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两手策略”

铁血雷神 收藏 13 14478
导读: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两手策略”》,作者周慧来。摘编如下:   6月3至5日,将安全研究、安全对话和安全决策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具有“一轨半”性质的亚洲安全会议(又称“香格里拉对话”)在新加坡举行。本次会议规模为十年之最,中国国防部长也首次出席。多年来,亚洲安全会议难以绕过南中国海问题,本次更不例外。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强调中国致力于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说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两手策略”日渐成型。   南中国海问题复杂化取决于两个因素   力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两手策略”》,作者周慧来。摘编如下:


6月3至5日,将安全研究、安全对话和安全决策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具有“一轨半”性质的亚洲安全会议(又称“香格里拉对话”)在新加坡举行。本次会议规模为十年之最,中国国防部长也首次出席。多年来,亚洲安全会议难以绕过南中国海问题,本次更不例外。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强调中国致力于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说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两手策略”日渐成型。


南中国海问题复杂化取决于两个因素


力图避免南中国海问题的复杂化是中国外交多年来的一个重要目标和任务,这固然是受国力特别是海空力量不尽人意的状况影响,也与牵涉中国发展全局的外交战略有关。对中国来说,能否避免南中国海问题复杂化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


首先,外部力量特别是美国会不会介入。作为在东亚地区拥有最重要盟友和军事基地的世界超级大国,也是被此区域内相当多国家视为平衡地区力量的旗手,南中国海问题是否会复杂化,美国的态度和政策举足轻重。因此,一旦美国要改变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维持现状的态度,南中国海问题就注定要波折横生。


长期以来,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先后放在欧洲和反恐问题上,在东亚也更多关注日韩等盟国,对东南亚无暇他顾,直至2010年美国开始高调重返东南亚。在此之前,美国倾向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维持现状,也就是所谓的“中立”立场。但2010年7月份希拉里国务卿在越南河内发表演讲,标志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态度由“中立”转向“介入”。美国态度的转变让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看到希望,它们在宣示和动作上更加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南中国海问题因美国介入而复杂化已是大势所趋。


其次,东盟(亚细安)会不会抱团也是影响南中国海问题复杂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东盟十个成员国当中,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存在主权争端的国家有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其中,越南和菲律宾是主要的两个国家。对东盟来说,南中国海问题是影响一体化进程的一个重大问题。在推进内部一体化与处理中国关系、维护地区稳定之间,东盟存在两难。


长期以来,中国有效的坚持了这样的立场:南中国海问题不是中国和东盟之间的问题,而是南中国海周边国家彼此之间的问题。因此,中国强调用双边机制解决南中国海问题,反对南中国海问题的多边化和国际化。对中国来说,东盟抱团不但意味着需要面对一个集体的力量,也将使中国周边外交面临全面挑战

中美承认在亚太有共同利益


面对上述情况,中国通过“两手策略”予以应对。经过2010年的较量与博弈,中国在建设与美国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的元首共识框架下,通过加强交流合作降低美国介入南中国海问题的负面影响,这是中国的第一手策略。


在5月9至10日的中美首轮战略安全对话上,双方承认在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和繁荣方面拥有共同利益,决定建立中美亚太事务磋商机制,中国欢迎美国继续在亚太地区发挥相应作用。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陈炳德总长成功访美,提出与美国建立“新型军事关系”,中美安全战略互信的一块短板在某种程度上得到“加长”。


5月31日,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演讲中表示,“美国今年在东盟地区论坛和东亚峰会上要做的最重要事情之一,就是显示致力于与中国合作”。在本次亚洲安全会议上,虽然盖茨声称美国会持续信守对亚太盟邦的安全承诺,并且会在亚洲维持坚强的军事力量,但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关系、各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美国如何重塑在该地区的地位等问题没有完全清晰化有关,盖茨讲话并没有偏离中美两国的合作基调。


因此,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中美两国都服从于本国战略全局。对中国来说,南中国海问题作为核心利益在于主权归属,并不想改变南中国海航行自由、飞越自由的现状和共同开发资源的一贯立场。对美国来说,只要确保南中国海自由通行以及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不受到挑战,犯不着与中国陷入对抗,何况南中国海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工具而已。


另一方面,继续防止东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抱团,把南中国海问题控制在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双边范围内,是中国的第二手策略。这个策略由两部分组成。利用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加强与东盟的经贸合作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东盟的经济发展已离不开中国。自中国-东盟自贸区启动以来,双边贸易发展更加迅速。2011年1至4月,中国与东盟的双边贸易额达到110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6.5%,以此速度发展,中国和东盟2011年的双边贸易额有望突破3000亿美元。这么巨大的经贸利益,是东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很难抱团与中国闹僵的主要原因。泰国一名外交官曾表示:“南中国海主权问题是双边议题,不应使其成为整个东盟的课题。”


该策略的第二部分是强调中国和平解决南中国海问题,致力于地区合作的决心。长期以来,东盟地区存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二元战略结构,使得中国试图通过经济合作促进与东盟安全合作的努力,成效一直有限。因此,在本次对话中,梁光烈围绕“中国的国际安全合作”作专题发言,释放了中国军队致力于增进地区安全互信与合作,高度重视维护和促进亚太地区安全的信息。这对缓解东盟对中国军力增长的焦虑肯定是有帮助的。


面对越南等国的变本加厉行为,随着海空军力量的增长和民意的高涨,中国的应对手段定会日益强硬。但出于国家发展全局和地区稳定的需要,中国柔性的“两手策略”会长期延续,除非和平空间消失。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