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许世友率军直逼越南河内

598655948 收藏 23 229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邓小平点将许世友

1978年12月9日,74岁的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从北京开会一回到广州,就接到中央军委关于做好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准备的书面命令。他将命令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又用红铅笔划了划,就起身到室内,那里有一张中越边界地图,他站在地图前,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直到10日晚上,许世友才走出办公室。他指示司令部:军委书面命令已到,通知所属各单位的领导,明日8点到军区作战室开会。

11日上午8时整,许世友一身戎装,左手拿着一只黄色牛皮纸公文袋,一阵风似的走进作战室。

传达讨论结束后,许世友作了总结性的讲话。他说:“这次军委邓主席点名要我指挥,我还要说几句,中央军委的命令,要认真执行,认真贯彻,决不能马马虎虎,不行便不打,要打就一定要打胜,续写新的光荣战史。”

12月中旬,各参战部队按时进入了广西边境指定位置。许世友也乘军用飞机从广州亲赴南宁“秣马厉兵”。

选好突破口“牛刀杀鸡”

广西战区作战地域,东起东兴县,西至那坡县,南至越南北部高平、谅山一线,东西长637公里,南北宽50余公里。作战地区属于亚热带山岳丛林,高山、森林、河流密布。许世友带着参谋长周德礼、作战部副科长龚谷成等少数几个人员以打猎为名出发了。他们时而一身戎装,时而身着便装。许世友在望远镜中看到边境那边山形奇特,陡峭无比,坡度普遍为40度到60度,有的达到80度,大多数由石灰岩构成。听边防部队介绍说,这里自然洞穴多,小的洞可容几个人,大的能容几百人。那边林密草深,河流也多,河床狭窄,水流湍急,不便于部队开进和展开。

许世友思考着,对周德礼说:“那边的地形太复杂,必须选择好开进的路”。于是,他们坐着吉普车,一路颠簸地来到友谊关西侧的金鸡山,后又到了200多公里外的边境布局,经过实地勘察分析后,定下了关口、金鸡山、谅山、布局等地的多个突破口。

回到南宁后。许世友决定采用“牛刀杀鸡”的战术,使用强大、优势的兵力、兵器,对准敌人的弱点,实施猛烈的突击,在短时间内快速全部歼灭敌人。

周德礼说:“‘牛刀子战术’在1948年9月济南战役中可是发挥了神奇的作用,在8天时间里歼灭国民党11万守城部队,还活捉了守城司令王耀武。”提起济南战役,许世友记忆犹新,可他说:“此一时彼一时喽,由于敌情、我情、地形、气候的不同,战法也应当有所不同。打济南时用‘牛刀子战术’,那是因为济南城是敌坚固设防的城市,守军是国民党的正规军队,数量也比较多,这次提出‘牛刀杀鸡’,是因为这次是野外打仗,或者说大部分是野外作战,敌军数量较少,战法要与打济南城有所不同,要与当地的敌情、我情紧密联系,把敌人割开、打垮、歼灭。”

周德礼和作战部根据许世友的设想,准备将整个战役分为两个阶段。预计1979年2月17日发起战斗,作战一个月,速战速决速撤。

这个作战方案送到许世友手中,他仔细地研究后,脸上露出了少见的笑容。他十分满意地说:“车走直,马走斜,炮打隔子,象飞田。这么多部队参战,车马炮多,兵种多,一定要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行动要服从命令。还有,我们过去打仗都是在北方打,此次在南方打,还是‘抹布洗脸头一回’,参战的各级领导干部,要边打边总结。”

“打不下复和不要来见我!”

1979年2月17日黎明,广西前线万籁俱寂。指挥所坑道的作战室里灯火通明,参谋们默默地等待着战斗发起时刻的到来。许世友快步来到作战室。他坐在军事地图旁,手持怀表,双眼紧盯着指针。

突然,他抬起头,放大嗓门庄严地宣布:“时间到,还击开始!”

顷刻间,隆隆的炮声震醒了沉睡的大地,火光映红了天空。中越边境广西段呈现出我军猛烈进攻的壮烈画面:一排排炮弹飞向敌阵,转瞬间敌人阵地上烈火团团,浓烟滚滚。30分钟后,一组组工兵在敌人的雷场上前仆后继;一排排坦克吼叫着向前推进;一群群步兵杀声震天地冲向敌群。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序幕全线拉开。

不到3小时,战报如雪片般飞来:北集团突破了莫隆防线,消灭了莫隆地区的敌人。南集团突破了布局防线,打垮了布局地区的敌人,夺占了水口大桥。东集团突破了同登防线,正与敌人激战……

许世友听着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消息,心情无比振奋,他对作战部长说:“开门红,任务完成得很好啊!打得漂亮!快打电报向他们祝贺,要一往无前,再创辉煌!”

这天傍晚,许世友刚端起饭碗,突然想起南集团进攻复和县城的水口旅有几个小时没有消息了,他匆匆扒了几口饭,丢下饭碗就来到作战室,劈头就问参谋们:“水口旅进展如何?

他们打下复和城没有?“

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回答。好一会儿才有一人应道,水口旅没有打下复和城,也没有能控制水口至复和的公路要点,有部分部队还退了下来。

“什么,什么?”许世友顿时双目圆睁,两眼喷火,大声吼了起来,“到现在还打不下复和?还退了下来?真是废物、孬种、怕死鬼!”

一旁的向仲华政委也十分焦急,他考虑后,向许世友提了个补救办法,就是将机动集团的南宁旅调上去把水口旅换下来。许世友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吼叫道:“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非要他们打,打不下复和,叫他们不要来见我!怕死的先死!”

在作战室里,只听到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和粗重的脚步声。许世友在屋子转了一会。大概是太安静了,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瞪起眼睛扫视屋里的人,心情稍稍平静了一点儿,声音也低了下来,说:“同志们,什么叫战斗力?严肃的命令就是一种战斗力!纪律松弛的部队是打不了胜仗的!这种部队不能换下来,如果不听从命令就换下战场,那么谁都可以借机不上战场。”

向仲华政委点点头,参谋长周德礼忙对参谋说:“快下命令,要水口旅振作精神,一鼓作气拿下复和城,许司令、向政委在等候他们的喜讯。”

水口旅接到命令,重新整顿了部队,调整了部署,在响亮的冲锋号声中,奋不顾身地向复和城西面的高地攻击前进。不久,便传来了捷报:占领了复和城。

直取谅山威逼河内

北线攻打高平的部队战斗捷报频传之际,南线攻打谅山的战斗正进入白热化状态。

谅山是个省会。外围的据点扣马山、417高地、536高地、马外山……暗堡星罗棋布。东集团将主攻谅山的任务交给了凭祥旅。

谅山市以奇穷河为界,一分为二,河北是新市区,河南是老市区。我军占领北市区,攻下了省府大楼。但是,当时的越南领导人黎笋为了掩人耳目,要新闻单位对外宣传,说中国军队在谅山碰得头破血流,坚如钢铁的谅山永不可摧。许世友听说后,气得差一点把手中的半导体收音机甩掉。他原来想占领谅山省会,歼灭对方第三师,完成军委的作战意图后,就可以撤军了;而现在,被打得一败涂地的黎笋集团却死要面子,不肯认输。许世友决定一鼓作气,攻下整个谅山市。他拍着桌子吼叫道:“传我的命令,打过奇穷河,叫黎笋彻底认输!”

周德礼一愣,想起总部有不准过奇穷河的指示,便迟疑着站在那里没动,却又不知怎么和许世友说为好。恰好这时,机要参谋送来了军委急电:争取自卫还击战的更大胜利!

周德礼看着这条急电,心中踏实了,许世友也兴奋地说:“军委这条急电来得真是时候,和我想的一个样,我们现在是上下一致,没有后顾之忧了,你赶紧通知部队,准备打过奇穷河,实现军委的新意图,司令部要迅速拟定作战方案。”

3月4日6时50分,东集团执行许世友、向仲华签发的作战命令,依然先向敌开炮。脱膛的炮弹飞越奇穷河,落在谅山南市区。北岸的坦克边开进边射击,打击四处逃散的守军。步兵宁明旅分两个梯队,紧跟坦克后冲锋,步兵过了河,迅速组成7支突击队,向南市区攻击。浦寨旅过河后,抢占了城市外围的制高点。

我军过了奇穷河,原本十分嚣张的黎笋,急令前线指挥所后撤,并令河内市城防司令部在市内街道口挖工事。他们又赶忙通知各国外交使团,准备往市外地区转移……此时的黎笋集团惊恐万状,河内市一片混乱。

许世友说:“打过奇穷河,又向河内前进5公里,造成威逼越南首都河内之势,不如此,越军不会认输,也不足以教训野心勃勃的黎笋集团。”

3月5日这天,新华社奉命发表了撤军声明。从3月6日起,许世友指挥部队向国内撤军。这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从2月7日开始至3月5日结束,共计28天。许世友指挥广西军区部队,战高平,攻同登,克谅山,威逼河内,战功卓著。然而,班师后,许世友却说:“我们是打胜了,可是代价也不小,粮食、弹药、油料花了不少钱。

‘歼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也伤亡了不少好同志,作为军人,不能怕打仗,也不能怕伤亡。但愿这是我一生的最后一仗。

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