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九章

辽西小戟 收藏 9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URL] 第九章、 “苦尼其哇。” 当那三个日本人突然推门而入的时候,到真是把屋子里面的几人吓了一跳。 不过当先的年轻日本军官到是满脸的笑意,那一句日本话估计也不是骂人的话吧?屋里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敢接茬。 闷头暗暗的握着拳头,王婶则是咬着牙。老王家五口人有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九章、


“苦尼其哇。”

当那三个日本人突然推门而入的时候,到真是把屋子里面的几人吓了一跳。

不过当先的年轻日本军官到是满脸的笑意,那一句日本话估计也不是骂人的话吧?屋里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敢接茬。

闷头暗暗的握着拳头,王婶则是咬着牙。老王家五口人有两口人死在日本人的炮弹下面,要不是看着那军官腰里长长的指挥刀,王婶一顿破口大骂早就飞过去了。

年轻日本军官似乎没想到他打了个招呼会是这么个结果,多少有点意外。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最终落在庄洋手中那块黑色的小石头上,日本军官面有喜色,指着那石头说道:“你们的,石头的,我买。”

这几句中国话说得非常生硬,但目标却很准确,指的就是那块黑石头。张北斗面色一沉,万没想到这几个日本人居然也是奔着石头来的。

“长谷川太君,要买你们的石头,说个价吧。”站在年轻日本军官后面的日本女军人突然说话了。没想到这日本女人的中国话非常流利,如果闭着眼睛听的话,还以为是中国人说的呢。只是那话音如她的目光一样冰冰冷冷,仿佛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如果不是要翻译这位长谷川的话,估计这日本女人肯定懒得与几个中国老百姓说话。

原来这年轻的日本军官叫做长谷川那,他也想买这石头?庄洋低头看了看这不起眼的黑石头:“这个,这个,长太君,您想要买这石头啊?这个,这个,我看……”一向伶牙俐齿的庄洋都有点结巴了。

要知道,日本人从去年年底进入同昌之后,这小半年里还从来没听说过日本人会买东西。日本人想要什么东西,用现在伪县长齐凤魁的话来讲,就一个字:“征。”

日本人什么都征,征房子、征粮食、征木材……连“凤来楼”的女人都被日本人征去不少。

什么叫“征”?老百姓现在是明白了,“征”就是“抢”的日本说法。

当初同昌还在东北王张大帅的统治下时,东北军来征粮食,或多或少还能给两钱意思意思,日本人这个“征”,那就是明抢。不但是抢,你还得快点给,给慢一丁点,或是脸上稍微有点不乐意,那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因此上这小半年来,把同昌老百姓一个一个的叫来,从头问下去,谁见过日本人的钱长什么样?

今天这长谷川进门就说要买东西,无论是庄洋还是张北斗或者王婶、闷头,都觉得非常意外。这小日本看着不呆不笨的,脑子里咋缺根弦呢?

一看几个人还呆呆的瞧着自己,长谷川还以为那日本女人没有把话说明白,而他的中国话说得又很烂。因此上他干脆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绿色的纸票来在庄洋面前晃了晃:“钱的,你的,石头的卖。”

这肯定不是三省流通券。

东北军统治同昌的时候,发行的是三省流通券,到现在东北军都跑光了,老百姓也还在使用三省流通券。东北军发行的纸币,与这日本人手里拿着的票子,有很大的区别。张北斗心中一动,难不成这就是日本人要发行的军票?

去年底日本人占了同昌,今年年初的时候,伪县长齐凤魁就传下话来,日本人要发行他们自己使用的军票来当货币。只不过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也没让大伙拿三省流通券去换军票。

这长谷川手里拿的这一把军票,看着厚厚的一摞,到是不薄,但到底换成三省流通券的话,能值多少钱那?几个人心里都没底。

尤其是对于张北斗来说,那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这石头怎么可以落在日本人手里呢?有心说一句“这石头我们不卖。”可是想想自从日本人到了同昌,有他们想拿还拿不到的东西吗?

长谷川非常失望,他不明白这些中国人怎么了,为什么看着他手里的钱无动于衷?卖还是不卖到是说句话呀。

“噢。”长谷川仿佛恍然大悟,他收起了军票,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四五块大洋来在庄洋面前晃了晃,“你的,大洋的?卖?”

要说大洋老百姓可没有不认识的。庄洋眨了眨眼,这四五块大洋要是省着点用,能吃上一两年没问题了。

“哎,我这个,大洋的……”庄洋拿着石头就要去换。

张北斗实在忍不住了,一伸手抓住了庄洋的手。这一下子太过突然,庄洋与那长谷川都是一愣,长谷川后面的日本女人则微微一皱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北斗也是太过着急,手已经伸出去了,却还没想好说词。可这时候一句话不说肯定是不行了:“长……长太君,这石头……”

“少二十大洋不卖。”王婶突然说话在了。

王婶也看出来了,这小日本鬼子是真心想要这石头,而且很明显这小日本鬼子根本就不缺钱。碰上这样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呀!

王婶这话说得太快,长谷川一时没有听明白。

“五十。”闷头终于说话了,黑着一张脸。

闷头恨日本人恨得要死,他手里是没家伙,要不然他现在就想干掉这三个日本鬼子。虽然也不知道这块破石头有啥好的,反正闷头就认准了一个理,日本人想要的东西,哪怕是一泡尿,也不能随便给。

本来依着庄洋的话,这四五块大洋就要成交了。没想到张北斗一拦,王婶张嘴就是二十,闷头更狠,立刻涨到五十。人参果也不能这么涨价呀?

庄洋心想着要坏,立刻扬起笑脸:“太君,他们,开玩笑的……”

庄洋话还没说完,长谷川后面的日本女人已经变了脸。她踏前一步,一把抓过了庄洋手里的石头:“这块石头,皇军征用了。想要钱的话,去宪兵队领吧。”说罢,将那石头塞到了长谷川手里。

长谷川一看日本女人抢了石头,不由说了一句什么,却是用日语说的,张北斗等人没有听懂。日本女人却不回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庄洋。

“我知道,我知道,征了,征了……”庄洋暗暗叫苦,但也没有办法。

日本女人冷冷的一笑,放开庄洋的手,扭头用日语说道:“长谷川君,我们走吧,我想花田队长肯定着急了。”

那石头一入了长谷川的手,他也不再去理会庄洋,只是把玩着那块石头,象是在思索什么,但又摸不到头绪。便将那石头又交给另一边的日本老人,那日本老人的上却略带疑惑,好象有些事情也不太确定的样子。

二人用日语交谈了两句,突然听到那日本女人的话,便点点头,长谷川用日语说道:“老师,那我们先去宪兵队吧。离开了这么久,是我们失礼了。”

日本老人点了点头,拿着石头当先走了出去。

长谷川稍稍落后一步,与日本女人一同出的门,用日语说道:“千月,你这么做,和强盗有什么分别?”

日本女人的脸上略略有了些变化,但语气却仍然冰冷:“长谷川君,还记得土肥原阁下说过的话吗?支那人的劣根就在这里,稍稍和他们客气一下,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长谷川摇了摇头,刚想再说什么。突然从街口开过来两辆日本军车,车上尽是宪兵队的宪兵。

“算了,花田队长,真的着急了,我们走吧。”长谷川淡淡的说道。

一名日军的小队长从军上跳下来,向长谷川敬了个军礼,说了一串日本话。眼看着三个日本人上了车,庄洋才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们那……我说你们点啥好呢?和日本人谈生意还能坐地起价?这小日本能拿出几块大洋来,就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回好了,鸡飞蛋打了,一个大子都没见着。”

王婶与闷头对于日本人强抢石头的行为,早就已经猜到了。王婶忿忿的说着:“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帮日本鬼子,没见过好东西,连破石头都抢。”说着,又是一顿臭骂。

“王婶,有本事你上金家堡骂去,人家今天晚上在金家堡请客。”庄洋说道。

“金家堡”三个字一出,王婶不由打了个冷战,还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个音。

“你咋知道的?”张北斗突然问道。

庄洋这才知道说走了嘴,心中一惊,但立刻缓回神来:“这个呀。我当初就是在北边混饭吃的,那边日本人多,我多少能听懂几句。但要是让我说,我可说不出来,日本话太绕嘴。刚才宪队兵那个宪兵下车时候说的,接这个小日本鬼子去金家堡接风。哎呀,如今金家堡也投靠了日本鬼子了?今天这小日本鬼子,我看那,来头不小。”

“屁。”闷头说话还是一个字。不过那石头,他到也没往心里去,真要有这功夫的话,还是快点把牛卖了吧。眼瞅着中午了,去晚了牛马市就散了。

庄洋一回头,看见张北斗也在往外走,更随口问道:“北斗,干嘛去?饿了吧?在我这吃吧。”不管咋说,庄洋今天还是赚着了,老满头买牛的钱还在他手里呢。

“那你请我喝酒。”张北斗没有回头。

“算了吧。”一想到张北斗的酒量,庄洋估计手里这一块大洋,不够张北斗喝的。

“我量你也没那个胆。”张北斗迈步出了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