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文 第八十六章 上海保卫战 来吧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8.html

得到命令的十九集团军立马从校场出发,黑压压的人群中夹杂着大量的平民百姓,不管他们是被薛岳那热血沸腾的讲话所感动还是对日本人的憎恨,他们都投入了这次伟大而又血腥的战斗中,不管事后是否能活下来,都对得起自己身上所流淌着的鲜血.

由于此时的上海完全实行戒严状态,在每个街道路口都有大量的士兵把守,还有许多按照班为单位的战斗小组正在挨家挨户的清理,不时一阵阵刺耳的枪声从城区里传来,那些被抓住的日本伤兵或者日本平民,杀红眼的士兵根本就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直接一枪托子打到在地上,然后几把刺刀狠狠的戳了进去.

在确认部分市区安全之后,大量手拿铁锹锄头麻袋的平民百姓在战士的指引下冲了过去,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刚刚那些军人已经下达了死命令,必须在一天之内按照要求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

顿时,整片市区传来了房屋倒塌声,口号声,爆破声以及那不时传来的哭喊声.

“你们这是侵犯我的权利!这是我的财产!”一名满腹便便的商贾气势汹汹的朝着那些负责警卫的士兵咆哮着,拥有几个小厂的他即使在日本人眼中也是有一定分量的,这次的骚乱由于他的面子,日本人根本就没有骚扰到他,但一天之隔这些中国士兵竟然欺负到他的头上来.

“我要见你们的长官!我是上海商会副主席!”那名胖子得意洋洋的用鼻子对那些围过来的士兵哼了两下,在他眼里,和他谈判的好歹也要一个校级.

此时负责整体调控的于谦恰好路过这里,他看到各处都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整改,就这里的工程完全停顿了下来,在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的时刻,好脾气的于谦也忍不住发起火来,他怒气冲冲的跑过去,要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你就是他们的负责人吧!我是上海商会副主席!我强烈谴责你们这种冒犯公民财产的行为!看.我这些名贵的花草因为你的士兵的行为!”那名商贾还没说完就惊恐的看着那个满脸杀气的少校,”你别乱来!我好歹也是一名社会名流!”

“扑哧!”于谦还没等他说完,直接一发子弹从他佩枪携带者丝丝的风声钻进了那个如同猪头的脑袋,”妈的.耽误我们的时间!传我令!有谁胆敢妨碍工程,立即枪决,不需要任何请示!”

“是!”得到命令的士兵兴奋的再次认真的警戒起来,他们拭目以待的想碰到一些刺头,但是在中国这个地方,坏事传千里,不一会儿这个消息传遍了上海整个上层阶级,得知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军官正是那个赤色分子于谦,个个都成为了三好市民.

而那个胖子由于家人被于谦全部抓捕起来,只能这样和那些死去的小日本一样仆尸街头,由于此时已经属于盛夏,不一会儿大量的苍蝇叮咬着那一具具开始发臭的尸体,于谦看到这一幕也毫无办法,时间紧迫的他只能将日本人作为自己的首要目标,这些疾病也只能等击溃日本人再说吧,暗藏心机的他让薛岳私下联系蒋介石和张自忠,让他们做好瘟疫防御工作,如果有从上海跑出来的市民,一律抓起来,防止将瘟疫带给其他地方,同时下令上海沿线负责警戒的士兵不准让任何一名百姓私自出逃.

事后于谦这一决定将大量上海市民带到死亡的深渊,同时也激发了那军民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求生欲望,不知中国如此放肆瘟疫传染的日本人在占领这片土地后,大量的士兵染疾失去了战斗力.

这事情后世的评论家也无法做出具体的评论.十九集团军十万人仅剩三万人撤回南京,大概有二十万市民前前后后死于这场战斗,同时五万多鬼子魂归异地,这成绩算好还是可悲!一切都无法定数.

于谦下令把一大部分残破的街区炸毁,使得鬼子手中的上海地图成为废纸;一些坚固的钢筋水泥建筑物,被经过改造,窗户被堵死,只留下一个射击孔,这样就成了一座座碉堡;而那些不很坚固的砖土结构的房子,有的被炸掉,有的留下来改成临时火力点。

那些靠近上海租界的地方则完全封锁,绝对不能让日本人发现这里的变化,同时派遣小股部队严密监督还在江边苟延残喘的陆战队,好在他们也没有任何攻击的念头,让于谦将全部心思放在改造上面.

很多老百姓已经逃难或者死去,房子大部分成为无人居住的房子,那些留下来的房子很多被于谦改造,有的房子被拆得七零八落,石头和砖头都用来构筑工事。

那些自愿留下来的市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也默默的帮助于谦他们改造自己的房子,看到那熟悉的房屋在众人的口号声中轰然倒地,有的则是被敲得七零八落的,不过鬼子就要过来了,自己的家马上就要落入强盗之手,还不如让国军当成打击鬼子的堡垒。

很多房子和房子之间都打通了小洞,这样,守军就不必经过敌人火力封锁的街区,就能在一栋栋房子中来回运动作战。

有的宽阔的街区被炸毁,废墟倒在地上,于谦让人把废墟堆起来,变成一座防御工事,用来阻击敌人的进攻.

于谦同时还下令把手头大量地雷都埋设在各个街区上,这些地雷不仅仅有从南京那里运来的自产地雷,还有威力更大从德国佬那里敲诈过来的,同时中间还夹杂着于谦所教导的燃烧瓶,混杂的配置让日本兵的工兵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将地雷清除干净.

如火如荼的改造即使到了夜晚也仍在继续着,不过此时外围枪声大作让施工的百姓更加紧张起来,他们知道这枪声传来的方向正是日本陆战队所驻扎的地方,动作不由得加快的他们终于在天亮之前大致的完成了这个浩瀚的工程,在几十万百姓的帮助下,于谦神奇般的建造了一个真正的上海堡垒.

看着那一栋栋奇形怪状的建筑,还有那大量废墟中不停闪过的身影,薛岳也出现了难有的彷徨,这些东西在日本人的炮火下有作用?日本人那一艘艘装备大口径舰炮可以直接轰击到这里,”于谦,难道这里真的守不住?”

“是的,薛长官,你知道这里太过于靠近大海,日本人的舰炮和飞机可以将这里轰平,而且这里一片平原,根本就没有任何守的战略价值!我所在的这一切只是打压日本人那嚣张的气焰!”

“可是,那我为什么要走!我是十九集团军的总司令!即使战斗也应该在最前线!”原来薛岳真正不解的是这个原因,一向不喜欢遥控指挥的他根本无法接受于谦这个要求,让他带领那些老弱妇孺在日本人来临之前配合张自忠的军团撤回南京.

“因为只有你能劝服校长撤出南京,同时可以指挥得动南京守城部队按照这上面写的布置再构建一个南京堡垒!上海只是一个前戏,吃了亏的日本人根本就不会这样放弃,他们肯定会沿江而上,来抢夺我们的国都南京!”深知历史的于谦一下子将这个作弊器充分利用起来,虽然事情开始由于自己的存在变了许多,不过日本人那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还是那样.

深知日本人性格和委员长品行的薛岳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于谦的这些决定都是正确的,只是对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似乎太过于残忍,这群没有任何训练的群众面对那些残忍的日本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长官,放心吧!这十个平民师我不会第一时间让他们做炮灰的,他们只是趁夜晚构建毁掉了的街垒!”于谦看出薛岳犹豫的地方微笑着安慰道,不过还有半句话他没有说,如果到了最后,有这个必要,他们也将会拿起武器和小日本玩命的.

就这样,薛岳在凌晨带领了一个团的兵力护卫着那几十万的老弱妇孺在那些含着泪水的留守队伍注视下悄悄的朝南京开拔,此时的天空完全是中国人的天下,防止那一幕幕惨剧的再次发生,蒋介石对空军下了死令,同时得知空军飞机极度匮乏的他,朝苏联美国下单了大量的订单,出于某些原因的考虑,前苏联同意了这笔订单,并且非常神速的将飞机拆装运向了南京.

就这样,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整个寂静的上海市区除了那些租界还有点人气之外,其他地区都是死一般的寂静,坑坑洼洼的街道,破碎的建筑无不向人们诉说着这里的荒凉.

那些由于各种原因晚了两天才顺利登陆的日本师团看着这一片荒废的土地,完全想象不出这里竟然是那个号称东方小巴黎的上海,他们呆滞的站在马路上注视着这毫无人烟的土地,默默的互相对视着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怎么了.

但那那一声扑通的栽倒声伴随着那一声”啪”的枪击声打响了整个淞沪最为惨烈的战斗!

“杀嘎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