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日:敦刻尔克大溃退 第一部分 第一章 静坐战(2)

约书亚0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size][/URL] 艾内斯特·莱格特士兵(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我记得马奇诺防线十分雄伟壮观,再加上我们的枪炮,它一定是不可逾越的,这一点我们从未怀疑过。敌军只有从前方过来。但是我们一直在想,倘若敌人从右侧或者左侧进攻,情况又会是怎样。我们在这一问题上一直纠结到5月10日。 彼得·巴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7.html


艾内斯特·莱格特士兵(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我记得马奇诺防线十分雄伟壮观,再加上我们的枪炮,它一定是不可逾越的,这一点我们从未怀疑过。敌军只有从前方过来。但是我们一直在想,倘若敌人从右侧或者左侧进攻,情况又会是怎样。我们在这一问题上一直纠结到5月10日。


彼得·巴克雷上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我们有机会近距离观察马奇诺防线,这真是一道不可思议的防线!它就像一艘战舰一样。控制室里有很多按钮和开关。当要攻击时,士兵们只需按下按钮,迫击炮就会射出去。在马奇诺防线上,枪支配备精良。在防线的前面还有沟渠和铁丝网。依靠哨兵的提示,指挥官就可以对准敌人开炮。这里还有铁路线,所以重型炮弹根本不需要人力运输。法军是用滑车来运送炮弹的。这里很多装备都实现了机械化,我觉得这对法军的心态会有不良影响。他们占据着极佳的地理优势,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用巡逻,他们整天就坐在壕沟里等着可能要发生的任何事情。他们完全没有联合进攻的意识。


艾内斯特·莱格特士兵(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清晨,当我们去沐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见盘踞在马奇诺防线另一边的德国军队。我们可以和德国人互相挥手打招呼。这像是在打仗吗?这就像和街对面的人打招呼一样。我们都没有觉得这会是一场嗜血的战争。虽然我们都知道当时德国正在入侵波兰。在那一刻,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敌意。我想他们的感觉可能也和我们一样。


彼得·巴克雷上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


我们从位于马奇诺防线前面的康塔克特出发去巡逻。早在1940年,我们就和德国有所接触。弄清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十分重要,所以,指挥官打算让我出去巡视一番。指挥官想知道德国军队在他们阵地前面都布了什么阵。于是,我带着一位副官和三个士兵一起去巡逻了。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来到了德军驻地附近。我们搜集了大量有用的信息。德军的驻地也是坚不可摧的。附近的土壤十分坚硬,可以抵挡炮火的攻击。我们没有抓到俘虏,但是,我们发现了德军住过的一栋房子。从房子里出来时,我们遭到了德军猛烈的攻击。我们急忙往回赶。一枚手榴弹落在了我的两腿之间,炸坏了我的靴子,幸好人没事。


安东尼·罗兹上尉(皇家工兵部队第253野战连)


我们驻扎在离马奇诺防线大概一英里远的村子里。村子早就被皇家诺福克团占领了。他们一直待在防空洞里眺望德国的防线。穿过一个溪谷,就能看见德军的前哨基地。一切都那么平静。我们通过望远镜看到一位德国士兵,他正拿着木扫帚清扫栅栏。和我在一起的少校十分好战,他认为战争就是战争。他对洛弗克少校说:“瞧,那里有个德国兵,开枪打死他。”洛弗克少校回答说:“不,不,我们不能开枪,如果我们开了枪,他们就会还击的。”时不时会有炮弹朝我们射过来,但是,炮弹总是落在开阔地带,并不会造成人员伤亡。我们都不想成为第一个挑起战争的人。这真的很奇怪。这就是所谓的静坐战。


在法国的九个月里,让我们觉得很不安的情况出现了四次。这四次分别发生在1939年的11月和12月末以及第二年的2月和3月。也正因为这,德军突然向比利时边境集结。我们的情报人员得到消息说德军可能随时都会向我们发起进攻。我们觉得战争真的就要开始了。我必须去比利时大桥巡视一下,看看那里的情况到底如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