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歌谣、立刚名‘引言


为国胜本,故立刚名;立刚名、有九行;九行要领秘本中;九行启,前辞从,从善如流流可通;一一行,行应同,一道而立,同民情;二二行,行应桢,四德而生桢开乘;三三行,行应明,九神定容明兵容;四四行,行营生,一十六备生可成;五五行,行应桢,二十五正贞中行;六六行,行应行,三十六计行中行;七七行,行应灵,四十九策移化融;八八行,行应行,六十四变衡有更;九九行,行应平,八十一知平求雍。九行立,验辞从,从善可登登可升。作秘本,观九行,兵理数术裹其中。


该作品是张公联甲先生于民国十四年作于西安药王洞,该诗选自《秘本兵法》‘前辞’从善如流,题作为编者所加。

注释;越歌谣,古歌名,每首三句,共十三字,前二句各三字,第三句七字,第二三句句尾字要求压韵。

立刚名,立纲领定名义的简称。

前辞丛,采用‘前辞’这种文体形式来说明《秘本兵法》的基本内容的结构,前辞丛,这是一句倒装句,因诗词需要故此,‘前辞’中国殷代在龟甲或兽骨上所刻的文字,称为甲骨文,也叫殷墟文字、契文。因其内容多为占卜方面的文辞,故又乘卜辞,卜辞是目前发现最早成系统的文字。《秘本兵法》的作者张公联甲先生在全面认真的研究后认为一个完整的卜辞乃由四而组成,曰前辞、曰问辞、、曰占辞、曰验辞,前辞者,叙事之原也;问辞者,命事之果也;占辞者,以三三九卦而取其五也;验辞者,效果之定也。由此看来,前辞既为卜辞,四部分的第一部分,他的渊源来自遥远的伏羲时代。从《秘本兵法》中的前辞和验辞位于九行之前后,他以古老的名称命之,以奇特的格式定之,以精髓的内容现之,所以协和的展现与‘九行’的因果关系,前辞,实为逐渐演变成为今天的前言也,验辞,视为今天的定语也。


从善如流,《秘本兵法》‘前辞’辞名,《左传》‘成公八年’载,‘从善如流’宜哉!原意是,听从好的意见象水往低处流一样自然,形容乐于接受好的劝告。《秘本兵法、前辞》‘从善如流’将其意引申为按照正确的用兵原则行事,就象水往低处流一样畅通无阻节节胜利。

一一行,《秘本兵法〉第一卷称一一行,其意为一一为一,一道而立,天地人事三事主立。同;此指和同之道,意即和上同下之道,《孙武兵法》‘和同’ 故兵之内根和同者,主曰:上和天地,下同将卒。将曰:上和主谋,下同卒心。卒曰:上和将命,下同众心。三者合一,此兵所以循以成道也,---这是孙武子对‘和同’之道具体、完整、深刻的阐释,《秘本兵法》的作者也主张立此道以成大业。

一道而立---《秘本兵法》‘一一行’行名,亦称道立于一。中国古代哲学术语,其大意是确立一个顺乎天理、合乎民意的政治纲领以作为立国安民之根本。关于道的概念,中国古代兵书多论之,指的是大自然运行规律而言,《易》则提出‘以阴一阳之谓道的思想;就具体治国而言,古人将政令、礼乐大治局面示为有道,反之无道,就具体的治国而言,《易》则又提出‘贞,丈人吉的思想,换而言之,治军要行正道,只有依靠人民就吉利,被尊称为兵圣的孙武子又明确提出;道者,令民与上同意者也,故可与之死、可与之生,民弗诡也的思想,一代名将韩信子则更具体的认为,安国胜敌之道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上下和同也。综上所述,张公究之,深而推之,在其《秘本兵法》‘一一行、一道而立’中明确指出,顺乎天理、合乎民意,谓之有道也。故有道者,一有百有,真是一针见血,一言为定。看来,有道还是无道,这很重要,重要到‘有道’一切将良性循环,顺行发展;无道,一切将恶性循环逆行败亡。军事上的一切行动都包含有‘有道’[既政治,良好的政体制度]这个范畴内。所以‘有道’也是取得胜利的根本所在。

二二行---《秘本兵法》第二卷称‘二二行’其大意为‘二二为四,四得为生,心、人、天、地、兵家四凭。桢是吉祥。四得而生,---《秘本兵法》‘二二行’行名,其大意是能四得就能生存和发展,四得,指的是得民心、得人才、得天时、得地利也。开承,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就可以更好的继承和发展。

三三行---《秘本兵法》第三卷称‘三三行’其大意为三三为九,九神定容,移化谓神,发变谓容,移中善发,兵之神形,化中善变,兵之神容。明,指明智,有远见,而通达事理。九神定容---《秘本兵法》‘三三行’行名,其大意为具备九神的军队,可以左右形势的发展,足可以决定战争的胜败,九神;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疏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此谓天下之明理也。神者;易也;易者;变也;变者;通也;通者;理也;故明理者;知利知害也,兵之九神者;至阴至阳,理于十三之中也,其立何也,吾父作赋以定之,诗曰;子动问兮;缩立何。立十三兮;曲一诗。计谋,形势,变要,算治,心击;声;观尽此法;兵晓大则

,即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既于九神之终始者,军亡国殃此谓天下之明理也。容指的是‘兵情’明兵容,明白用兵的各种情况。并且作出明智的决断。

四四行,---《秘本兵法》第四卷称‘四四行’其大意为四四一十六,四八阵半丘,身为治国之人先天究而究,其亡其亡兮,常备不可丢,系于苞桑兮,牢固天下优。一十六备---《秘本兵法》‘四四行’行名,包括第一行纂贤任能、第二行存粮存货、第三行国有死士、第四行习文练武,四行各四备,共一十六备,其大意是,从四个方面,十六件事入手进行常备。

五五行,---《秘本兵法》第五卷称‘五五行’其大意是五五二十五,四田立九五,田丰九五正,正行有贤辅,辅正易光明,光明人鼓舞,治理行正道,正道无大阻。贞,---《周易》多引用此字,李鼎祚‘周易集解’引‘子夏传’‘贞’正也。朱熹‘周易本义’‘贞’正而固也。故贞有正、固两意。二十五正---《秘本兵法》‘五五行’行名。包括第一行富国之正、第二行强兵之正、第三行致心之正、第四行行教之正、第五行治军之正,五行各五正,共二十五正,其大意是以二十五正治国治军,国富兵强。

六六行,---《秘本兵法》第六卷称‘六六行’其大意是六六三十六,四井九田竖,纵横相对应,对应有数术,数中玄有术,术中玄有数,数术原一统,一统藏身俞。形指形势、也指情况。‘三十六计’---《秘本兵法》‘六六行’行名,包括第一行谋战之计、第二行胜战之计、第三行合战之计、第四行敌战之计、第五行混战之计、第六行败战之计,六行各六计,共三十六计,其大意是在不同形势下运通三十六计的基本原则。

七七行,---《秘本兵法》第七卷称‘七七行’其大意是七七四十九,四井九田竖,命立十之中,十中有数术,数策虚细务,术策致实务,实虚顾一统,一统化筹务。‘四十九策’---《秘本兵法》‘七七行’的行名,包括第一行兵首之策、第二行兵心之策、第三行兵腹之策、第四行兵目之策、第五行兵耳之策、第六行兵手之策、第七行兵尾之策。其大意是从七个方面应用,四十九策的基本原则和方法。移化容,---将移动变化的基本原则和方法融会贯通与实际的应用之中。

八八行,---《秘本兵法》第八卷称;‘八八行’其大意是八八六十四,四井八田制,阴符二十八,符中大通是,大通通善变,善变变不踬,不踬兮不踬,不踬求变势。衡是权衡,衡量。‘六十四变’---《秘本兵法》‘八八行’的行名,包括第一行天时之变、第二行地利之变、第三行人和之变、第四行移化之变、第五行形势之变、第六行实虚之变、第七行度量之变、第八行数称之变,八行各八变,共六十四变,其大意是从八个方面运用六十四变的变化原理。更,改变、改正、更改、更换。

九九行,---《秘本兵法》第九卷称‘九九行’,其大意是九九八十一,井之天下立,周有十六田,略甲一十七。欲通兵之道,先知为第一,先知先熟虑,熟虑定胜基。‘八十一知’----《秘本兵法》‘九九行’的行名,包括第一行启元之知、第二行立命之知、第三行定略之知、第四行易神之知、第五行致人之知、第六行权谋之知、第七行正衡之知、第八行称胜之知、第九行修功之知,九行各九知,共八十一知,其大意是如果掌握了八十一知,就懂得了兵学的基本知识,从而应用自如的左右形势,战胜敌人。雍是和谐这里引申为全面。

从善可登---《秘本兵法》‘验辞’辞名,‘国语’周语下载彦曰;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原意是顺从好的就象登高一样难,比喻学习要花力气,这里将其意阔深为按照正刚行事,象升阶登高一样,用兵艺术将会不断得以提高和升华,比喻花了力气,力气不会白花,力气能换来成功,功到自然可等可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