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军政主官 76

春予曙阳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军政主官 76 张为民从一排三班提到二排四班代理班长的位置上后,他依据自己的经历,既严格要求战士,又充分体谅战士的心情,合理安排工作,努力带领大家参加到连队的各种活动中去,把班里的工作搞得很活跃。 今年以来,他像生活在颠簸的风浪中一样,起先他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曾经对他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军政主官 76

张为民从一排三班提到二排四班代理班长的位置上后,他依据自己的经历,既严格要求战士,又充分体谅战士的心情,合理安排工作,努力带领大家参加到连队的各种活动中去,把班里的工作搞得很活跃。

今年以来,他像生活在颠簸的风浪中一样,起先他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曾经对他许诺过,要提他当班长,常儒焕赵孟权提班长时没有他,三班长岳乐祥当排长后,班长由三班老兵周宝仁顶替了,也没有他。他可不是为了当班长才工作的,但这让他发觉,我对他的态度像是起了变化。他明白了,指导员习惯只以工作重心变化做为取舍人的标准,这让张为民有时感到有点不情愿,过去我让他当典型是这样,现在我不拿眼睛看他也是这样,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愉快。于是,张为民一心埋头于兵器理论的学习,这反而对他的军事技术提高大有帮助。学习军事技术,对他的工作起了不小的推动,他赢得了同志们的好评,在连队一度士气低迷的日子里,他一头扎进技术学习中去,使他有着无尽的乐趣。他没有想到,连队会这么快地起变化,而且是从前指导员的我改任连长后给他带来的,他真不知道这样变来变去是为了什么?

张为民曾认为我和徐连长配合得不错,工作干得很出色,也算是一个务实型的人,在我任指导员时,把篮球队带得多好啊,更巧妙的是我把军事体能训练融入到篮球训练中去的设想,一举两得,获得了军事和体能的双丰收。我把知青点办得多好啊,让知青们能放手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驰骋,直到现在知青们还在感激我。换防后创建四好连队的过程中,我也做了不少的工作,连队的面貌和战士们的面貌都有很大的改观,我那分努力那分执着真是功不可没。进入今年来,不知怎么的,我变得让大家不认识了,现在我又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队的气氛随着我的变化,一时差一时好,总算越变越好了。谢天谢地,连队又回到了人们熟悉的环境中,张为民的精神感觉也为之一振,和过去低迷时不一样了。我也在学着徐连长的样子,用多样化的方法活跃连队的工作和生活,释放出了官兵的巨大热情,并带领大家去完成连队的军事工作和其它工作。连队工作有生气了,战士们也生活得有生气。

不久前,我找张为民谈过一次心,这才让他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一会儿被托起到浪尖上,一会儿又被坠入深渊的原因,全是一些事儿凑到一起造成的。我对他说:“人一生的成败,就像人的双只脚一样,是成功先迈出去,还是失败先迈出去,或者是一路交替不停地迈着,对人一生的影响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是先顺利后艰难,有的人是先艰难后顺利,有的人则是在顺利和艰难交替中度过一生。我在部队的生活是先顺利后艰难,但给我工作的后劲更大的是挫折,因为这个挫折来得还不算太晚,所以我能有机会改正它。人成熟是离不开挫折的,挫折会使人变得聪明起来,能学到在顺境中学不到的东西,今年连队的生活就是这样教会了我!在逆境中有没有收获,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把我的这些想法讲给你听,是想让你从中得到一些启发,我对你没有恶意,你知道吗?”

张为民听我这么推心置腹地和他交心,还真感动了他!从家庭到部队,他一路太顺利了,这不是好事。这半年多来,他浮躁的心理可是打磨掉了不少,他从心里感激生活感激我,他把这种感激之情,变成了工作的动力。在班里他也着连长的做法不搞单一化,谁愿意根据个人爱好兴趣干什么学什么,他都乐于支持,最后,又要汇集到一点上来,要推动军事训练出成绩。其它的东西可以张弛,军事训练这个根本是不能放松的。他对班里作了一次全面的分析,他的班里有几个训练骨干,有爱好文学的上海兵徐百云,还有很有潜力的新兵操纵员李庆华。前一段时间,班里无精打采是出了名的。张为民到了这个班代理班长后,他想办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徐百云不知从哪里搞来许多大部头的外国文学名著躲着看,有些书,张为民从前也曾经看过,他并没有干涉徐百云,他对徐百云说,“元旦晚会以及平时连队的板报,我就靠你了,你要多出东西。”其实这话不说,他也会动起来,连队在鼓励这些事呢!

张为民通过前一段时间,认识到了不少问题,在技术兵种里,面对日益紧张的战备形势,仅仅只是注意几个圆滑的兵是不够的,连队还要注意文化程度低的兵,要让文化程度低的兵和文化程度高的兵一同健康成长。有些战士文化程度虽低,未必他们思想素质也低,他们爱好什么自己就支持他们学习什么,这样由着他们怕还不够,为什么不向那些文化低的战士主动地灌输一些有用的知识呢?他曾经和邱利群这样要求过卢惠霞,不是收到了好效果吗?在这样的追求中,卢惠霞不是改写了人生么!要给文化低的战士更大的成长空间,从而使连队避免在文化低的战士面前再次被绊倒,我们该做点什么?这些天来,张为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这不光是影响这些战士如何做事,而是要灌输更多的知识,去改变他们的人生。渐渐地,一个新的方案在他的心里变得成熟起来,他要向文化程度低的同志提出要求,让他们在一定的时间之内,达到一定的文化目标。他要以此来督促他们上进,促成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学习习惯,压着他们去主动学习。

最憋气的要数常儒焕了,他用手中的那支笔,为连队和我换回来了荣誉,这虽然使他走上了班长的岗位,自己还当上了战士支委,但好景不长,常儒焕的支委被改任连长的我给换了下来。按照我的说法,撤掉一个班长那是处分,还要报请团里批准,我可没有这个想法;要更换一个支委,那是很正常的事,连队自己就可以进行,这不叫处分。这样做,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举动,让大家知道连队在和昨天告别,连队跟昨天已经不一样了,战士们才能迅速凝聚起来,在最后三个月里创造出好成绩来。反正这又不是处分,我叫他要顾全大局,要提得起放得下,要经得起考验。我这样做,也是迫于时间紧任务重,是不得已。但这个变化,让常儒焕可感到了压力。在对待同乡的问题上,我严肃地批评了他,他的做法既是无原则,也不符合一个革命军人的要求。我告诉他,要他记取教训,同志关系过于庸俗,是会毁了革命事业的,可不能小看了这个问题!我要他充分认识问题的严重性,改正这些不足,从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积极为连队建设多做贡献。他向我表了一个硬态,承认自己在同乡的做法上有损了连队的建设,虽然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的,是希望湖南的兵能干得更好些,但客观起到了相反的效果,这让他很痛心。他说他会记住这次教训的,并用行动来改正自己的错误。他工作时憋着一股劲,要把班里的工作抓上去,他想在年底多产生几个五好战士,争创先进班是不可能了,因为打空降的成绩太差了,但明年他非要争一口气。他把各班的情况作了一个衡量,各班的力量虽然较均衡,但张为民的四班在全连仍然是最强的,张为民的班比自己的班在军事技术上占优势,其他方面就各有千秋了。他暗下决心,明年不争创班里成绩第一,至少要搞到第二。眼下,他不敢把他的意图拿出来动员宣传,他怕大家产生抵触情绪,这样反而不妙,他只得不断改善自己与大家的关系,把大家的气理顺,以此把大家的训练热情和工作热情激发出来。他分别找一九六八年的兵刘匀田、韩曙光、张水生和以后的兵金友兴、魏斤斗、李茂祥、何世政等人谈心,因为这批兵比老兵的进步要求还迫切,他们对自己过去的一些说法有成见,让他感到更难对付。他公开承认自己过去的主张是错误的,妨碍了大家的进步,现在他要和大家保持一致,放手让大家干,为大家的进步创造条件,并希望大家督促自己,以此来形成拳头。连长宣布团里正式任命张为民为班长那天,常儒焕和班里的同志们的关系,已经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他的班和张为民班暗自较劲,已经开始了!

在他们班里,数魏斤斗总在默默地干活,这个来自农村的战士,只想在部队学习点技术,没想到来到了雷达部队,当上了一名记录员兼信标员。起先他干活多,说话少,不断得到连队的表扬。后来表扬少了,也得不到连队重视了,在连队混乱时,他有时也发上几句牢骚,“干什么活啊,连队里只要笔杆子就够了。”当然他的声音太微弱,又没有让我听到,自然就没有起作用。现在,看人的标准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三大条令上来,他工作累,也感到有奔头,他要争取入党。

金友兴在前一段时间,也和张为民一样,加大了学习兵器理论的时间,对他讲,这是适应雷达连生活的最好办法,但是他却憋着一股气在学习兵器理论。为学习修理技术,他曾经和仁兆福吵过一架,仁兆福说他想提干走捷径去讨好徐连长。他反唇相讥,“只有傻瓜才选择这样的捷径,再说,我这捷径也没有你的办法立竿见影啦。”结果他着实地把仁兆福狠狠地气了一回。他常和季成香、张为民在一起维修机器讨论故障,这对金友兴学习兵器理论很有帮助。我改任连长后,连队大变样了,金友兴也不必憋着气去学习兵器理论了,现在他学习兵器理论感到很自在。

我见大家的积极性进一步调动起来,当然也很高兴,现在,我又惦记着文艺演出的事了。

六班长赵孟权说:“没见过陈连长这么评五好战士的。”他问我,“这不是简化了评五好战士的标准吗?文艺演出好的同志可以优先评为五好战士,那五好战士不也太容易当了吗?”

我说:“连里被团里的罗干事认定为文艺死角,这能说明文艺容易吗?多几个文艺人才,我还求之不得呢!不信,你来演一个有鼻子有眼的节目给我看看,我一定评你当五好战士。”我看看他又说:“评先进,不是为了把大家难倒,先进也不是高不可攀,依据连队的现状和基础,有针对性地开展先进评比,才对连队建设有益,才能形成你追我赶的局面,这对连队的建设不是很好吗!”

连队很多老兵新兵都赞成我的观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