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角落

瓦屋望月 收藏 0 52

这几年每次经过洪雅县城都会看到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修文路,青衣路,文化街,人民路,洪州大道等一个接一个被修葺一新。走这些流光溢彩宽笔直的街道作为洪雅人无不为这几年洪雅的变化而欢欣鼓舞。一回到的家乡却被另一种景象所震撼。一条蜿蜒的泥泞公路连接桃源乡场上,上学孩子们虽然穿着防水鞋而且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却还是被没脚踝的泥水搞成泥人一般,冷不丁摔上一跤那公路上没在稀泥里的石头棱角会毫不客气的在孩子们身上留下一道道或轻或重的伤痕。让看者无不心酸垂泪!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家乡高腔岩,他位于洪雅县城南60公里离桃源5公里,东面南面跟峨眉的川主乡交界离峨眉30公里,人口一百多合村并组之后属于桃源乡黄湾村一组。由于是山区交通闭塞人烟稀少,这几年出去的人多了回来之后常常感叹跟外面发达地区的差距也想改变家乡的贫穷落后的局面。所以大家自力更生修起了一条连接峨眉的公路,但是路况极差始终停留在半封闭状态。看着临近的蔡郎(属于峨眉)在政府出资一半带动下村民每人再集资把公路硬化带来了的切实变化,乡亲也自发决定把那条车迹罕至的公路硬化。但是单凭热情没有资金路是无论如何也修不成的,在这个情况复杂人口稀少的生产队靠自身投资硬化三四公里路面那无疑是一种奢望。近一百万的资金人均要集资七八千,对于这个很多糊口尚难的贫困山区的人而言即使不吃不喝一年平均也不一定能挣八千。有困难找政府成了大家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是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我们这里的人除了奉献和义务很少有资助。想当年修柳桃,公山公路我们的先辈自带干粮被褥在工地上留下了多少汗水甚至是鲜血?但是我们修路却只能靠自生自灭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一点安慰。难道真的要让我们的先辈流血,流汗之后再流泪?

以前没有取消农业税的时候经常还有政府官员来我们这里,现在不收税了我们的父母官脚步也金贵了让很多人都把我们的政府误认为是收费型政府。我们淳朴的先辈为了国家建设舍小家顾大家无私奉献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国家富强了能够帮助我们改变贫穷的面貌吗?希望我们的领导不要只顾忙碌于牌桌酒宴,有空的时候多下去走走看看了解一下大家的疾苦莫把服务型政府沦为一句掩人耳目的空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