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杀 正文 第十五章 以暴易暴

ld636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size][/URL] 月华半掩,星光暗淡。 大门无声无息错开一条缝隙,人影一闪,一个黑影悄悄的蹲在门口处一个大盆栽后面,三层走廊一盏昏暗的灯光忽地一闪,灭了,整个院落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啪啪啪”传来一阵鼓掌声,一个声音道:“李飞,你胆子不小啊,一个人就敢闯进来,以为自己是古代的武林高手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


月华半掩,星光暗淡。

大门无声无息错开一条缝隙,人影一闪,一个黑影悄悄的蹲在门口处一个大盆栽后面,三层走廊一盏昏暗的灯光忽地一闪,灭了,整个院落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啪啪啪”传来一阵鼓掌声,一个声音道:“李飞,你胆子不小啊,一个人就敢闯进来,以为自己是古代的武林高手啊。”

天井里传来李飞低低的瓮声瓮气的:“屁,老子要不干点什么,早就被你们挂掉了。”

“今天的事是个误会,不是我们的本意。”

“你们的本意就是叫我们完蛋。”李飞低沉的声音中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

“你以为现在还有机会吗。。。”话音未落,三楼的窗户里身射出几道手电强光,照亮了天井,照向了天井里那棵大盆栽。

只是,那个黑影不是人,是一个布袋。

就在大家奇怪的当口,“轰”的一声巨响,布袋炸开了,一道强光照亮夜空,刺眼的白光让在场的众人一瞬间陷入短暂的失明。

“炫目弹”,众人惊慌中,“哗啦”一声玻璃破碎,李飞从天井顶端的天窗执绳飞跃而下,一翻身跳至三楼走廊,暗淡的刀光一闪,再闪,三闪,“扑哧”,“咔嚓”,金属入肉声,骨折声入耳,跟着是三声惨哼。

大门咣当一声,一个人影已闪出院落。

等房间里的人适应了环境冲出走廊,只剩下三个受重伤的人倒在血泊中,三人胸胁都被匕首砍伤,肉绽骨裂,不断呻吟,李飞一击得手,已逃出院落。

屋里的人气的嘴都歪了,本来他们是想以有心算无心,却没想到李飞行事如此不计后果,什么手段都敢用,让他们的埋伏落空不算,还重伤了三个手下,来去如电,真是厉害。

“我在歌唱,月亮之上。。。”手机响了,中等身材的男子接通了手机,李飞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听着,我的造访你们还满意吧,不过是把你们给我的东西还给你们,减了点炸药,换了点镁粉,只是晃晃眼,我还不想要你们的命,现在我们一顿还一顿,你们要是敢对刘洋洋干什么,下次就是真正的炸弹了。”

“李飞,是你们有人在我手里,还收敛点好。”

“听你们话,早晚是个完蛋,我光棍一个,惹急了我谁都不怕。都是明白人,就别费话了,还是等明天好好谈谈条件吧。”

村口,李飞挂了电话,转身钻入一辆面包车,徐哲一脸的油彩,活象一个特种兵。正坐在驾驶座上笑着。见李飞进来,发动了汽车。

“你小子还真是个天才,什么都玩得转。”李飞夸道,“不让你到特种大队,真是可惜了。”原来,院子里的布袋是徐哲设的机关,李飞拆下来的炸弹填装了镁粉,徐哲又放入一个无线接收器带小音箱,更改了起爆方式,李飞在天井顶蓬低声说话,声音却从布袋中发出,对方还以为是李飞在院中,他撬门不假,但开门后只是把布袋送了进去,他上次来这里,已把环境摸清了。等对方上当后,李飞遥控引爆,从天井滑落,一击而走,大获全胜。

“得了,对方还是轻敌了,不是我军厉害,是敌人太无能了。”徐哲开着玩笑,“他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我也想过了,白天的事,不见得是他们的一致意见。”

李飞也有同感,道:“今天给他们点教训,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没有还手之力,明天也好跟他们讨价还价。不过你小子也真是的,整个一菜鸟,连别人装炸弹也不知道,好玄要了我的命。”

徐哲微微有点脸红,窘道:“以后不会了,你没事了把你的作战教材给我看看,我没空练,总得懂点吧。”

第二天,亲贤街上岛咖啡二楼,两拨人面对面坐在一个角落里。中等身材的那家伙向徐哲介绍着众人,他叫岳风,高个叫陈伟,矮个子叫祁晓东。李飞在徐哲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徐哲点点头。

岳风道:“我们的条件徐先生考虑清楚了吧。”

徐哲开口了:“今天我们坐在这是,就表示了我们的诚意,我可以跟你们走,你们把刘洋洋放了,至于李飞,对不起,这不可能,如果我们俩个都跟你们走了,你们就再也没顾忌了,我们也就失去了生命的保障,所以我们不能答应,我跟你们走,明白密件的是我,李飞没有我作不了什么工作,你们可以安心的该干什么干什么,等你们忙完了,我们再谈其它,我在这里是一个人,几个月不露面没人关心,刘洋洋不同,你们不可能关她很长时间。”

岳风笑道:“徐先生,你好象很有把握,怎么,不怕我们不答应。”

徐哲微一皱眉,道:“岳先生,我们只是些普通人,国家大事不是我们该关心的,我们也管不了多少,自有该关心的人去关心,我曾经是个军人,在役期间,我也竭我所能,完成了工作。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是个打工赚钱的小百姓,只想我的家人朋友平安,这话够明白了吧。可我们的牺牲也有底线,如果我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或是交换的代价太大,我们也会选择其它的方法,我们不是没有反击之力,昨天你们也见到了,这就是我的回答。”

“徐先生这样的人才在部队都得不到重用,真是可惜。”岳风概叹道。

“国家这么大,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那是别人考虑的事,我不觉得我什么地方受了委屈,从前我为国家活,现在我为自己活,这都没有错,这些话就不要说了。”徐哲一个软钉子驳回。

“你。。。”祁晓东又要反驳。

“连国语都说不利索,我懒得听。”徐哲直接呛了回去。

“你。。。。”矮子又想动粗了。

徐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是文明人,不喜欢动手,想打人找他”,他一指李飞,“想对我来,就别怪我们协议取消,明天你们就是全世界人民的明星。”

岳风不悦的看了祁晓东一眼,他不得不坐了下来。

徐哲再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竟似有要去的意思。

岳风看了看他们俩,李飞一耸肩,道:“别看我,他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无所谓,反正我们俩一无所有,顶大不起还是一无所有,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不是我们有求于你们。喂,你们那个蒋先生叫什么,身手不错,有机会我再和他较量较量。”

“好,我答应你们”岳风沉声道。

“岳先生,不可以,他们凭什么敢和我们谈判。”

岳风瞪了祁晓东一眼,“祁先生,不是你的愚蠢,我们会发生这么多变故吗,收起你的话吧。”

祁晓东悻悻的坐下,岳风一摆手,楼下一辆现代打开车窗,刘洋洋被塞住了嘴,向李飞一个劲地点头。

李飞坐下来,道:“我们谈谈交换过程吧。”

岳风道:“那还不简单,他和我们走,你下楼带刘洋洋走。”

李飞笑了,“不用和我打马虎眼儿吧,我们就俩个人,谁知道你们还埋伏着几个人,我们一块下楼,我先和刘洋洋走,你们随后带徐哲走。”

“好”,岳风微微一笑。面无异色,陈伟和祁晓东已脸色微变。

一群人走下楼,来到车场,众人将两人紧紧围在中间,让李飞毫无办法可施,心中不禁恨恨骂着。走到车前,岳风一摆手,有两人上去控制住了徐哲,见对方无懈可击,李飞无奈的放弃了偷袭。

交换完毕,李飞打着车,见后坐两个打手毫无下车意思,不禁问道:“你们怎么还不下去。”

“我们不能让你们跟踪,直到送你们到安全地点,”两个人面无表情。

“妈的,还真是滴水不漏。”李飞缓缓开动汽车,见李飞的车上开上公路,带着徐哲的车开向了相反方向。

几分钟之后,车上了滨河路,车行渐速,忽地听李飞一惊道:“遭糕,刹车没了。”后面两人一楞,道:“不可能。”

车越来越快,忽地李飞反身将刘洋洋扑在身下。侧身的同时,一脚狠狠地踩在刹车上,汽车在公路上走着疯狂的“S”形,突然减速,后座两人猝不及防,狠狠撞在前座上,一时有些晕头转向。

说是迟,那是快,就在两人还没清醒过来时,李飞强忍着后背撞在驾驶室前面板上的疼痛,长身而起,双手准确的摁在两人脑袋上,左右一合,又狠狠的撞在一起,两人还没从刚才的撞击中清醒过来,又被这重重的一击,登时晕了过去。藏在手中的匕首也掉了出来,真是互相算计啊,如果棋差一着,这时倒的就是李飞他们两个了。李飞取出手机,拨通了方思雨的手机,不到两分钟,方思雨开着一辆标致408在前,冯雪的甲壳虫在后,开了过来。李飞飞快的跳上方思雨的车,方思雨不等他坐好,一脚油门就飞驰而出,李飞打开口袋中的跟踪器,对方也上了滨河路,却背向他们朝南走。指明方向,两人急追而去,后视镜里,冯雪将刘洋洋扶上车,陈曦轻盈地开走了,只剩下那辆现代车孤零零的停在路边。

方思雨开的是一辆新车,没牌,她将油门一脚踩到底,追了上去。在车流中灵活转动着,她把这辆男人开的车玩得很溜,李飞不得不佩服这小妞很有点开车的天份。追踪器上红点越来越近,窗外也越来越荒凉,看样子又是一个城中村。

店村外围,方思雨藏匿好车,自己也藏在一边,与李飞约好对策,目送李飞走进村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