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日:敦刻尔克大溃退 第一部分 第二章 向战场推进(4)

约书亚0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URL] 彼得·马丁少尉(柴郡团第2营) 在我们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之前,我们就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我们不得不匍匐穿过这片地区,以避免被德军的子弹打中。我们想,德军是不是释放了毒气。我们的手臂上佩戴着可以检测毒气的臂章。如果空气中真的有毒气的话,臂章的颜色就会改变。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


彼得·马丁少尉(柴郡团第2营)


在我们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之前,我们就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我们不得不匍匐穿过这片地区,以避免被德军的子弹打中。我们想,德军是不是释放了毒气。我们的手臂上佩戴着可以检测毒气的臂章。如果空气中真的有毒气的话,臂章的颜色就会改变。但是,我们都不知道臂章会变成什么颜色。靠着火把的亮光,我们发现臂章的颜色已经由棕色变成了黄色。于是,我们赶紧戴上了防毒面罩匍匐前行。接着,我觉得自己的手很痛,我想我可能是中了芥子气毒。最后,我们赶回了连队在迪莱河的营地,那里没有一个人戴防毒面罩,他们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们会戴防毒面罩。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当时闻到的是炮弹爆炸之后的无烟火药的味道。我们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气味。我们又仔细看了看臂章,才意识到原来是我们在匍匐前进的时候,臂章上粘了泥土,才变成了黄色。


亨利·福尔·沃克尔上尉(第7护卫旅总部)


我经受了炮火的洗礼。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受过面对炮弹轰炸的训练,这真是我们训练中所存在的大失误!没有人告诉过我们,炮弹爆炸是什么样子;也没有人告诉我们,哪些炮弹是危险的,哪些炮弹是可以忽略的。所以,每当我们听到炸弹的呼啸声时,我们就认为炸弹会直接朝我们飞过来。然后,我们要么就趴在地上,要么就跳进附近的战壕里。这些行为其实是很可笑的,因为有很多炮弹根本就伤害不到我们。我们发现,只要炮弹发射的地方在25码以外,就基本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我们在战争中成长得很快,实战的经验很快就弥补了训练当中的不足。


达西·麦克劳林中尉(皇家工兵部队第9野战连)


我当时正坐在小马扎上,对着放在前面树上的小镜子,用电动刮胡刀刮胡子。突然,一颗炮弹飞了过来。我赶紧躲在了卡车下面,在那里趴了五分钟。我想其他人应该也都躲在了卡车下面。后来,我扔掉镜子和电动刮胡刀,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就是我所经历的战火的洗礼。


汉弗莱·巴拉·布雷丁少尉(皇家乌尔斯特步枪队第2营)


接下来三天时间,我们和德军进行了激战,德军竭尽所能想冲破我们的封锁线。我们营在旅部的左翼,掷弹兵近卫团在旅部的右翼。德军接受过很正规的训练,正是由于他们接受的训练太正规了,所以我们就能猜到他们的行动。我们的右前方是一栋四层的小楼,左边是一块空地,正前方是一座山丘,山丘上的植被很稀少,只有一些小土坡可以做掩护。在山丘顶上,有一排房子。德军正在四处搜索我们的容身之处,我们和德军有了一些零星的交火。后来,他们决定占领我们右前方的小楼。


德军开始以小土坡作为掩护,慢慢向我们右前方的小楼靠近,这正合了我们的意。我们营里的每个士兵都是一流的神枪手,而且我们最近刚分到了布朗式轻机枪。德军经常戴着钢盔帽,而且他们的帽子是抛了光的,所以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目标。德军还是像平常一样,一个或两个士兵一组前进,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枪法有多好。他们经常还做的一件蠢事就是躲在一些木质的掩护物后面,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子弹是能够打穿木板的。德军的伤亡很惨重,所以他们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