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灾难性后果的《巴斯夫重庆MDI项目获批》

cqzwy 收藏 1 2045
导读:发布: 2011-4-12 16:08 | 作者: 强悍村姑 | 来源: 毛泽东旗帜网 | 点击: 19791 | 回复: 83 在三峡库区上游重庆(长寿)建设有爆发灾难性后果的年产40万吨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大型化工项目岂能被批准 作者:一个老革命 2011年3月29日《中国化工报》第4版〈国际化工〉报道了《巴斯夫重庆MDI项目获批》,全文如下:巴斯夫3月25日宣布,[“其在中国重庆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的项目已经获批,投资总额将达到80亿元

发布: 2011-4-12 16:08 | 作者: 强悍村姑 | 来源: 毛泽东旗帜网 | 点击: 19791 | 回复: 83




在三峡库区上游重庆(长寿)建设有爆发灾难性后果的年产40万吨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大型化工项目岂能被批准



作者:一个老革命



2011年3月29日《中国化工报》第4版〈国际化工〉报道了《巴斯夫重庆MDI项目获批》,全文如下:巴斯夫3月25日宣布,[“其在中国重庆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的项目已经获批,投资总额将达到80亿元,这一基地将主要生产用于聚氨酯泡沫的核心原料,预计2014年内投入运行。”


“据介绍,经过严格的环境、健康与安全标准审核,以及两轮当地公众咨询和数次专家评审后,该项目最终获得中国相关政府部门的正式核准。项目生产设施由MDI生产装置、硝基苯生产装置和苯胺生产装置组成,将成为重庆(长寿)化学工业园区内一体化化工生产综合设施的核心部分。”


“负责亚太业务的巴斯夫欧洲公司执行董事会成员薄睦乐博士表示:“重庆地处内陆地区发展中心,投资重庆将有助于巴斯夫进入未来全球最大的MDI市场之一。在该项目的建设和运营过程中,我们将采用世界一流的安全与环境标准,同时我们生产的产品能直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减少碳排放。这一投资让我们领先一步进入中国西部,支持中国政府在西部地区实现快速和可持续发展计划。”


“据悉,除MDI综合生产设施外,巴斯夫还将在重庆建立一个新的聚氨酯解决方案组合料厂,以满足来自建筑、家电、交通运输以及鞋类等重要行业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这个项目的由来是:德国巴斯夫公司2006年已经在上海建成投产了年产8.4万吨MDI的生产装置,MDI用于生产聚氨酯塑料、聚氨酯弹性体,还可以用于制造人造革和无溶剂涂料等。该项目获得了可观的利润。该公司原想在此项目基础上继续扩建增产,扩大生产规模,从经济上讲,也是比较合理的。但是由于该项目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原材料和中间体,特别是光气毒性极大,对周围环境的影响极大,已经有超过环境指标的事情发生,对此,上海市坚决不同意继续扩建。


随后,由上海调往重庆市任市长的某位领导,就把这个项目带到重庆。重庆长寿化工园区将建起一个世界级的化工产业集群:化工园区新材料一体化项目。项目将创造4个世界第一,将重庆重化工产业推向世界前沿:单套天然气加工能力最大的装置;单套异氰酸酯规模最大的装置;石油化工和天然气化工结合最有效的装置;天然气资源利用效率最高的装置,项目总投资达330亿元,产出将达500亿元。年产40万吨MDI项目即是该项目的主体工程之一(即巴斯夫公司说的投资占80亿元),BASF公司将把它建设成一个世界当今最大规模的聚氨酯塑料原料的主要基地。BASF公司可以充分利用中国廉价的资源包括电力、水源、原材料资源和人力等廉价资源,把它作为MDI上下游一系列化工产品的生产基地,供应国内国外两个市场。


由于该方案是建立在三峡库区的上游,距离长江很近,涉及的问题很多,国内有识之士得知此事后,多次提出很多异议,因此久未确定。后经重庆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多方上下游说,获得了一些部门领导的同意和支持。2009年9月29日荆楚消息(楚天都市报)据中新社电,备受各界瞩目的德国巴斯夫重庆MDI项目获得了国家环保部的批准,顺利通过了“环保大考”。对此,在网上发表了对该项目危害性问题的揭发,呼吁国家有关部门不要批准该项目,如果批准后患无穷。据了解,在国家还没有批准该项目时,重庆市有关部门就违背工程建设规定,开始了三通一平工作。业界有关人员对此事非常关注,深感忧虑。曾长期从事化工行业的领导同志为此多次向上级反应并详细报告了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呼吁制止并否决BASF公司在重庆长寿化工园区建设大型MDI化工项目。


MDI在生产过程中,是一个剧毒、高危害、高风险项目。化学工业的布局有临海型亦有内河型,内陆型,各自适应具有不同生产要求和安全环保的要求。在重庆长寿化工区,地处长江库区的近中上游、人口稠密、多套大型化工装置集聚地区(再加其他大型工业及公用工程配套装置)布置这样一个剧毒、高危害、高风险的项目显然是不妥的。应不允许在长江库区布置剧毒、高危害、高风险项目。应坚持实施毫不妥协的环保安全标准、政策及措施。保护母亲河长江是全党、全国人民,尤其是长江库区人民义不容辞的责任。决不能以邻为壑。


MDI这个项目本身以及围绕着它的原料、中间体都是一些带有剧毒性、可燃性和爆炸性的,尤其是MDI的中间体原料中有多种剧毒性的物质,该项目的规模是十分巨大的,都是数十万吨规模。这些物质不仅是在生产过程中,而且在原料储备,生产过程中的流动数量和半成品、产品的存放数量都是巨大的。这些物质一旦发生了泄漏、燃烧、爆炸,所导致的后果并非马上就可以排除和避免的。(详见附件《关于MDI装置的简介》)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工业灾难之一——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我们大家应该不会忘记,1984年12月3日凌晨,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在印度中央邦博帕尔市北郊建立的联合碳化物(印度)有限公司,(专门生产滴灭威、西维因等杀虫剂。这些产品的化学原料是一种叫异氰酸甲酯(MIC)的剧毒气体),这家工厂储存液态异氰酸甲酯的钢罐发生爆炸,40吨毒气很快泄漏,引发了20世纪最著名的一场大灾难。


根据印度政府公布的数字,在毒气泄漏后的头3天,当地有3500人死亡。不过,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的独立数据显示,死亡人数在前3天其实已经达到8000至1万之间,此后多年里又有2.5万人因为毒气引发的后遗症死亡。还有10万当时生活在爆炸工厂附近的居民患病,3万人生活在饮用水被毒气污染的地区。


据印度有关报导,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迄今陆续致使超过55万人死于和化学中毒有关的肺癌、肾衰竭、肝病等疾病,20多万博帕尔居民永久残废,当地居民的患癌率及儿童夭折率也因为这次灾难远比印度其它城市高。


为什么把重庆的(MDI)项目和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联系起来呢?因为,MDI装置与博帕尔出灾难性事故的产品都同样用光气(是窒息性毒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被用作战争毒气,造成较大伤亡)为中间体,进行光气化反应生成异氰酸酯,而MDI大型装置所用的光气数量较前者农药厂(生产规模年产数千吨)的几十倍。


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已经过去20多年了,当代化学工业在化学工程,自动化管理控制,仪器及机件等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也难保证万无一失,因为所有这些都是由人来控制的,由人来制造的维修的。有丰富经验的管理人员,和高能的操控人员,即使他们说绝对保证的话,也是不能轻信的,世界上的很多案例说明,绝对保证是不可能的。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美国的两架航天飞机失事,不过是因为高能燃料的O型环密封圈泄漏起火和飞机保温材料部分脱落的问题而造成全部机毁人亡;又如美国和前苏联和现俄罗斯的现代化核潜艇,尽管装备是先进的,操控的官兵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和严格的培训和选拔的,也是由于操控上的失误或某一机件的损坏,至今还有数艘连同官兵一起沉没在大西洋的深海海底上。不要说人为的操作失误、或设备仪器部件的突然失灵,还有自然界的变化,像重庆长寿邻省四川地震断裂带(历次发生的震中位置是变化着的)万一突发地震;或发生特大地质、气象变化和洪水冲击等多年少见的灾害,由于发生外界的影响,长寿化工园区受到波及,导致管道破裂和装置损坏是谁也预防不了的和绝对不会不发生的。


像重庆长寿MDI及其上、下游配套工程是一座非常庞大的装置群体,其中某一处发生泄漏、引发火灾或爆炸,毒气泄漏,很可能瞬间还没有判断出事故地点就会形成链锁反应,火烧联营,使救护者手足无措,摸不着头脑,甚至使在现场的操作者、救护者因气体中毒而即刻倒地身亡。


更大的威胁是三峡大坝就在长寿化工园区的下游,三峡大坝的战略重要性是人人皆知的,任何对大坝的安全和库区水体的安全造成威胁的是绝对不允许的。该工程项目一旦建成,生产上万一发生泄漏、或火灾,有毒有害物质如:甲醇、甲醛、氯气、氯化氢气、一氧化碳气、氰化氢气、光气等剧毒气体必将导致大量人员死亡,其悲惨后果不堪设想;苯、硝基苯等等、及废水、废物都会不可避免的最终进入长江,虽然巴斯夫公司号称达到“零排放”,哪可能吗?一旦有事故发生,波及扩大,苯胺、硫酸、硝酸以及许多辅助化学物质,所有的有毒有害的物质包括废水储池救援用的消火水、化学物质都会倾泻而下流入长江库区,库区水体的安全和沿江下游水体的安全,直接影响四川、湖南、湖北、安徽、江西、江苏和上海等省市的用水安全,水体生态平衡和长江庞大航运的安全,下游老百姓、牲畜饮用水问题,农业用水短期内是很难解决的。


美国、日本这些有着高科技和严格训练、经验丰富的管理和操作人才的核电站,也都曾发生过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历史有案可查。2010年4月20日,在离美国南部海岸190公里的墨西哥湾,英国石油公司的钻井平台发生大火,钻井平台全部烧跨,11名员工死亡,大量原油泄漏,长期没有找到有效解决原油泄漏的办法,据外电路透社6月15日报导,每日漏油量或高达6万桶(相当于8219吨原油),导致墨西哥湾海水严重污染,海洋生物遭到灭顶之灾。这个大事故给世人提出了很多值得思考研究的问题。


MDI在生产过程中,是一个剧毒、高危害、高风险项目。化学工业的布局有临港型亦有内河型,内陆型,各自适应具有不同生产要求和安全环保的要求。在重庆长寿化工区,地处长江三峡库区的近中上游、人口稠密、多套大型化工装置集聚地区(再加其他大型工业及公用工程配套装置)布置这样一个剧毒、高风险、高危的项目显然是不妥的。应不允许在长江库区布置高毒、高危、高风险项目。应坚持实施毫不妥协的环保安全标准、政策及措施,像MDI这样项目,必须选建在适当的海边上。


据传,中央有关部委在一起研究关于该项目是否放在重庆的问题,国家工信部原部长就提出坚决反对意见。而且,据说当年在建设三峡大坝水电枢纽工程的时候,曾有规定:严禁和不允许在库区上游建设有污染的项目。


3月29日的中国化工报第四版报道了巴斯夫重庆MDI项目最终获得中国相关政府部门的正式批准。随后又通过巴斯夫公司2011年3月25日的媒体见面会的材料得知,[“巴斯夫计划在重庆投资建设一个年产40万吨M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生产装置的项目已于本周获得了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批准。该项目将成为重庆化工园区运营的一体化化工综合生产设施的核心部分,兴建设施共占地40公顷,包括MDI生产装置,硝基苯生产装置和苯胺生产装置,总投资额为80亿元人民币。整套综合生产设施预计将在2014年完成。”]这真是令人深感震惊和啼笑皆非,这么重大的事情,发改委就能一锤定音了吗?


请问,在3月11日日本的大地震大海啸及不断发生的6-7级以上的余震,特别是引起的日本福岛核电站4个机组的核泄漏事故,至今没有得到妥善处理。面对核泄漏事故,日本政府、企业和技术人员们均束手无策,所有的标准、预案、承诺、信誉等等,都失去了昔日的光环,有的只是菅直人首相的满脸无奈。核泄漏的阴云还没有散去,无数的老百姓还在核辐射和核污染的阴影中恐惧的时候,我们的发改委没有举一反三,竟然把这样的有巨大潜在灾难性后果的项目批准在三峡库区重庆建设,党和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你们就是这样草率行使的吗?

1992年4月3日,全国人大通过了争议很多的三峡建设方案。全国人大是有权力和责任监督一府两院工作的。全国人大对这样具有剧毒高危害高风险的大型化工项目在三峡库区上游重庆建设能够不过问、不管、不监督、不干预、不制止吗?


该项目能够被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并且被巴斯夫公司第一时间公开出来,再一次证明了伟大的马克思很早以前提出来的至理名言:“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理论的正确。面对全世界绝大部分MDI生产装置都建在海边的事实,面对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造成的2.5万直接死难者和55万间接死难者的遗体、20多万由于永久致残而生不如死的平民百姓;面对日本政府和人民对于福岛核电站事故继续发展的事实表现出的无奈。作为重庆MDI集群大项目的总投资重庆市委、市政府和外国投资者巴斯夫公司是应该停下来的,是应该放弃原有计划,将项目放到沿海地区去。可事实证明,他们一刻也不会停。在他们心目中是合作共赢、大发横财、高度掠夺,可以作出任何的保证和哄人的标准,而不顾人民的死活。中华民族母亲河长江的环境安全,沿江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钱不值的。这充分表明了,中方出让中国的主权,德方侵占中国的主权;而这是在我国母亲河长江上游要害地段上的国家主权。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和战略问题了。


作为国家的各级审批部门,党和人民赋予你们了权力不是要你们只审核是否符合一般规范、标准,可行性数字的表面文章谁的好看,而应该站在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上,全面地、准确地、有所区别地处理好各种利益关系,要对党、国家、人民、民族和历史负责,要用好手中的权力,遗憾的是福岛核电站核泄漏的阴云还在笼罩在世界人民头上的时候,我们的政府有关部门不作反思,如此之快就作出了批准建设的决定。重庆市的唱红打黑对此怎么失语了,不作为了呢?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愿你们不要作中华民族历史的大罪人。


我们在此强烈呼吁国家发改委立即收回你们的批准,并呼吁全国人大关注此事,迅速予以干预,予以制止。


我们紧急呼吁全国各进步网站,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专业人士和全国人民关注此事,并做出积极的反应,紧急行动起来,为保护国家利益,人民安全做出声讨和呼吁。特别是重庆市市委书记、市长及沿江地区的省(市)委书记、省(市)长及地区的党、政、军各部门领导同志及全体人民更应该站在保卫人民根本利益,人民的长治久安和保卫长江母亲河队伍的前列,坚决制止MDI项目建在重庆。


我们强烈呼吁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立即作出彻底否定MDI项目在在重庆长寿建设的决定。为保护人民安康幸福生活、保卫长江流域及三峡库区、伟大的中华母亲河作出正确的决策!


附件:《关于MDI装置的简介》


爱党、爱国、爱民战士


二○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欢迎报刊、媒体、网站全文包括附件转载,并欢迎在网上发表评论文章。


附件:



关于MDI装置的简介




德国BASF公司在重庆化工区独资建设生产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装置,投资10亿6千多万美元。此项目将建设40万吨/年硝基苯、30万吨/年苯胺、40万吨/年粗MDI、40万吨/年MDI分离等主生产装置及配套的辅助设施。此项目拟建在重庆化学工业区内,化工区地处长寿区晏家镇。此项目拟设在园区为MDI一体化基地新开辟区域的北端,约占地37、4公顷。


——MDI合成反应首先是以苯胺、甲醛水溶液为原料,盐酸为催化剂进行缩合反应生成二苯甲烷二胺(MDA)。然后溶于有机溶剂(氯苯或二氯苯)中同光气进行光气化反应生成MDI。


在MDA的制造过程中由下列工序组成:苯胺和甲醛缩合反应;中和水洗;苯胺回收;盐水处理;苯胺脱水。在MDI制造过程中由下列工序组成:光气化反应;盐酸回收;反应液浓缩;溶剂回收;光气分解;MDI分离;MDI蒸馏;成品包装与贮存。反应过程中光气由一氧化碳和氯气按一定比例混合后,在活性炭作为催化剂作用下生成。MDI装置最终产品是含不同比例的混合异构体MDI、纯MDI、PMDI。


本装置的主要原材料:苯、硝酸、硫酸、氢气、甲醛、氯气、一氧化碳、液碱及催化剂。主要原料苯胺自产自供:由苯与硝酸在硫酸存在的环境中反应生成硝基苯,再由硝基苯加氢生成苯胺,经精制提纯后作为MDI的原料。


生产过程中的副产品盐酸、盐水、甲醇等回收利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焚烧废液、固体废物等均需处理达标后排放。


MDI用于生产聚氨酯塑料、聚氨酯弹性体。还可以用于制造合成纤维、人造革、无溶剂涂料等。


——MDI是高毒、高危、高风险项目。为确保安全,在人口稠密处、在重要的水资源地附近、在环境容量有限地区、在地处工业、社会、经济、交通的重要密集区内是不宜布局建设此类项目的。尤其在长江三峡库区上游布局这样大型的高危项目显然是不妥的。


异氰酸酯是具有刺激味道的有毒物质,易挥发的异氰酸酯还是强催泪剂。异氰酸酯的蒸气一般通过呼吸道及皮肤进入人体,并极易与皮肤、呼吸器官各组织中的蛋白质引起皮炎、灼伤和过敏。


MDI生产过程中的原料、中间体及产品,其有害介质特性:按毒性等级(GB5044-85),光气、液氯、一氧化碳、苯胺、甲醛、MDA、MDI均属Ⅱ级(高度危害),盐酸及烧碱分别属Ⅲ级(中度危害) Ⅳ级(轻度危害)。


光气合成装置及光气化反应过程是高危岗位。光气属剧毒物质,是窒息性毒气,毒性比氯气约大10倍。空气中最高浓度0.5ppm,因此不允许将含有光气的尾气或废液直接排入下水道。


光气生产所用原料也是有毒的CO和氯气并要求精制后才能用于生产光气;


由于光气的相对密度比空气重(密度为空气的3.4倍),又是窒息性毒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被用作战争毒气,造成较大伤亡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