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零章 起源 第三节

tycwez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URL] 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会有战争 ——爱因斯坦 =========== 赵纯:“老金,你好像不是管仓库的吧?怎么你对我们军火库里面的东西比我还熟悉?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内鬼?” 刚说到这里赵纯被在场的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给鄙视了。 鱼刚:“连长,你怎么能随便冤枉人呢?”刘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会有战争

——爱因斯坦

===========

赵纯:“老金,你好像不是管仓库的吧?怎么你对我们军火库里面的东西比我还熟悉?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内鬼?”

刚说到这里赵纯被在场的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给鄙视了。

鱼刚:“连长,你怎么能随便冤枉人呢?”刘云:“就是就是,自己算出一本糊涂账,还赖到别人脑袋上!”金永烈:“连长,我以我的生命保证我绝对不是内鬼?”

赵纯:“还好意思保证,你要是忠诚的话怎么会从朝鲜叛逃过来?”金永烈:“我说过了,我是逃难过来的!我其实跟难民没有区别!”赵纯:“难民?你们朝鲜军人算是‘体制内’的吧?连这点忠诚都没有的人也好意思说用生命保证?“

刘云:“别吵了吧,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当前的问题上来才是正经。”赵纯:“好好。”然后所有人都看着地图。赵纯拿起一支笔想在地图上画个什么,这时候突然想起来:“咱们刚才讲到哪里去了?”

于是赵纯再次悲剧的被在场的所有人给鄙视了。

刘云:“都忙着聊闲话去了,把正事儿给忘了是吧?”金永烈:“高爆火箭弹头和狙击步枪。”赵纯:“啊,就是,这个狙击手,我看就是老金担任吧。”刘云惊讶的说:“怎么的,刚才还怀疑人家是内鬼,现在就对人家委以重任了?”赵纯:“别打岔,接着是高爆火箭弹头。”鱼刚:“那么我就负责火箭筒吧。”赵纯:“对了,榴弹发射器呢?谁负责?”刘云:“那么就我吧。”

赵纯:“那么就这么定了。打起来就像我们以前那样,先打头,后打尾,然后取中间。”所有人:“明白了。”赵纯:“那么好,现在去取装备吧。”

——

赵纯回到宿舍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人马,选取参加伏击行动的人选。

新兵赵纯是绝对不会挑的。那种没看到敌人就胡乱开枪,几百米外的敌人还全自动射击的新兵在赵纯的看来,队伍里面这样一个新兵造成的危害比对面有一个王牌狙击手还要大。按照赵纯奉行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哲学,新兵最大的作用就是送到生产基地里面去喂猪。但有时候为了凑人数不得不把一些新兵拉进来,这时候赵纯的解决办法就是用老兵来带新兵,这帮新兵一律要绝对听从老兵的指挥,哪怕是老兵嫌新兵乱开枪暴露位置,让他们拿着枪到远处去做倒立这样的无理命令也得服从。

要凑足三十个人的人数,还真的有点困难——赵纯发现这居然是自己第一次指挥班以上级别的部队,如果现在还实行军衔制的话那么赵纯就会光荣的戴上“上尉班长”这顶高帽子。就是把自己以前带过的战斗尖子全都拉出来,这三十个人的人数还是凑不足。况且赵纯总不会一次性把所有的尖子都带走,“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他虽然不是生意人,但他还是懂的。

刘云、鱼刚、金永烈他们各自找了几个自己带的新兵,再加上赵纯亲自挑选的几个尖子,凑足了三十个人的数量。

第二件事就是领取装备了。

在军械库里面领取装备的时候,赵纯按照自己的老习惯拿起了81杠——不是说95不好用,但是它不能左手射击(不然要吃弹壳)这个缺点实在是让赵纯无法容忍。鱼刚居然一反常态的拿起了一把95-1,赵纯看见了之后觉得很奇怪,就对他说:“你一般不都是用81或者是AK74的吗,怎么今天用95了?”

鱼刚反问赵纯:“咱们的枪支都是老莫保养吗?”赵纯:“瞎说!他一个人怎么可能保养的过来?我们一般也就是把国外生产的枪支交给他维修保养,国产货我们都是自己保养的,你难道不记得了么?”鱼刚:“啊,那啥,我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吗……只不过是为了小心起见而已?”赵纯:“什么意思?你信不过老莫?”鱼刚:“没这儿事儿!我和他之间只是有一些私人事务而已。”

“老金,这是你的高精度狙击弹。”刘云把一盒子7.62×54毫米步枪弹交到金永烈手里,还补充道:“省着点用啊,这可是我花了两瓶二锅头从老瘸子手里换来的。”

鱼刚一听,赶紧上去接嘴:“那老瘸子,天天喝那么多酒,迟早喝成酒精肝、肝硬化,不喝死他才怪!”刘云:“你也怪不了他,人家从大洋彼岸流落到这里,在这里就是一个异类,好不容易在战俘营里面结交的几个好基友又全都下落不明。现在一条腿又被炸瘸了,人家不整天借酒浇愁还能怎么地?”

金永烈:“我知道这种滋味。”刘云:“就是。战争开始了,战士们告别亲友,赶赴前线,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为的就是能有一天光荣地迈步回家。但是现在战争结束了,我们却依然回不了家,或者说是,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赵纯想了一下,接上刘云的话:“把你从半个地球以外的地方拉来,远离你的家人、朋友,远离你所熟悉的一切,把你永远的抛弃在这里,不给你任何的希望。”刘云:“照这样下去他迟早要出问题。”

说到这里,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直到刘云哼起了《奇爱博士》的主题曲“当约翰尼迈步回家时”。鱼刚听到了,说:“老刘,当年我们从滨海市那家医院里面出来的时候,你哼的也是这首曲子吧。”

刘云:“你的记忆力真是神了,明明是雷大明哼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了手里的活路,笑着说道:“对了哈,我记得《奇爱博士》是部关于核战争的电影,没想到我们现在就身处于核战争后的废土世界里面,这可真是神了啊。”

赵纯一边埋着往快速装弹器里面塞5.8×42毫米87式步枪弹一边说:“闭嘴吧,把正事儿处理好了先,照你这个道理,要是你当时哼的是《指环王》的曲子,我们现在岂不是要在魔兽世界里面。”然后他把快速装弹器接上95的弹匣,往里面一次性压入全部子弹。

刘云把自己的8个95式的弹匣压满了,然后一一塞进自己的山上战术背心的弹匣袋里面,刘云身上穿戴的是当年从某具美军尸体身上扒下来的美军单兵携行具——要说他也实在是有些懒,前任主人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胸前的两个弹孔,腋下的另一个弹孔,后背上写的名字——都没有处理掉,当他穿着这套行头出去的时候有一定的几率被喊错名字。

一名赵纯挑选出来的战斗尖子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防弹插板,这是保命的玩意儿,难道都不要吗?”他气喘嘘嘘地说。刘云第一个凑了过来,打开箱子盖,拿出一块迪尼玛防弹插板,插入自己的战术背心里面——这些战术背心虽然没有防弹层,但是留有给防弹插板的插槽。

刘云把迪尼玛插板插入战术背心后,又在上面拍了几下,迪尼玛防弹板质量很轻,可以浮在水面上,但是这种超高分子量聚乙烯材料防弹能力却远远超过钢板,M14标准弹近距离直射在上面也无压力,有了这一层材料挡在自己的胸前,能让人感到一种充实的安全感。

(PS:现在还有人拿着十几年前的眼光来看待现代的防弹衣材料,事实上现代的陶瓷防弹插板和诸如迪尼玛之类的材料的防弹插板已经可以在近距离无压力的面对包括7.62×51NATO甚至7.62×54R的直射并且还不会造成被冲击力打断几根肋骨这样二次伤害。阿富汗战争期间,苏军士兵还戏言防弹衣要是能挡住.303英国弹那么就能挡住除了12.7毫米以外的所有子弹了,现代的防弹衣看来已经能做到了。)

刘云看了一下赵纯的眼神,发现他对自己的装上防弹插板的行动展现出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你用那种眼神看我作甚?”刘云不解的问赵纯。赵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赶紧把压满子弹的AKM塑料弹匣装进自己胸前的弹匣袋里面,同时还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刘云:“舍不得是吗?连长你咋那么抠门啊?你不是说人命比物质更重要吗?再说这些防弹插板长期不用可是要过期变质的啊。”

赵纯:“我没说什么!你说那么多干吗?!”

鱼刚把一块防弹插板插进胸前的插槽后,又拿出另一块,交给金永烈:“老金,帮忙把这一块插进我后背里面。”赵纯:“别别别,别那么做,我们要在雪地里面趴很久,如果你把那玩意儿塞进后背的话,它会在你卧姿射击的时候会和你的头盔后延顶在一起,你会很不舒服的。”

鱼刚“哦”的回音了一声,然后金永烈就把他手里拿着的那块防弹插板放了回去。刘云拿出一顶绒帽套在脑袋上,然后再把头盔套上去。金永烈:“你现在的装备……用你们的说法是……‘有点违和’啊?”刘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头盔没有盔套,雪地里面一个绿油油,圆溜溜的玩意儿很是显眼。

刘云把自己的头盔摘掉,然后离开武器库,去了一下工具房。还没等在场的人意识到他到底要干什么,就看到他提着一桶白油漆进来了。因为以前他们出任务的时候都不戴头盔,毕竟这玩意儿在雪地里面太显眼而且还不能保暖。但是这一次的伏击将是一场高强度的战斗,最好还是带上头盔保住自己吃饭的玩意儿。

刘云拿着刷子开始油刷自己的头盔,而其他人则是很干脆的笑着看着他。鱼刚笑着说:“用得着这样吗?我们的雪地伪装服不是有兜帽吗?”刘云:“我的那一件上面的兜帽被我剪掉了,那玩意儿在雪地里面老是挂上树枝。”

刘云的头盔粉刷完毕,然后他就像个艺术家刚刚完成了一副油画一样,债起来,仔细的欣赏了一番,然后说:“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赵纯:“这话照例该我问才对,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呢?”金永烈背起SVD,把马卡洛夫PMM手枪塞进自己的腿部枪套里面:“我准备好了。”鱼刚背起81式:“我也是。”接着军械库里面响起一片:“我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我也是。”“我有点怕……”

赵纯站起来说:“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吧?”“没有!我还没有!”赵纯一看,原来那名正在手忙脚乱的装填PKM弹链的士兵正带着无奈的表情,一手抓着几颗7.62×54R机枪弹一手抓着没装完的PKM的弹链。

(PS:PKM机枪没有配备弹链装弹机,想要往弹链装满子弹要自己手动一发一发的装……)

赵纯:“怎么搞的,没有装好的弹链吗?”装弹的士兵说:“现在只装好了五条两百发弹链,我们平时都是把子弹装进油纸包里面的。”赵纯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说:“大家一起上,帮忙装弹链。”

……

在经过……足够长时间的浪费人参后,赵纯才带着他的人上卡车,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分钟左右。

装甲卡车的司机打开车窗上,通过后视镜,他可以看见赵纯正站在车厢前面,催促他的队员上车。

“快点儿,快点儿!赶紧的!我们比预定计划完了一分钟!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分钟也要这么赶,要知道在战争中就是迟到一分钟也会影响战局……”

排在队伍末尾的金永烈和鱼刚要上卡车的时候,赵纯一手拦住鱼刚,说:“这次回来后找老瘸子,让他搞出个PKM弹链的快速装弹器出来,老是用手装弹的话我们非得累死不可。”鱼刚点了点头,然后赵纯走到一边,鱼刚和金永烈一起攀上了卡车,赵纯最后一个上去,然后关上了装甲卡车的车门。“司机,可以走啦!”赵纯拍了拍装甲车厢,提醒司机可以出发了。

司机踩下油门,在装甲卡车启动的一瞬间由于惯性的作用,车里的人猛地摇晃了一阵,然后才坐稳下来。

鱼刚不放心的检查着自己的95步枪,一会儿把战术背心里面的弹匣抽出来,检查一下,再放回去;一会儿抽出腿部枪套里面的92式手枪掏出来,卸下弹匣。他这种行为很快就引起了身边战友们的不快,赵纯说:“又不是第一次上战场,怎么这么紧张?”刘云:“就是,找你在这么检查下去,我怕没问题的枪都要被你搞出问题来。”金永烈:“其实比起担心你,我跟担心那些新兵。”他看了看跟在他们后面的那一辆卡车,“那些新兵,有不少人之前十几个月连枪都没开过,这次一下子就让他们参加这种高强度的战斗,恐怕他们不少人都没法活着回来。”

赵纯:“我也是没办法啊,我们只派的出这种新兵了,你以为谁不想多带点那些老鸟?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吗。老兵不但是用子弹炮弹喂出来的,也是用人命换出来的啊!”

刘云:“连长,我发现你长期以来都犯了一个错误。”赵纯:“呀喝,你这个老兵油子居然还给领导提意见了,少见啊!说说看。”刘云:“你的错误其实也就是一个,‘事必躬亲’。什么事儿都要自己冲在前面,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搞得我们这些下属都不好意思走在你的前面,怎么比得过你吗。”

赵纯:“你这算是哪门子意见哪,你这是变相的拍马P。”金永烈:“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听不懂讽刺。”鱼刚:“人家是说你大权独揽,不给下属锻炼的机会,跟诸葛亮一样,把整个蜀国搞得没了他就不行。”刘云:“对,这就叫强人政治。”金永烈:“强人政治怎么了?”鱼刚:“你把一个组织搞得离开了你就不行。那么一旦你要离开了,这个组织不就完蛋了吗?连长,现在咱们干的可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活路,战斗的时候,全连两百多号人的生死存亡可全都联系在这个指挥员身上。我觉得连长你是时候给下属们一点机会了。”

赵纯:“原来搞了半天,你们是要变相夺权啊!”鱼刚:“怎么会牵扯到这么严重的问题上面来呢……我只是说连长有时候你不要管那么多好不好,不如刚才在军械库里面你连我要不要在背上使用防弹插板都要管。”赵纯:“你插上了?”刘云:“你看你看你看,多么生动的一副关心下属的领导的模样啊,不过按照管理学的道理,你这么做倒是有利于增强我们团队的凝聚力。”

赵纯:“这话题暂时不管了,总之这次战斗,我还是指挥员,你们一定要听我指挥啊。”刘云:“那是当然,连长。”

乘车机动的速度果然远远快于徒步行军——不过这大概是由于以前经常徒步行军,这一次突然乘车机动后产生的错觉吧。

装甲卡车在将他们运送到预定的地点后就停了下来。赵纯打开装甲车厢的车门,第一个跳了出去,“车子只能把我们送到这里来,剩下的路可是要靠我们自己来走了,大家下车!”

车上的人跳下车,然后迅速在四周布下警戒。当最后两名队员扛着87式榴弹发射器和弹药箱出来的时候,赵纯朝卡车的司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可以开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