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二卷 沪上疯狂 第041章 夜幕下的战斗

nickhand 收藏 4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URL] 第041章 夜幕下的战斗 从沉睡中醒来,刘大勇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回想着和杨部长的见面情况,那慈父般教诲,还有明确的指出他前次行为在政治上的稚嫩! 西路军的胜利,现在他脑中细细想来,依旧是那么的惊心动魄,同时也为徐总指挥那捕捉战机的能力和决断叹服!9军当时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041章 夜幕下的战斗

从沉睡中醒来,刘大勇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回想着和杨部长的见面情况,那慈父般教诲,还有明确的指出他前次行为在政治上的稚嫩!

西路军的胜利,现在他脑中细细想来,依旧是那么的惊心动魄,同时也为徐总指挥那捕捉战机的能力和决断叹服!9军当时面对马步青骑五师,宁马的两个独立骑兵团,青马的一个步兵团,两个民团的猛烈进攻,战况之激烈,连亲临9军的副总指挥,红军有名的悍将王树声也向总部求援!但是他一接到刘大勇的情报,知道马元海的三个骑兵旅两个被5军伏击,就立即命令9军独自全力反击,调30军一个师配合5军合围马元海两个海西骑兵旅,一举取得大胜,其对部队战斗力的掌握,对战场战机的捕捉都堪称精绝!

这场基本奠定河西局势的大胜在刘大勇现在想来依旧是心驰神摇!

“吃饭了!”下面新来的佣人小柯在楼梯口喊着。

下到客厅里,就他和小柯两人一起吃饭,叫小柯一起坐下吃,小柯这个小丫头生死不肯,“你是老爷,我可不敢,奶奶知道要打死我的。”

小柯是隔壁不远的一家人家的孩子,今年十五岁,跟她姆妈学得一手做菜的好手艺。是她奶奶送过来的,听说这里要找个佣人,她奶奶就将她送过来了。十五岁,没有上过学还没嫁人,算是少见的了。

刘大勇笑笑,也没有再说。

吃完饭,“晚上不要做我的晚饭,要是她们没有回来,你早点收拾歇着吧。”说完就出门了。

午间的阳光很刺眼了,刘大勇带着礼帽,墨镜,独自在街上逛着。看起来就是了解一些商品的行情。

他的脚程看起来很慢,但实际上很快。身形站住,眼前的一朵雕刻在门扉上的百合引起他的注意。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一个温婉恭顺的女侍者迎了上来,标准的日式和服着装。货架上陈列着一卷卷黄旧的卷轴,看起来是中国字画之类的东西。

“欢迎光临!”身着西装的男性经理看来是个中国人,见刘大勇很感兴趣的样子,这个自称姓杨的经理跟着刘大勇详细的介绍。

“这是三个月前才出来的珍品,是从河西来的。”见刘大勇对一个少数民族帛画很感兴趣,杨经理低声神神秘秘的爆出这个帛画的来历。

“哦?你们就不怕政府稽查?假的吧?”刘大勇嘲讽般的口气让杨经理很不悦。

“先生你这就外行了!”打开画卷。“这是真的,你可以慢慢看,我们这店是贵人所开,就算是租界的那些贵人,也常常来本店淘点好东西。你尽可以放心,本店的主人和日本皇室也有点关系,就算是黄、杜两位先生,也要卖点面子的。”

刘大勇来上海之时,还是恶补了一些上海此时的各界形势,所以明白他所说的黄、杜就是上海当前最大的黑社会头子,黄金荣和杜月笙。

“看来日本人的牌子还真好用,黑白通吃!”指指柜台上不起眼的那朵百合花,“去禀报吧,我是来见他的。”杨经理看着那台上小小的百合花,看他神态,根本不知道刘大勇啥意思。刘大勇心里想着,难道说自己推测错了。

“先生请这边请!”那个一直只做迎宾女郎的和服女子绕绕婷婷的走近来,径自向刘大勇说道。

看着那个杨经理自觉的退下,刘大勇向内面走去。

“先生来自那里?”和服女郎轻声问道。

“河西 张掖。”

“不知先生受那位之托?”

刘大勇平静的回答;“藤田信义教授。”

和服女的神态更见恭敬,带着刘大勇绕过一个细细长长的甬道,眼前一亮,已经来到一个绿树盈盈的花园中。一个身着和服的矮壮男子站在一个鱼池边,注视着池里的游鱼。

“笃笃”女人在门框上轻轻敲响两下,那男子转头看来,阴鹫的眼神盯着刘大勇,“坐!”

“藤田死了?”

刘大勇点头,“死在武威。”

“鄙人东史郎,藤田托你保管的东西你可以交给我,先生贵姓?”

“本人刘庸,跑跑行脚商,藤田没有交给什么东西给我,我、只是对你们这个组织比较感兴趣。”刘大勇高深莫测的说道。

东史郎嘲讽的一丝笑意浮在嘴角上,“刘兄弟年纪轻轻,有这份雄心和我们金百合合作,不知手上有什么好货色?你既然是藤田介绍来的,应该知道我们的实力!”东史郎做梦也想不到,刘大勇根本就不是藤田介绍来的!

因为在东史郎的组织中,除他外,几乎没人知道藤田和金百合的关系,更没有外人知道金百合在上海的几个铺面的位置,所以他自一开始,就没有怀疑刘大勇的身份。

刘大勇站起身,“金百合的实力咋样我倒是的确不知,我只对你们的钱感兴趣,小弟生意本钱不多,特意来找掌柜的借点钱花花。”

东史郎看着大张着机头的毛瑟,额头上的冷汗慢慢的沁出,“你不是藤田介绍来的!”

刘大勇不置可否;“藤田先生欠了我两千个大洋的保护费,现在他死了,这帐我只能来找你收了。”

东史郎死死的盯着他,冷笑着说道;“两千个大洋?真是好多钱!我给你十万大洋又如何,只要你将藤田交给你的古董交出来,我聘请你作为安全顾问又如何?”

刘大勇心底连呸,十万大洋!这厮这个关头了竟然还不忘试探、利诱,还真是个人才!

“别转心思了,东史郎是吧,说说你们金百合是个啥组织?”刘大勇轻轻说道。

东史郎一声冷笑,原来这家伙啥也不知道,是来混水摸鱼的,但是他怎么会知道藤田的事情?难道说他就是杀害藤田的凶手?

伸手向一个隐蔽的按钮摸去,刘大勇一枪柄敲在他的脑后,心底一声冷笑,真以为老子傻!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想不通?

金百合这个组织,不就是劫掠中国五千年文明留下的各种珍贵文物和一切值钱的宝物而成立的皇室控制的组织么?东史郎身上那本护照更是直接暴露了他的身份,鬼子天皇的表弟。他怀中的清单引起了刘大勇的注意,厚厚的清单上,列着无数的物品名单。刘大勇越看越惊心,这策编号为乙的清单策上罗列了上万件的文物珍宝,其中近半标注着装箱、或是起运,到达的字眼!还有四分之一标注着跟进的字眼!字迹很新鲜!

三个黑衣人无声的冒出,那个温婉的女子现在一脸凶相,但是她看着刘大勇手中的那个清单,眼神中的那份隐藏的很深的焦急却是逃不过刘大勇的眼神!

将清单塞进怀中,空手的刘大勇深吸一口气,一阵骨骼的炸响从尾椎延绵而上,至喉间夺口而出,爆发出一声怒吼!刘大勇已经闪电般冲前,迎着刀风呼啸的日本刀一闪,脚步一错间右腿别在那人腰胯一挤,那人刀势落空、身形急忙下坐,试图稳住身形,持刀的右肘急速后撞!

刘大勇腰胯发力,挤得那人身形后跌,‘嘭’的一拳击在那人肘端,脚尖急起,“咔嚓‘一声踢碎那人喉结!

闪电般的动作!

其余两人刚刚扑进身边,刘大勇一脚踢得那尸体飞起,撞向握刀‘呀呀’扑来的女子,身形急速后折,刀锋横扫过面门上空,身形翻转,疾起的右足尖踢在敌人脑侧,双手撑地后翻站定,甩手短匕射出,正中另一人喉头!

一脚踢起,将持刀“呀呀”扑来的女子踢得重重撞在上方的屋顶上,也不理喷血晕厥的鬼子,开始细细搜索这栋屋子。

收获很丰盛,眼前迫切需要的资金有了,那个同志们口中该死的黑约翰开出的三千大洋解决了,还得到了很多的线索。

轻轻出门,神情自若的沿着街道前行。

前面就是铁桥了,落日的余晖照在江面上,闪着金黄金黄的磷光,江中摇过“欸乃”声不断的小船,街上人迹稀少,一股静溢淡淡的弥漫在黄昏的桥头。

老海站在那里,桥对面走过来的是肖江,刘大勇粗糙的手抚上泛着热度的墙角,很快就发现了跟踪老海的人。

王二缀着那海掌柜走了好远,见他也没什么动静了,转身离开,他早就不耐了。

迎面一暗,一个青年挡在他的面前。

“朋友、亮···”

“啪!”的一声,刘大勇手中的短匕搁在他喉间,“废话少说!谁让你跟踪那人的?”

“没有谁···啊!”喉间一凉,剧烈的刺痛传来,只是一介小混混的王二裤子都湿了,喉间津津流下的血痕漫过脖子,那感觉让他直接崩溃,“是王老大让我跟的。”

“王老大是谁?”

“是黄老祖宗的徒弟,他·他···他跟日本人的洋行有关系,这·这···这个海掌柜从日本人洋行那里拿货,王老大再将东西劫回去,卖给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