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日:敦刻尔克大溃退 第二部分 第三章 撤退(8)

约书亚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URL] 这是战争期间暂时的一段平息期,四周一片寂静。我们队的25个人到最后就只剩下我、两名士兵和一个一等兵。我们的伤亡很惨重——其实根本就没有受伤的,其他人都死了。我们坐下来,一边抽烟一边交谈。每当我们看见有德国士兵走过来,我们就会朝他开枪。那个一等兵对我说:“你去那边!去看看那些混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


这是战争期间暂时的一段平息期,四周一片寂静。我们队的25个人到最后就只剩下我、两名士兵和一个一等兵。我们的伤亡很惨重——其实根本就没有受伤的,其他人都死了。我们坐下来,一边抽烟一边交谈。每当我们看见有德国士兵走过来,我们就会朝他开枪。那个一等兵对我说:“你去那边!去看看那些混蛋是不是已经到我们的左侧了!”于是,我把步枪靠在墙边,走到了房间的左边。接下来我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听到了“砰”的一声,然后我就倒在了地上。我知道自己被炮弹击中了,击中我的是德军口径为三英寸的迫击炮。我的左腿完全麻木了,我的后背到腰的位置也失去了知觉。我无法移动了,地板上全是血。其他两名士兵跑了过来,其中一个说:“哦,上帝呀,艾内斯特,你受伤了!”后来我才知道,一块约英寸长、英寸宽的炮弹碎片直接从我的左臀穿了进去,然后从我的股沟穿了出来,在我的臀部留下了一个大窟窿。战友们赶紧拿来绷带,为我包扎。幸运的是,我的下半身已经麻木了,所以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但是,我知道他们在为我包扎。当时,我想到了我的家乡,想到了我的父母,我还想到了他们在听到我的死讯时会有什么反应。


他们把我抬出了房间,并一直把我抬到了外面的铁轨上。因为他们在为我包扎的时候已经脱掉了我的裤子,所以我现在只穿着一条很旧的短裤。我根本就不能走,因此我就用双手爬着前进。我一直沿着铁轨向前爬行,铁轨为我提供了掩护,使我免受步枪和机关枪的扫射。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天上。当我正爬着时,德军的飞机开始扔炸弹了,我的身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土。爬着爬着,我意识到我的手已经磨破了,手上全是血。我就像一只受伤的动物,挣扎着在逃命。我感觉自己似乎爬了几个世纪才爬到连部的指挥部。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爬了多长时间,当我爬到指挥部时,一颗炮弹在我的身边爆炸了,我被埋到了土里。我撑着最后一口气,大声叫道:“上帝呀,快来救救我!”我不知道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才从土里爬出来。我感觉又过了很长时间,我被某个人扶了起来。那个人大声叫道:“上帝呀,是艾内斯特!”接着,有两名士兵抬着担架过来把我抬走了。他们把我抬上了一辆卡车。当时我的下半身仍然没有知觉,我只知道卡车在崎岖不平的公路上开着。后来,他们把我从卡车上抬了下来。一名医官过来查看我的情况,我还记得看见过一名法国修女,她戴着一顶很大的花帽子。那名医官用法语和修女交谈了几句,然后他就从自己的包里取出注射器。“我给你扎一针,伙计。”他说。在他扎完针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艾内斯特·莱格特士兵(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当我清醒的时候,我记起自己是被抬到了医院的火车上。每当我醒过来时,我就会被扎一针,然后我就又会昏睡过去。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对这段时间的印象十分模糊,只知道吗啡把我所有的疼痛都带走了。我被抬下了火车,然后被送上了救护车。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敦刻尔克的海边,担架就直接放在了沙滩上。我的伤口处裹着脏兮兮的绷带,身上还搭了一条旧毯子。医护人员会时不时地过来给我注射几针,我只记得炮弹满天飞。我的意识还是很模糊,但是当危险逼近的时候,战友们就会扑在我身上以免我受伤,这就是战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