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44》暗战(中)

武者2009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URL] 芙蓉花无意中顺口说出的牢骚话,却把斜溜眼激了个浑身颤栗,毛驴?野汉子?我靠,不会是临阵逃跑的那头瘦驴吧?是,肯定是!斜溜眼的突然失控,把三个东西吓了一跳。 “咋了咋了?他?他是谁?” 芙蓉花急切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如获至宝:“肯定是野汉子对不,大兄弟,你快说实话,你早发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芙蓉花无意中顺口说出的牢骚话,却把斜溜眼激了个浑身颤栗,毛驴?野汉子?我靠,不会是临阵逃跑的那头瘦驴吧?是,肯定是!斜溜眼的突然失控,把三个东西吓了一跳。

“咋了咋了?他?他是谁?”

芙蓉花急切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如获至宝:“肯定是野汉子对不,大兄弟,你快说实话,你早发现了是不。”


这一连串的逼问把刚兴奋起来的斜溜眼轰了个眼翻口呆,他脑袋轰的一炸:我娘哎,灵芝是谁,是乡长宠爱的二奶呀,敢对二奶的品德质疑?这不是找死吗,况且自己只是猜测,连影子都没看到,若冒然污蔑,岂不是自寻绝路?不行,绝对不能把自己的猜疑说出来,要查就自己去查,若发现事实确凿那可就立大功了。万一猜疑错误别人也不知道,全算没那回事,这样能进退自如,一切由自己掌握火候。



他想到这里,扫了眼满腹疑惑的芙蓉花,咬牙切齿的道:“她?她算个啥东西,大嫂子,你连王老婆子那样的屁话也相信?别听她胡说八道,草她个娘,她还说要给我拉呱个俊媳妇呢,都大半年了,连毛都没见一个,呵呵。”他自嘲的翻了翻眼睛,逗的三个东西也乐了。

“我说阎队长,你这么英俊还愁讨不到媳妇谁信呀,不会是人家大姑娘挤破门把你惹烦了吧,呵呵。”乌二鬼眯眼调侃道。

“对对,凭咱阎大哥这身份,别说娶一个,就是娶十个老婆也没问题。”八大锤也恭维上了。

“真事咋的?”斜溜眼一听大喜,话题转移成功,借机就坡下驴,装痴带傻地问:“你大哥我就这么厉害?”

“那当然了,论身份,是皇协军小队副,算是基层领导干部,前途一片光明。论身高比皇军高出不止一个头,论模样更没的说,鼻直口方,仪表堂堂。而且还有特异功能,这么优秀的条件到哪找去?大姑娘想嫁怕你不要呢,呵呵。”

两个伪军一唱一和把个斜溜眼听的心花怒放,咧着个大嘴直流哈喇子。

芙蓉花也被俩伪军忽悠乐了,拍拍他的肩膀大气的道:“阎老弟,那个王婆子不给你说媳妇,嫂子我给你包了,不就是个大姑娘吗,满街都是。”


“好,大嫂子,我的终身大事一切托付给您了,王歪嘴那小子的恶事等范大哥回来咱在请示怎么收拾他。”斜溜眼说着双手一抱朝三人晃了晃:“大嫂子,乌二鬼八大锤兄弟,你们先忙着,我去卫生室擦点药水再去秘密监视那帮造反派。”说完瘦头一仰,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大院,回头一看没人跟着,随机一溜烟的朝南街王婆子家跑去,他要查明情况再立新功。

其实,芙蓉花顺口胡扯的污蔑灵芝的话,还真是瞎猫碰着死老鼠,说对了。

灵芝半路拣到条毛驴是真的,王婆子也没说谎。

灵芝娘家是赵家河村,距乡驻地五里路。昨天是灵芝爹的六十大寿,灵芝一大早就回了娘家,因丈夫范本山被绑生死不明,这寿辰过的也很压抑,中午宴席刚撤,灵芝爹就催她赶紧回家看看人质回没回来。虽然说这姓范的小子成了汉奸,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婿,是死是活总挂记着点。

此时晌午刚过,灵芝挎着个蓝包袱出了村子,一路朝乡驻地走去,心里也鼓鼓颠颠地有些烦恼,抬头看看日头,还是那么毒,鬼子一大早进山围剿结果怎样了?双方的人质交换了吗?山里那帮光棍寡妇能斗过鬼子吗?现在怎样了?若姓范的死了,自己是改嫁还是冒死去山里加入抗战队伍?一连串心事闹的她心烦意乱。

一路上她愁眉不展,始终拿不定主意,突然,空旷的荒野里一声嘶鸣,凄厉而又响亮。

灵芝吓的身子一哆嗦,抬眼望去,惊见一头毛驴稀里哗啦的从路边的高粱地里窜了出来。咦?大晌午的这是谁家的驴偷跑出来了?她刚要喊,又见驴背上竟驮着个血淋淋的汉子,脑袋轰的一炸,忙仔细再瞅,整个人顿时呆了:这。。。这不是鬼子抓的那个黑汉子吗?他们咋跑到这里来了?

灵芝大骇,惊恐的朝四野望了望见一个人影都没,立马意识到可能鬼子遭袭毛驴自己偷逃出来的,她慌张的扑上前一把抓住驴缰绳,呆了一呆,拽着毛驴转身朝娘家村奔去。刚走出没多远忽听身后传来呼喊声,回头一望,竟是南街的王婆子跨着个篮子远远赶来。

原来这望婆子是要到乡下给人说媒,她就指着这个过活呢。灵芝一见被人发现,吓的脑袋都大了,忙不迭的一把掌拍在驴腚上,咕咚咕咚就猛窜起来。。。。。。

灵芝走而复返,还牵了牵回一驴一人,这可把她爹赵大学问搞懵了,问了半天女儿也不答,只催着快救人藏驴。看到闺女那紧张样,赵大学问也不敢再多问,忙关上院门,帮着把受伤的黑汉子抬到里屋用被褥盖了,又把那头瘦驴牵到草棚里栓好。一家人便忙活着给那黑汉子敷药烧水洗血衣了。

而斜溜眼无意中听到灵芝偷驴的事,神经也高度兴奋起来,一溜小跑的窜到王婆子家里,恩威并使的掏出了她所见到的一切,并再三嘱咐婆子不要乱说,否则死无葬身之地。然后便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朝赵家河赶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