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二卷 铁血军团 缅甸内战波及中国边境

龙居士 收藏 0 8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8月30日,缅甸果敢特区战事升级第四日。缅甸国家电台晚间新闻广播发布了缅甸政府当天的声明,称果敢地区局势“已恢复正常”。

缅甸国家电台还报道说,在果敢边境地区的武装冲突已经结束。各方消息显示,随着局势恢复正常,进入中国境内的缅甸边民已经开始陆续返回果敢地区。

以前,根据云南省公安厅的数据,自27号以来,缅甸果敢地区发生的武装冲突导致3万余名边民涌入中国境内。

根据缅甸官方的数字,连日战斗造成缅甸政府军26名军警死亡、47名军警受伤。但果敢同盟军方面透露的数字是:缅甸政府军方面阵亡约50人,伤亡共百余人。

多个来自果敢的消息源称,缅甸军方进入果敢后,发生了抢劫、杀害当地民众的事件。在一个叫石院子的地方,至少两名妇女被强暴。

历史上果敢曾为中国领土。满清政府设果敢县等管辖,主要民族是果敢族,也就是汉族人在当地的称谓。近代英军入侵之后,将果敢作为殖民地划入缅甸。果敢通用汉字,果敢语也就是云南方言。


果敢战事引发包括中国在内的华人世界高度关注。一些人担心,印尼排华惨案在果敢重演。8月29日,全球华人支持果敢联盟(Chinese-kokang United Alliance)的组织在美国成立,并招募志愿军向果敢进军,与缅甸政府军作战。




战争也导致了中国方面的人员伤亡。云南省公安厅数字称,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国边民一死两伤。另有14名中国边民在境外躲避战火中伤亡,其中1死13伤。




尽管缅甸官方称,武装冲突已经结束。但来自果敢的不同消息源称,军方的两个整编师超过1万人并未离开果敢。




逃离果敢的彭家声、彭家富兄弟及其大批部下下落不明。与此同时,相邻的缅甸掸邦其他特区早已进入一级战备。




此前的2009年3月、4月、6月,缅甸果敢等三个特区刚刚举行庆祝特区成立、实现和平20周年纪念活动。不到半年,缅甸北部的和平被突如其来的战火打破。




实际上,果敢战事从8月8日已经开始,其间经历了武装对峙和升级的过程,只是自27日始为外界广泛知悉。




眼下的果敢处于缅甸国内各政治民族势力角力、特区领导层内部斗争、缅甸建国后从未解决的民族问题,以及国际地缘政治利益的折冲之下,战火的暂时停息只是第一步。




《凤凰周刊》在第一时间关注果敢战事,通过联系果敢同盟军高层以及多年在缅、熟悉缅甸掸邦特区内情的消息灵通人士和其他诸多渠道,获知了搜查军火库的战事导火索真相、特区军队整编的核心矛盾、政府与特区武装的战和之争、特区领导层分裂、缅甸政府与佤邦等少数民族武装临战态势及走势的一手内情。



导火索:搜查军械库



8月8日清晨,缅甸军政府派往果敢首府老街的官员通知果敢方面,要求派员查禁毒品。




此前一天下午,军政府方面的腊戍军事情报局一级参谋吞吞尼来到老街,向果敢方面通报,他们发现一处毒品厂,要求派人配合行动。彭家声予以同意,并安排配合人员。




第二天,双方在老街军分区司令部驻地集中后出发。根据果敢特区官方8月9日的《情况通报》,军政府代表先在老街城区附近转了几圈,开始向杨龙寨口岸方向行进。




接近杨龙寨修械厂门口时,“我方配合人员见势头不妙,就停下车来,同时告诉他们,这里是我们部队的驻地,不能进入”。




此时,附近安全人员也占领地形,其他单位人员也赶到现场,将缅军团团包围。军政府代表一再强调要求进入,但果敢方面指挥员提出,如果再前进,就开火,并要求对方15分钟内撒出。




双方的武装对峙持续到15时,最后军政府代表得以进入厂房开始检查。根据上述《情况通报》,检查并未发现毒品踪迹,“只有几部修理用的旧机床和一些木枪托,及替换下来的枪械零配件”。




8月8日清晨的武装对峙,引发了老街居民的恐慌。上千居民逃离,前往口岸对面的中国南伞,导致口岸一度拥挤。




《情况通报》称,当天下午,中国镇康县外事部门就此事到老街军分区司令部进行交涉。第二天,“以临沧市马副市长为首,市公安局长、市外事办主任、镇康县县长、耿马县外事等一行到老街军分区司令部与缅方交涉,结束后,来到特区政府与我方做短暂座谈……另一次会谈中,缅方透露,由于发生这次边境事件,中国外交部已向缅甸当局发出照会”。




8月8日的武装对峙被称为“八八事件”。这一事件显然引起了果敢方面的警觉,并认为背后依然是整编问题。第二天,果敢方面以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的名义,发出了前述《情况通报》。




《情况通报》回顾,7月29日,腊戍军区副司令腊敏来到特区政府办公室会见彭家声,谈到整编问题。腊敏说:“如果不接受整编就是背叛国家。”双方会谈中针锋相对,展开辩论,最后不欢而散。




在此前后,果敢方面也已经多次观察到缅甸军队向果敢移动、增设据点的行动。




《情况通报》的结尾向其他特区发出了警告:“我们认为他所说的毒品厂等,纯属借口,其目的是想以武力相威胁,迫胁我方屈服,达到顺利整编的目的,估计往后还会有新的阴谋,希望各特区以此为鉴,提高警惕,加强戒备。特此通报。”




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胞弟、果敢同盟军司令彭家富8月30日在电话中告诉《凤凰周刊》,这个修械厂“大嘎萨姆”(注:缅军政府驻果敢代表)、军情处早就知道,并去看过。8月8日没能查到毒品,军政府又指责私藏武器。“它说是我们彭家私人的,跟(特区政府)组织上没有关系。在我们组织内部挑拨离间。”




彭家富此前参与了各特区之间的秘密会议。2009年3月各特区先后庆祝特区成立20周年期间,掸邦地区脱胎于缅共的三大特区(林明贤领导的第四特区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彭家声领导的第一特区果敢同盟军,以及鲍友祥领导的第二特区佤联军)进行了协商,秘密恢复了沉寂多年的“缅甸和平发展阵线”,共同应对可能到来的整编。




根据设在泰国清迈的缅甸掸邦媒体掸邦“赫拉德”新闻通讯社(Shan Herald Agency for News)报道,在“八八事件”中,军政府的策略是“迫使果敢‘叛军’开第一枪”。




8月21日,“缅甸和平民主阵线”发表了《联合声明》。《联合声明》“支持第一特区在‘8.8’事件中的立场和采取的措施”,并称“缅甸和平民主阵线各成员组织绝不搞独立,不闹分裂,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在民选政府产生前支持现政府的领导,民选政府产生后,支持民选政府的领导。我们将为国家持久和平而努力”。




同一天,缅军政府腊戍警察局给一特区政府发出一份公函,称军械修理厂为一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同盟军总司令彭家富、一特区政府副主席兼同盟军副总司令彭德仁、果敢特区银行行长彭德礼4人私产,违背了缅甸法律,4人被正式列为缅甸政府通缉的罪犯,军政府将派警察进入—特区实施抓捕。




8月23日,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和果敢县长明学昌率众投靠军政府。8月25日,白所成与军政府达成协议,并成立缅甸果敢特区临时治安委员会,任主席兼总司令。原果敢特区政府办公室秘书长刘国玺任副司令。




彭家富对《凤凰周刊》称,“我们内部出了叛徒,白所成、刘国玺、张德文、明学昌、魏超仁,就投向他们了。其实这伙是一个兵也没有,最多就几个通信员,白所成四五十个兵,明学昌掌握一些民兵。大概有一半也跑回来了,那些都是受蒙蔽的”。实际上,白等人的武装力量虽不及彭氏家族,亦有数百人之众。




在此前后,果敢同盟军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的战斗逐渐打响,直到8月27日,战事升级。缅甸政府军在杨龙寨、老象塘等多个方向对同盟军进攻,大批难民逃往中国。第二天,政府军继续对同盟军进行炮击。果敢地区20年和平彻底破裂。



冲突核心:整编军队



“缅军政府对中缅边境几个特区进行‘整编’是此次‘八八事件’起因……军政府提出苛刻的、谁也不能接受的条件,来整编我们果敢同盟军部队,还有其他的和平组织的部队。”




8月30日中午12时25分,缅甸果敢特区同盟军司令彭家富在与《凤凰周刊》的通话里,如此解释果敢战事的起因。




如彭所述,果敢战火的核心,确为缅甸军政府对少数民族武装的整编问题。导火索为2008年5月缅甸通过新《宪法》,要求对少数民族武装进行整编。




果敢地区位于缅甸掸邦东北部,与中国云南省接壤。1989年,在缅甸北部中缅边境,与缅甸政府军战斗近30年的缅甸共产党瓦解。一部分缅甸共产党在党主席德钦巴登顶的带领下,退入中国境内,从此退出历史舞台。留在缅甸境内的前缅共势力,分裂为4个部分,纷纷宣布独立,脱离缅共,并成立四大特区。四大特区与缅甸政府签订停战协议,拥有武装,实行有条件的自治。




彭家声是最早与缅甸政府军谈判的前缅共领导人,并于1989年3月11日达成协议。缅甸政府同意果敢成立高度自治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任特区政府主席。




根据双方约定,缅甸政府承认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合法,同意彭家声对其控制区实施“治权”。彭家声部军事人员进入缅政府军控制的地区,要事先请示仰光批准;政府人员进入彭家声的地盘,也要向彭家声打招呼。




依照《协议》,彭家声成功地将缅甸政府军阻挡在在萨尔温江(即中国怒江)西岸,自己控制东岸与中国接壤的大片地区。




淡出共产主义理想之后,彭家声部成为缅甸全国共25支少数民族武装之—、缅甸国内三股政治势力的一部分。




民族和政治问题的交错,使缅甸的政局一直错综。1948年3月4日,缅甸从英国殖民统治下获得独立,实行多党民主议会制。1962年,奈温将军推翻了吴努政府,开始实行由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一党执政的一党制。1988年9月18日,缅甸军队接管政权,成立了以苏貌大将为首的军政府,取消旧的人民议会和国务委员会,成立了新的国务委员会,宣布解散原来的社会主义纲领党,废除一党制,实行多党议会制。




目前,缅甸最大的民主党派是全国民主联盟,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为该党主席。1989年7月20日,军政府以煽动骚乱为罪名对昂山素季实行软禁。




1990年5月,缅甸举行多党制民主大选,以昂山素季为首的缅甸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获胜。但军政府以必须先制宪才能交权为由,拒绝交权。此后20年间,昂山素季被陆续软禁或关押长达14年,如今仍在软禁之中。




2009年7月,访问缅甸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要求缅甸军政府释放昂山素季,并希望与其会面,遭到拒绝。




缅甸军政府、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派,成为缅甸政局三足鼎立之二,25支少数民族武装则成为第三股力量。




缅甸政府公布的数字称,全国共有克钦族、克伦族、缅族、掸族等8个主要民族,以及135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人口的超过1/3。除主体民族缅族以外,其他主要民族和少数民族一样处境窘迫。




遍布边境地区的25支少数民族武装(包括官方所称的克伦、克钦等主要民族的武装)中的17支与缅甸军政府签订停战协议,主要分布在中缅边境。另外8支少数民族武装至今仍在与缅甸军政府作战,它们主要分布在泰国、印度与缅甸边境。




去年缅甸新《宪法》要求对少数民族武装进行整编,遭到了绝大部分缅甸少数民族武装的反对。


一些少数民族武装提出,既然已经签订停战协议,明年也将举行大选,那么,它们要求在明年大选之后,和新政府和谈整编问题。




这遭到了缅甸军政府的拒绝。军政府要求2009年10月之前,必须全部整编完成。自此,熄灭20年的战火重新燃起。




3月至6月间,政府军与非停战少数民族武装在泰缅边境发生战斗。6月,缅甸政府军对泰缅边境的克伦族武装展开进攻。根据BBC的报道,政府军策动同为克伦族的民主克伦族佛教军(Democratic Karen Buddhist Army,简称DKBA)向克伦民族解放军(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简称KNLA)发起进攻。战争导致超过4000名难民逃亡泰国。




有评论称,缅甸军政府选择此时下手,是想为明年大选扫除障碍,获取大选中有利的政治态势,保证军政府支持的“缅甸联邦巩固和发展协会”上位(大选期间或将更换新的名称)。




8月以来的果敢战事,被认为是上述战事的延伸。与克伦族不同的是,果敢是已经签署停战协议的地区,但对缅甸军政府新近提出的整编条件无法接受。




密切接近彭家声兄弟的人士介绍,军政府提出的整编条件包括:果敢特区级别定为自治县;军人50岁(一说60岁)以上全部退休;口岸,归军政府控制;缩小特区军事编制,以及控制范围。




此前,果敢地区的杨龙寨口岸(对应中国南伞口岸)由特区政府控制。果敢同盟军约有3000人。此番政府军给出的编制则是4个营,每营320人,其中缅甸军方领导30人,地方军人仅290人。




再加上退休政策,原缅共的年老的高级将领也将被全部清除。根据整编条件,果敢40多年(包括缅共时期和特区时期)来的军事独立将不复存在。




“条件太苛刻了,不但我们果敢不能接受,其他(特区)一家也不接受。因为这是历史形成的格局,一朝一夕你能改变它,谈何容易?我们不接受它整编的条件,它就在政治上施压,经济上封锁,军事上打压。”8月30日,彭家富对《凤凰周刊》称。




对于果敢民众来说,从未控制该地区的缅甸军政府其实非常陌生:老一代只知道缅共,新一代只知道同盟军。当地使用人民币和中国的手机信号。他们拒绝缅甸军政府领导的理由之—是:听不懂缅甸语,只懂果敢语(汉语)。




上述接近彭家声兄弟的人士称,整编又原果敢的军政领导者彭家声、彭家富兄弟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从个人利益出发,彭氏兄弟也不会同意整编。




果敢方面对政府军始终存有戒心,但事态发展之快超出了果敢特区高层的控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