“排左先排胡,倒左先倒胡”策略的祭品,做了左宗棠与李鸿章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光绪十年(1884),胡雪岩这位纵横商场、江湖,出入朝廷庙堂之上,权倾一时、富可敌国的一代巨贾,名裂身败,落得倾家荡产孑然一身,近3000万两银子的家业也顷刻殆尽,“看他楼起,看他楼塌”,短时间之内事业家业俱毁,人间天堂地狱,如梦幻般迅速演绎一遍,在凄凉中郁郁而终,终年仅62岁。


胡雪岩贫寒出身,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迅速发迹,成为当时富可敌国的巨商富贾;左宗棠收复新疆他帮助筹备军饷,替清朝政府向外国银行贷款;他奉母命建起一座胡庆余堂,真不二价,童叟无欺;瘟疫流行时向百姓施药施粥,被人们称为胡大善人。胡雪岩的人生过程,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生意亦官亦商;为人亦庄亦谐;既狠毒奸诈又乐善好施;财产广积,富可敌国,实所罕见。但他如一个一夜暴富的“暴发户”,赌徒般挥霍,荒淫奢侈近于疯狂、变态,超乎寻常。他的一生有着令人羡慕的巨大成功,也有令人摇头的惨重失败。


“杭人胡某,富坷封君,为近今数十年所罕见。而荒淫奢侈,迹迥寻常所有,后卒以是致败。”汪康年在《庄谐选录》中的这段话,为“福兮,祸所伏也”这句古语又作了一次生动的诠释。


老祖宗孟子有几句很好的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些话在四海之中检验了两千多年不出差错。这样看来,胡雪岩荒淫奢靡,泡在娇楼之中,沉溺于女儿乡,严重违背“富贵不能淫”这一点,这位“戴红顶子”的“暴发户”所作所为不能称之为人人敬佩的大丈夫,他的结局不值得惋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