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二部分 轰炸重庆(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中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为时最久,牺牲最大。据《人民日报》报道,死亡军民在2000万人以上,伤1000万,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华民国政府和印度政府,各自在与日本单独讲和条约中放弃赔偿请求权。至于北越和北朝鲜则没有机会交涉赔偿,因为日本片面地只与南越和韩国交涉,而留下北越和北朝鲜未获得赔偿的后遗症。中国的舆论有过要求战争赔偿的呼吁。”松井翻出一份中国国民党监察委员于树德等撰写的《对日和约的意见》。这篇文章发表于1947年9月15日中国《大公报》日本报纸曾经转载:

“吾国乃缺乏资金之国家。拆旧工厂,作为赔偿,我国必须准备偌大资金作为搬运装置开工等费,故赔偿中不能不要求一部分现金。过去我国对日战争,每次缔和,日本都要赔款若干万两。他们都以我们的赔款,发展他们的工商业。日本经济发展之所以有今日,实多借助于我国的赔偿。今日本战败,我们按例要求一部分现金赔偿,实属正当而合理,应该据理力争,不容稍存客气。”

松井说:“中国有国民党和共产党,有蒋介石和周恩来,他们放弃战争赔款的文件、理论、谈话,我至今没有看到过书面文字。我这个侵华日军,我这个当年开飞机轰炸过重庆的老飞行员,感到不可理解。为什么不要战争赔款?这不但要说服亿万中国人民,也应该让我们日本国民理解。你当过记者,请你无论如何找到相关文件给我看看。我总会死去,但离开这个世界前,我不愿再有什么遗憾了,我要坚持到头脑清醒的最后一刻。日中两国间的历史,应当弄清楚才好,倒底是日本不给还是中国不要呢?

“最近,民间赔偿和慰安妇赔偿问题又重新提出,日本国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对中国人民表示歉意。如果一拖再拖,死活不认帐,这既不符合中国国民的民意,也不合乎大部分日本国民的愿望。”

每一次去老鬼子松井家,我都要飞速地跑出去几次。到日夜都开门的小店里复印我记不住的东西。我对他说:“对不起,松井教授,我想复印一份可以吗?”他说:“你管我叫教授?我可当不了那玩艺儿。不过,几十年来,我一直都是坐在家里看书。我想我看的书可能不比教授少。但是我的学生经常窜出窜进,这可不成。”

作为50多年前就在中国领空纵横驰骋的老飞行员,松井有他见识独到的一面。他认为侵华日军较之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区别就在于有文化。日本兵大都受过初等教育,而中国兵多是文盲。在经济力量上,至1937年,日本的现代工业产值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已占80%,各种轻、重工业产品均能制造;而当时中国的现代工业产值在国民经济总值中仅占10%。在农业方面,日本当时已使用机械,而中国几乎全部依靠人力、畜力。1937年,日本工业总产值为60亿美元,而中国仅13亿美元。生铁产量,日本为239万吨,中国95万吨;钢产量,日本735万吨,中国仅55万吨;石油,日本为39万吨,中国仅0.02万吨。

松井说两国之间另一差距就是军事工业。1937年,日本军事工业投资达22亿日元,能大规模生产重炮、坦克、飞机、军舰。而中国的军事工业薄弱,除能生产“汉阳造”步枪外,不能制造重武器。“汉阳造”还是光绪年间,中国的张之洞、辜鸿铭请德国克虏伯工厂建造的。国民党军队有少量飞机,都是外国制造的,而共产党军队一架飞机也没有。1941年,日本已有用于作战的飞机5088架。

听着老鬼子松井说日中战争中中国的落后,我既感到无奈,又感到不高兴。他不等我说什么,就敲着一大摞航空杂志,对我发议论:“不过,战争的最后胜败不在武器。零式战斗机虽好,日本国不照样在1945年8月15日在美国密苏里号战舰上签字投降吗?战败50年来,我一直关注世界局势。美国军队武器好不好?还不是败在越南人手里!这和我们日本人在中国的失败是同一个道理。”

眼前的老鬼子松井令我困惑:

他曾驾“零式”机拦截中国政府军战斗机,曾驾100式重型轰炸机轰炸重庆,亲手炸死的中国人起码在3位数字以上;但他今天的明智,又显然在日本政府大臣之上,他究竟是怎样一个日本人呢?我又如何将这样的日本人向中国的年轻一代作介绍呢?

我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