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51节:英勇就义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51节:英勇就义 罪魁祸首是张国焘!没有他的叛变、出卖,北洋军阀政府就不知道李大钊教授的共产党员真实身份。其次是法、日两国的背后指使,尤其是日本,向张作霖施加压力,坚决主张杀害李大钊教授。 ——平山大侠 但是,我的丈夫张国焘因受人之愚迷而研究这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51节:英勇就义


罪魁祸首是张国焘!没有他的叛变、出卖,北洋军阀政府就不知道李大钊教授的共产党员真实身份。其次是法、日两国的背后指使,尤其是日本,向张作霖施加压力,坚决主张杀害李大钊教授。 ——平山大侠


但是,我的丈夫张国焘因受人之愚迷而研究这种邪学说,而得像现在这种结果,我既是他的妻子是脱不了干系的,我也不愿意脱离干系。政府诸大人是人民的父母,人民做了错事,是应该求诸大人的宽恕,使其有改过自新之余地。铁匠营21号是铁路总工会暂时通信机关,张国焘因受人之愚而为干事,到现在我才知道。又有法警从箱里检查出的一封寄我而未发的信,我并不知道,这是诸位大人同我亲眼所见。当由箱里取出时并未拆封而邮票还是未盖邮章的。至于我的丈夫张国焘,此次做错了事是应该受惩罚的。但是青年阅历尚浅,诸大人素来德量宽宏,许人改过迁善,故敢请诸大人念张国焘初犯,特别加以宽恕。那不但张国焘和我铭感不忘,就是稍有知觉的人,也当感德无涯矣……并且打了手模。”

杨子烈坦承自己是按了手模的,不像张国焘那样谎称什么是“强迫”的,自己进行了“反抗”。况且,重要的不在于按不按手模,而在于你说了些什么口供。

“为什么没有判张国焘的刑。”

“不!太君,判了的,在警察厅就判了死刑,解送到警备司令部后,因他供出了共产党的组织和李大钊等一大批党员,北洋直系军阀政府便改判为无期徒刑,后来又释放了。”

“关于李大钊,你知道什么内情?”中西功又问。

“太君,这个案子我没有参予,何隽中自始至终都参予了,可以问他。”

“何隽中是什么人?”

“他是京师高等审判庭的推事。”

晚上,柳原振雄三人商议,决定先由郑文清调查一下何隽中这个人的情况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不久,三人再次碰头,郑文清报告说:“何隽中是受李大钊思想影响的进步青年,曾经想加入党组织。”

“这就好办了,”柳原振雄说“我们可以用真实的身份与他交谈,他也能够没有顾虑地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们。”这一天,柳原振雄等三人找到何隽中。

何隽中见了三个日本军官颇感意外,满脸冰霜冷冷地说:“诸位来寒舍有何贵干?”

郑文清和蔼地说:“何法官,你不要担心,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共产党的情报人员,找你是想了解一下李大钊同志被捕的情况。”

“共产党?”何隽中满脸狐疑。

“何法官,”柳原振雄说“你想啊,我们真要是坏人,你还能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喝茶吗?”

何隽中想想也是,脸色缓和下来:“你们想知道什么情况呢?”

“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们,越详尽越好。”中西功说“先说一下李大钊同志是怎么被捕的。”

“好。”何隽中凝思默想,片刻开始回忆说“那还是1927年的事了。北洋军阀政府四处大肆搜捕共产党,风声日紧。李大钊教授在乡下隐居了一段时间后,担心工作受到影响,便于4月初,又不顾危险,返回北平城里,避居北京东交民巷苏联旧兵营照常工作。”

“这个地点,张国焘知道吗?”柳原振雄问。

“应该不知道。张国焘在1924年10月底被释放后便离开了北平。”

“那敌人怎么会知道李大钊同志在苏联旧兵营呢?”中西功不解地问。

“说起来也是偶然。”何隽中说“因李大钊教授常在夜间工作,写文章、谈话有动静,被隔壁法国医院的值班人员发觉,报告给了法国使馆。法国使馆又将情况通报给北洋军阀政府外交次长吴晋(亲法派),同时也通报了日本使馆。

日本使馆位于御桥东边,早已查觉到苏联旧兵营里常有人进进出出,但并不了解夜间的情况。在法、日两国的支持下,吴晋和当时的警察总监陈兴亚、宪兵司令王琦、军法处长单某,共同决定搜查苏联旧兵营。1927年4月8日,早上8点多钟,由带队吉世安前往苏联旧兵营进行搜查,我也奉命随去。”

“吉世安是什么人?”柳原振雄问。

“此人曾在译学馆学英文,毕业后在警察厅做外事工作。搜查人不穿制服、不带武器、这是因为害怕引发外交事件。每个人都是穿中式的斜大襟蓝褂子,长及膝下,打扮得象役人一样。同时在领口边的扣眼上拴一根一寸长的白线做为识别标志。

一共去了20余人,10人翻墙进去,10余人在外面守侯,装做晒太阳的样子巡风。如有外国人进出不加阻拦,中国人则不准进出。

闯进去时,里边正忙着销毁文件。因纸张都是上等货,不易燃烧,因此查出很多过火不尽的文件。被捕的人当中有一高个子,戴眼镜留胡子的人,自称是国民党员。他就是李大钊教授。

警方很看重此案,不仅因为抓到了李大钊,而且搜查出很多文件。有中文的也有俄文的。外交部的俄文秘书王之相与我很熟,是他告诉我的。记得他说还有军事情报。

3天以后,外交部参事朱鹤翔叫我以外交部名义参加翻译搜查来的文件,但不参加审问。陈兴亚也来找我,要求我尽快翻译。”

“北洋军阀政府是什么态度?”柳原振雄急问。

“案发后次长吴晋向张作霖报告:说国民党北伐军是由苏联派给蒋介石的军事顾问鲍罗廷组织的,还有共产党参加。他们要打到北京、推翻北洋军阀政府、消灭我们,搞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苏联旧兵营就是暴动大本营。

张作霖听了便叫把在张家**涉总署的张国忱调回来,负责翻译工作。张国忱成立了一个‘搜查苏联阴谋文件编译会’,分两组,每组5人。张国忱是第1组长,王之相是第2组长。日夜加班,一个多星期,在搜查来的文件中并未发现有什么暴动计划。

而张作霖又催得很急。张国忱无奈,在夜晚陪张作霖吸鸦片时说:‘这么重要的事,哪能很快搞完。’

一个月后,编译会才印出4本《苏联阴谋文件汇编》。给张作霖那套是线装钉、黄缎子面、还有书套。张作霖一看人证物证齐全,很高兴,批准用绞刑。由警察总监陈兴亚、宪兵司令王琦、军法处长单某具体负责。

三人经过商议,共同决定立即执行。”

说到这,何隽中停顿下来。众人沉默不言,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半晌,柳原振雄沉重地问:“何法官,当时你在场吗?”

何隽中点点头,强抑悲痛说:“李大钊教授等20余人是在京师看守所内刑场实行绞决的。上午9时,行刑官命提李大钊教授到场。李大钊教授意气轩昂、胸禁爽朗、根本就不象是被押的铁窗之人。

行刑官说:‘此案经过特别刑讯庭的判决,你已被判处死刑,你己经收到判决书了吧?’

李大钊教授答道:‘收到,我要上诉。’

行刑官说:‘此案系按特殊程序处理,你无权上诉。现奉上官命令,今日执行。你若有什么后事通知家属,可以留言,我代为转交。’

李大钊教授昂然道:‘本人是崇信共产主义者,只知有主义,不知有家,为主义而死,无有留言!’

行刑官说:‘如此,请吧。’

“在刑场中央,矗立着张作霖从德国引进的新式行刑之绞机。绞架上面有个吊板,下面是个坎。一按钮,吊板落下去,人就吊死了。李大钊教授面无惧色、神情坦然地走向绞刑架。行刑人上去,一个行刑人将李大钊教授反绑双手,缠缚全身并折绳结环,李大钊教授始终神色自若、视死如归。最后,李大钊教授高呼‘为主义而牺牲,死得其所!’毅然延颈就环。”

中西功愤然道:“张作霖死有余辜!”

柳原振雄想了想问:“何法官,你怎么看?”

“我认为罪魁祸首应是张国焘!没有他的叛变、出卖,北洋军阀政府就不知道李大钊教授的共产党员身份。其次是法、日两国的背后指使,尤其是日本,向张作霖施加压力,坚决主张杀害李大钊教授。

据我所知,当时美英政府不同意搜查,说使馆区有治外法权保护。案发后也都表示:仅凭这点儿文件不够判刑的条件,因为并未发现搞军事暴动的确凿证据,可以从轻处理或释放。苏联政府更是抗议这一野蛮行径,照会北洋军阀政府说:搜查使馆区就是破坏国际法。外交文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由此可见这完全是日本人假手军阀杀害共产党人!这与日本军国主义者推行‘以华制华,以中国人打中国人的殖民政策’,是一脉相承的。

我知道你们共产党人的主张,也坚决拥护。李大钊教授有诗言志‘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希望你们挑起领导全民族、全中国抗战的重担。搀狂澜于即倒、解民众于倒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