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日:敦刻尔克大溃退 第二部分 第四章 陷阱收紧(5)

约书亚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URL] 艾内斯特·吉斯曼装甲兵(皇家坦克团第5营) 我们在路上遇到一对夫妻。男的推着自行车,自行车上放着一大堆东西,女的挺着大肚子。按照军队规定,我们不能过问难民的事情,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管这个孕妇。我们停了下来,把她扶上卡车。我们告诉她丈夫,我们会把她送到我们明天一早就会到达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


艾内斯特·吉斯曼装甲兵(皇家坦克团第5营)


我们在路上遇到一对夫妻。男的推着自行车,自行车上放着一大堆东西,女的挺着大肚子。按照军队规定,我们不能过问难民的事情,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管这个孕妇。我们停了下来,把她扶上卡车。我们告诉她丈夫,我们会把她送到我们明天一早就会到达的一个女修道院。说完之后,我们就开车走了。我们的卡车行驶在一片很空旷的地带,突然卡车后面传来了低沉的叫声。原来是中士在叫停车。我停了下来,中士对我说:“伙计,能给我一支烟吗?”于是,卡车上的士兵都下来在公路边抽了烟。我一边抽烟一边发抖,神经高度紧张。我想:“那些树后面是什么?不会是德国人吧?他们是不是正在用枪瞄准我们?真是见鬼了!”


接下来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一阵微弱的哭声从卡车后面传出来,这声音就像是一只雌狐狸发出的声音。原来是一个小女婴出生了。我们中有个士兵很喜欢园艺学,他还知道很多拉丁名字。他给女婴取名叫维奥拉·璀克勒,即三色野紫罗兰的意思。这是我所经历的一件让人十分宽慰的事情,它让我忘记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苦难。


威廉姆斯·瑞德利士兵(达汉姆轻步兵团第9营)


空袭时,我们在一所房子的地下室里待了半个小时。当我们出来后,中士让我们四处看看有没有伤员。我们发现了一个受伤的军官,当我们把他扶上卡车时,他的背部裂开了。我走到一个单腿跪着、手里还拿着步枪的士兵面前问道:“伙计,你没事吧?”他没有回答我,仍然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我用手轻轻碰了他一下,他就倒在地上了。我还看到另外一具尸体。那个人躺在地上,他的脸朝上,戴着帽子背着包裹,步枪也还在他的臂弯里。如果不仔细观察,你一定会认为他只是睡着了。还有一具尸体,我一个人拖不动,我和另外一个人想把门板拆下来,一起把他抬到门板上。但是,当我们抬的时候,只有他的上半身移动了,下半身还是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原来他已经被分成两半了。我真的恶心得想吐了,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后来,我们把他和其他的死者一起埋到了一个花园里。


彼得·吉弗瑞斯中校(达汉姆轻步兵团第6营)


后撤的道路困难重重。在我从阿尔芒蒂耶尔去贝尔格斯运河的路上,我所乘坐的是一辆没有任何武器装备的车,而德军的子弹就呼啸着擦着车身飞过。我让司机开得再快一些,司机也确实那么做了,但是后来我们却发现,一些德军的坦克迎面朝我们开了过来。我们下了车,然后躲到了路边的沟渠里,希望德军不会发现我们。三辆德军的坦克开了过去,其中一辆坦克朝我们的车发射了五枚炮弹,把我们的车炸毁了。这样一来,我、司机,还有一名中士就只能徒步前进了,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双腿走到贝尔格斯运河去。


德军的那些坦克到处搞破坏。在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遇到了苏塞克斯军团的一个营,他们遭到了德军坦克的重创。那些坦克里的德国士兵用机关枪朝苏塞克斯军团的士兵扫射,给苏塞克斯军团造成了十分惨重的伤亡。我们过去时发现很多负重伤的士兵都躺在公路上,他们叫着说想喝水。但是我们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当时的情况真的很令人沮丧。后来,我们十分幸运地遇到了一名开着车的工兵上尉。我们告诉他我们的车被德军炸毁了,我们必须到贝尔格斯运河去,他就答应了送我们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