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八节 反“绞 杀 战”09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在反“绞杀战”斗争中,铁道兵部队形成和完善了一整套在现代战争环境中进行战时铁路抢修的方法,确定了先通后固(先通车后加固)、先易后难、确保重点等原则。这些办法虽然土气了一点儿,但却绝对是世界领先独一无二的技术,英勇的志愿军铁道兵们就用这种土办法,战胜了世界上装备程度最为先进的美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在反“绞杀战”斗争中,铁道兵部队形成和完善了一整套在现代战争环境中进行战时铁路抢修的方法,确定了先通后固(先通车后加固)、先易后难、确保重点等原则。这些办法虽然土气了一点儿,但却绝对是世界领先独一无二的技术,英勇的志愿军铁道兵们就用这种土办法,战胜了世界上装备程度最为先进的美国空军。

这种修复 ——炸毁 ——再修复的循环,贯穿于抗美援朝战争的全部过程。

同时,志后组织汽车、马车、人力车在火车暂时不能通行的地段进行长区段的倒运、接运的应急措施。在紧急的情况下,还采取了汽车远程直达的办法。

战争期间,在仅有一千多公里的朝鲜铁道线上,美国人竟投下了十万吨炸弹,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空前的纪录。而在整个战争中,中国军队也先后在朝鲜投入了十个铁道兵师,连同国内铁路技术人员累计十九万人,在世界战争史上空前密度的轰炸中,保证了朝鲜北部一千多公里的铁路线在大多数的时间内保持畅通。在敌机投弹量成倍、成十倍增长的情况下,运输量反而不断提高。不但如此,志愿军还帮助朝鲜政府完成了三八线附近地区居民向北疏散及运送救济粮的任务。

在敌人的“绞杀战”最为猖獗的10月16日至22日七天中,通过东、西清川江桥的物资即达一千九百四十七节车皮,其中仅10月21日一个夜晚就用“片面运输法”通过西清川江桥四百九十节车皮,创造了入朝以来最高的日通车纪录。

至12月底,铁路运输抢运过封锁线的作战物资共达一万五千四百多节车皮,保证了中朝军队作战的基本需要,并使前线各军都有了粮食储备。

最令人心服口服的赞扬来自于敌人。美国远东空军的情报部门惊讶地发现,尽管“联合国军”发动了世界战争史上规模空前的空中“绞杀战”,但“北朝鲜仍一直有火车在行驶”。敌人无可奈何地承认:


“对铁路实行‘绞杀作战’的效果是令人失望的。”

“凡是炸断了的铁路,很少是在二十四小时内未能修复的。”


美国远东空军发言人公开宣称:


“共产党中国不仅拥有几乎无限的人力,而且拥有相当大的建造力。共军在绕过被破坏了的铁路桥梁方面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技术和决心!……

坦率地说,我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顽强的铁路修筑者。”


1951年秋天,阴雨连绵,天气一天天凉起来了,换冬装的日子就要到了。敌人一心想配合秋季攻势,加强对我后方的轰炸,把我军的冬装毁于途中。

能否及时把冬装运到前线,成为关系到战争成败的大问题。

这次志后接受了上半年在三登发生的夏装被炸教训,规定冬装一到转运站或分发地,立即发放各单位,来不及拉走的,则迅速组织搬运力量,力争当夜藏入附近坚固的仓库,隐蔽保管,不给敌机发现和破坏的机会。

夜晚发放极易搞错。为避免搞错,保管人员事前多次练兵,事先熟悉各种不同样式的包装,做出不同的记号。

9月10日,彭德怀命令:“后方机关及无战斗任务的部队,应集中一切力量运棉衣,求得9月底10月初发齐。”

志愿军后方勤务系统紧张而有秩序地展开抢运冬装工作。由于组织严密,不但运送快,而且损失小,损失只占全部冬装143万套的 0﹒52% 。到9月底,志愿军指战员全部穿上了棉衣。

当身穿崭新棉军装的志愿军警卫战士出现在谈判地点板门店时,“联合国军”方面的停战谈判代表都惊呆了。他们说:


“没想到轰炸得这么厉害,你们还能穿上棉衣,比我们还早。”


美国陆军则恼火地告诉远东空军:


“你们的阻隔战术失败了。”


至1951年底,虽然敌人“绞杀战”的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了其原计划预计时间一个月,但并未达到预期目的,连李奇微也不得不承认“绞杀战”的作战效果是令人失望的:


空中封锁战役“没有能够阻止住敌人运输其进行阵地防御所需的补给品,也没有能够阻止住敌人将部队运入北朝鲜”。

但李奇微仍然认为:


“如果中止空中封锁交通线的活动,或者缩小这种活动的规模,那么敌人在一段比较短的时间内就能够积聚起足够的补给品,从而有能力发动一次持续的、大规模的攻势”。


因此,李奇微于12月下旬决定,继续进行“绞杀战”。

1951年底,敌人又从日本抽调了一个F-84战斗轰炸机中队(飞机二十五架)到朝鲜。同时还补充了一批有空战经验的飞行员。

1952年1月至3月,为了避开中朝军队日益增强的对空炮火和参加保卫重点目标的航空兵,美国远东空军被迫改变了战术,由固定的定点封锁,改变为机动的重点突击和轰炸铁路线的两头。后来,敌人又在潜伏特务的配合下,对我后方兵站、仓库实施连续的、毁灭性的轰炸。据不完全统计,仅1952年上半年,我铁路共被敌机轰炸九千多处次。位于阳德附近的库区从2月15日以后的十五天里,被炸达二百四十余次。

敌变我亦变,机智的铁道兵部队官兵们想了许多好办法,在斗争中加强保障,在保障中坚持斗争,不断地改进对付敌机轰炸的对策。

道路抢修部队修筑了许多大迂回线、便线、便桥。大迂回线在枢纽大站被敌炸毁后可以使列车绕过枢纽大站继续行驶,还能担当部分调车、装卸、列车等作业。修便桥就是在正桥之外秘密再修简易桥,少则一座,多则四五座,这是在铁路大桥经常遭受敌机轰炸的情况下,我军从被动中争取主动,保障通车的有效对策。后来,志愿军铁道兵们干脆在白天把铁桥上的“Z”字梁和钢轨等重要部件拆卸下来,敌机白天轰炸,到了晚上,官兵们出来把“Z”字梁和钢轨一架,满载物资的列车立刻轰鸣着冲上前线……

我军还利用月亏期集中突运。因月圆期月光明亮,敌机活动频繁,有利于敌机捕捉目标,对我运输威胁大。运输部队就充分利用月亏期有计划地集中突运以避免损失,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我军还利用阴、雨、雾、雪天等敌机难于活动的时机,争取白天行车,大胆突运,赢得了不少行车时间。但是,利用天气必须正确地选定时机。

志愿军后勤装卸部队还与铁路运输部门密切配合,创造了人称“游击车站”和“羊拉屎式装卸”的站外“分散甩车、多点装卸”的方法。志后司令员洪学智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描写道:


“当时,在几千公里的铁路线上,几乎所有的车站都被夷为平地,站台、货场、仓库、水塔以及起吊设备,几乎无一幸存。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实行了‘站外分散甩车、多点装卸’。首先要选择合适位置作为临时停车点,这些地点不断变化,今天东边,明天西边,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使敌人难以发现和确定。还时常将一列火车分成几段,像羊拉屎一样走一路丢一路,等装卸完毕,再像老汉拣粪那样走一路拾一路,挂成一趟列车迅速开走。分段装卸,目标小,几分钟、几十分钟就装卸完了,不易遇上敌机。即使遇到轰炸,损失也很小。”


从1951年7月到1952年6月,敌人集中了其侵朝空军的70%,实施了近一年的“绞杀战”,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破坏志愿军的后勤运输。然而志愿军的运输不仅没有中断,1952年5月中旬,铁路运输反而提前一个半月超额完成了上半年的运输任务。而敌人的飞机却遭受了巨大的损失,1952年上半年,敌人即损失飞机一千七百四十三架,其中被击落的有五百七十五架。至4月,敌战斗轰炸机实力降到了最低点,已无力对我铁路两头同时进行“饱和轰炸”,而只能轰炸清川江以北一头了。

6月下旬,敌人终于被迫放弃了“绞杀战”,将轰炸重点转向了水电站、工厂、矿山和我军防御正面八十公里的纵深。至此,经过志愿军英勇顽强地与敌人勇斗、智斗,敌人的“绞杀战”终于被彻底的粉碎了。

连凶悍的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也低下了头 ——他不得不承认现实。1952年5月31日,范弗里特在汉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面对着这些无冕之王,范弗里特坦率地承认:


“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了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官缪尔﹒C﹒薛佛德上将也在华盛顿公开声称:


“人们已经承认“绞杀战”是失败的,尽管实施了“绞杀战”,但共军地面部队的力量仍旧稳步地得到了补充。”


拥有近四万架飞机、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空军在对所谓的“绞杀战”所作的最后分析报告中也羞羞答答地承认:


“由于共军后勤系统的灵活……绞杀作战未获成就。”


而美国人罗伯特﹒F﹒福特雷尔在其所著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则是这样说的:


“事实很明显,对铁路线进行的历时十个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方面的停战条件的地步。”

“鉴于严重的飞机损失和可疑的战略回报,绞杀战于1952年夏被最后放弃了。”


而“联合国军”第二任总司令李奇微在总结这场战争的经验教训时也不得不客观地承认:


“在朝鲜战争期间,有些人认为,以空军来切断已投入战斗的敌军所有增援和补给,就可以创造截断敌人的奇迹。空军并不能创造这种奇迹。……空军力量确实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朝鲜战争》,马修﹒李奇微著,第257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1983年版。)


——这是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这是一群勇敢、智慧、英雄的新中国铁道兵!

在新中国后来几乎所有的新建铁路干线上,都洒下了铁道兵将士们的鲜血和汗水,众多的铁道兵官兵们把火红的青春、澎湃的激情和年轻的生命永远铺在了“那两条延伸的钢轨和一根根枕木之下”!!!

在后来新中国的大三线建设中,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在号称“地质博物馆”的川滇群山一千一百一十八公里的铁道线上,英雄的铁道兵官兵们打通了四百二十七条隧道,架设了九百九十一座桥梁,筑建了两千二百六十三个涵洞。看一看成昆铁路沿线那一座座烈士纪念碑吧,在这场与不可预测的战争抢速度、争时间的艰难战斗中,平均每公里就倒下了一个不朽的灵魂,参加修筑这条铁路的铁道兵部队几乎每一个团,都有一座烈士陵园!!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些新中国最优秀的儿女,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些有名的和无名的共和国英雄吧!!!

因为 ——

“一个没有光荣历史的民族,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一个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光荣历史,有了英雄,而他们的后人不去学习他们民族的光荣历史,学习他们的英雄,那么,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