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日:敦刻尔克大溃退 第二部分 第三章 撤退(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


第二天清晨,我们回到营队,并向长官报告了此事。其实一切都是指挥官自己想象出来的,他太紧张了。德军并没有过河,但是他却坚信德军已经占领了村庄,所以就让我们去把村庄夺回来。我很为指挥官感到悲伤,他以前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在和平时期,我就是在他的手下服役,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长官。他是一名很优秀的军官,因为他很敏感,所以他明白士兵们的感受。但是,他的敏感却没有让他经受住严酷战争的考验,最后他崩溃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因为炮弹休克症离开了战场,但是他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二战”后期,他一直在后方从事训练工作。他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但是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开朗的长官了。我的意思是,他知道自己让所有人都失望了,这让他的良心很不安。“二战”结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


乔治·兰伯特士兵(达汉姆轻步兵团第9营)


一个通信员在路边被迫击炮炸死了,我是安葬他的人之一,这就是我经历的战争的洗礼。在你还没有习惯时,这真的不是一件美差。可是,我们不得不将这名士兵安葬了,中士取下了他的标牌。长官走过来说:“给你们一杯朗姆酒吧,但是你们不要指望每次都有这个。”于是,我意识到埋葬士兵的差事还会经常有,我觉得有一点恶心。


大卫·艾洛特士兵(皇家陆军医疗部队第141野战急救部队)


我记得我们救治过一个很特别的士兵。他的个子很高大,肩膀宽得都超过了担架的宽度。他被机关枪打中了腹部,手臂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当我们把绷带拆开的时候,我们发现他的手臂几乎要从肩膀上掉下来了,胳膊上的骨头都露出来了。他已经失去了意识。我和另一个下士感到很无助,因为没有医生跟着我们。我们发出了急救信号,一位年轻的医生来了,他不是我们熟悉的医生,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检查了伤口,然后说这只手臂废了。但是由于我们没有任何的消毒工具,所以他拒绝把手臂拿掉。我打开工具箱,拿出了一把剪子,把那只手臂剪掉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随后,我给他包扎了一下。晚上,我把那只手臂扔到战壕里去了,那只手臂很沉……我想那个可怜的人肯定已经离开人世了,在救护车来带他走的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


斯特凡·赫塞尔士兵(服役于法国陆军部队)


法国军队的士气低迷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且最近几周,情况变得越发糟糕。我们连队的士兵都非常勇敢,但他们都只是例外。我们都觉得,这场战争是没有前途的,一切都进展得十分缓慢。所有的人似乎都缺乏真正的耐力。波兰发生的事情真的很可怕,我们不能相信苏联,因为纳粹和苏联已经签订了条约。士兵们的士气很低迷。在我们撤离的时候,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因为我们都曾亲眼目睹一些高级指挥官丢下了他们的士兵,独自逃命。这对法国军队简直是个致命的打击。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命令让我们采取适当的方式撤退。所以,我们只能在人满为患的道路上竭尽全力撤退。德军的进攻让我们仅有的士气都荡然无存了。


彼得·巴克雷上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我们一直沿着河岸撤退,因为我们所接到的命令除了撤退还是撤退。在撤退的过程中,队伍里从未出现过任何骚乱,我为此感到很庆幸。因为我们已经可以算是后卫连队了,一般来说,后卫连队的士兵都会担心被敌人赶上。在撤退的过程中,我们对指挥官没有什么比较深刻的印象,但是坦白说,我们当时都只顾担心自己,所以也没有精力去注意指挥官。当时,我们的食物和水源补给都很充足。我们有十分优秀的军需官和高效的运输官,所以我们从未缺粮少水过。虽然我们不是每天晚上都能吃上热腾腾的饭,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饿过肚子。我们的士气仍然十分高涨。一路上,我们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很自豪。无论面对多么艰难的处境,我们的心态一直都很乐观,这是难能可贵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