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我这一辈子没有吃过饱饭

在中南海,朱家是比较有名的困难户,据说,当年住在中南海的中央领导干部中,朱德、刘少奇、陈云这三家是有名的困难户,原因都是家庭成员多,需要接济的亲戚多,而朱家尤甚。


中央办公厅曾设法给予他们补助,但他们都回绝了,有的则在得知补助后,逐月退还了。


当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最高领袖,定的是一级工资,但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他们拿的都是四级工资,也就是400多元。绝大多数人的工资,都是随着参加工作的年限而递增,而这几位最高领袖,又响应了毛泽东的倡导,工资实行“递减制”。


和党政干部相比,军队干部的薪金要稍微高些。朱德功高德劭,完全可以拿元帅的工资。但他以已经不在军队中担任实际职务为由,坚决不拿元帅的工资。


这样一来,他和康克清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才顶一个元帅的工资。两位老人日常生活,再加上十几个孩子的吃、穿,上学的费用,还要接济家乡的亲戚等,有限的工资就变得紧紧巴巴了。


刘武回忆说:“我记得是七十年代,爷爷曾感叹地说:我这一辈子没吃过饱饭!我不理解是什么原因,就问我妈说,爷爷生活条件这样子,总比老百姓要好一点,他自己为什么说他吃不饱饭呢!后来,我妈妈解释说,因为战争年代,不管长征也好,抗日战争也好,解放战争也好,没什么吃的。解放以后他又得了糖尿病,想吃也不能吃了。”


川人好吃,会吃,能吃。但朱德却享不了口福了。


刘建笑道:“因为他有糖尿病嘛,不让吃辣的、油的、甜的,炒菜都是给他单列出来,四川人炒菜要放糖,要放辣椒,他的菜不能放辣椒,也不能放糖。”


我问:“他是哪一年发现糖尿病的?”


刘建看看父亲刘铮,然后说:“我们懂事时他就已经有了,好像是40年代发现的。”


刘建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


“我们坐到一起听爷爷给我们讲故事,讲一会儿他就把手伸到旁边的饼干盒子里,里面装的是烤的面包干、馒头干,那是在锅炉旁边烤好的,他从里面掏出一块,咔吧咔吧地嚼,就是啃馒头干。”


在刘建的记忆中,当年,经常在中南海食堂吃饭的中央领导有刘少奇、杨尚昆和朱德三家,杨尚昆一家只有四个人,老两口和老二杨绍明、女儿妞妞。而朱家则是老少十几个,相比较朱家的饭菜质量自然要差很多,只能吃大锅菜,而且常常不见荤腥。康克清为了保证朱德的营养,每次给他单独做一点相对好一点的菜。结果,菜一上桌,十几双小眼睛立刻馋巴巴地望着,朱德也舍不得吃,只好就分了,每个孩子吃一点。有时,邻桌的杨尚昆看到这种情况,便主动端着自己的菜过来:“来来来,换一换,把你们家的菜给我一些。”就把自家的扒拉着给了一群孩子。


刘建笑着讲:“1979年,杨尚昆在广东当省长,我去看他,聊天的时候还说这个事呢,他就乐,他说,你们家那么多人,眼睛都红了。我们看人家吃好菜眼睛红啊。”


一次,廖承志和夫人经普椿到帅府拜访,俩人聊得很热烈,时近中午,康克清就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在这吃饭吧。”


因为廖承志同样有糖尿病,而且心脏也不好,夫人经普椿不想让他在朱家吃饭,说:“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去”。但廖承志却高兴地说:“好!老总请我吃饭,那我就留下吃饭了。”


其实,他主要是想在外面能吃点好的,因为他在家里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


廖承志兴奋地说:“我能不能吃点回锅肉啊。”


康克清说:“我们这个孙子也好吃肉,刘建,你赶快去告诉师傅,做一份回锅肉。”


一会,师傅上了挺大一盘回锅肉。廖承志一看乐了,高兴地吃起来了。他这一吃,让陪客的朱德馋得不得了,眼睛一直在盯着那盘子,想吃又不敢吃,因为康克清在一旁看着呢。


还是刘建,乘奶奶不注意,赶紧夹了一片给爷爷送到嘴里。朱、廖二人相顾一视,呵呵地乐起来。


朱敏曾回忆说:


“父亲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俭朴作风。他每顿饭差不多都是一碗米饭、一小盘素菜、一小盘自己家里腌的泡菜,另一盘菜里几片肉,一小碗汤。他的衣着也很简单,几件较好的衣服只有接见外宾或外出时才穿,一回到家里就换上旧衣服。他的内衣、毛巾都破到不能再补、无法再用时才换新的。他床上铺的褥子、床单,盖的被子也都用了二三十年,上面打了不少补丁。他对我们说:衣服被子只要整齐干净,补补能穿能盖就行,何必买新的?给国家节约一寸布也是好的。这比战争年代好多了,那时一件衣服要穿好多年。


父亲不肯要任何特殊照顾,不愿让国家为他多花一分钱。三年困难时期,家里由于来往客人多,粮食亏了五十多斤。工作人员想让机关补上,父亲坚决不同意。他坚持和全家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瓜菜代”的办法把所亏粮食补了回来。”


自嘲一辈子没吃饱饭的朱德,曾专门请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吃过一次饭。


朱德和徐特立是好友,两人经常一起散步,谈诗论文。两人年龄正好相差10岁。1963年1月29日,两人在桂林爬上叠采山后,彼此还唱和了两首诗。朱德赠徐老诗为:


徐老老英雄,

同上明月峰,

登高不用杖,

脱帽喜东风。


徐老步韵和诗一首为:


朱总更英雄,

同行先登峰。

拿云亭上望,

漓水来春风。


一次,两人谈论完了,朱德跟徐老说:


“今天我请你吃顿好饭吧。”


徐特立说:“你这个穷老抠,能有什么好吃的!”


“你不用推辞,保你满意。”


“那我就打扰了。”


徐特立知道朱德的饭食不强,有时看到他粗茶淡饭,还会劝几句,说年纪大了,需要讲究点儿营养啦。今天朱德要请客,莫非真的弄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很快,一盘子烧饼和两大碗豆腐脑儿端了上来。


徐特立禁不住笑了:“这就是你朱总司令、国家副主席招待贵客的上等好餐吗?”


朱德:“你先不要妄加评论,吃完了再说。”


徐特立:“我算服你啦!”


……


其实,注重节俭,反对奢侈,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共性,只不过每个人的所作所为不同而已。


朱德住处的卫生间设备简陋,地方狭小,洗澡盆又高又笨,进出很不方便。朱德年纪又大,又高又滑的浴盆很容易发生意外。为了他老人家的安全,管理部门几次建议把浴盆改低一点,再装一个喷头,好让他坐着淋浴,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理由就是:“国家用钱的地方多得很,我这里已经很好了。再翻修改装,又要浪费钱财。”


1976年朱德住院后,工作人员趁机把浴盆改装好,心想即使遭到老人的批评,那也心甘情愿!遗憾的是,这个新装的浴盆他一次也没有用过……


1954年,朱德在一次讲话中指出:


“每个人都要锻炼,要能吃苦,有朴素作风。人们都是‘从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些人本来出身很苦,但进城以后就变了,不俭朴了。我们的党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只有我们才能用这么大的力量和时间来改造社会,不但要改造经济,而且还要改造思想意识和道德风尚。旧习气不可能一下子除掉,沾染旧习气也很容易。如果不养成朴素、节约的习惯,生产无论怎样发展,人们的欲望也是难于满足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