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鬼子兵:杀人恶魔 第二部分 轰炸重庆(1)

方军0 收藏 0 1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size][/URL] 一 松井老头儿一开始就帮过我的忙,这使我非常感激他。 事情是这样的:开摩托车去松井家要经过一个长100米的坡道。如果中途不停车,问题倒不大,可以一直顺利开上去。偏偏那天在这个坡道上有家人订饭,我得停一下。等我再起动时,由于油门过大,摩托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大吼着从我两腿间蹿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4.html


松井老头儿一开始就帮过我的忙,这使我非常感激他。

事情是这样的:开摩托车去松井家要经过一个长100米的坡道。如果中途不停车,问题倒不大,可以一直顺利开上去。偏偏那天在这个坡道上有家人订饭,我得停一下。等我再起动时,由于油门过大,摩托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大吼着从我两腿间蹿了出去。只见它“轰”地一声,腾空而起,又重重地摔在坡道上。惊魂未定,我发现松井老头儿订的饭已从箱子里甩出来,在坡道上不紧不慢地跳着华尔兹。它一转一歪、一转一歪,顺坡而下。阳光照着它圆润的身体,忽明忽暗,忽暗忽明。

松井老头儿订的饭叫“中华盖浇饭”。中国国内没有这种国粹,日本全国倒有这种中华料理。这种中国饭卖700日元,合日本工人半小时工资,它是由一大碗米饭浇上肉炒白菜一类东西组成的。卡路里、维生素、蛋白质、脂肪和植物纤维的含量,足可以使一个健康人在热量充足的情况下工作半天。

中国料理经过日本厨师的革新和改造,变成了适合日本人口味的外国菜。这些中国料理的表面又罩上一层透明塑料薄膜后,就使原本平常的食物增添了神秘色彩。撩开以前就能窥视到它的色香味形,能让人产生馋涎欲滴的冲动。日本国外卖的中国料理,都必须罩上塑料薄膜“面纱”,它的作用除去引发食欲刺激之外,还能让人感到卫生和温度。这样就可以让客户在没有心理障碍的情况下放心享用。

松井老头儿的家在坡道拐弯处。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理按响了他家的门铃。一个一瘸一拐的老人开了门,露出一张慈祥的脸,无疑这就是松井先生。我老实对他说:“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您订的饭看着很干净,其实它已经在马路中间跳过华尔兹舞了,——我刚才在坡道上翻过车,实在抱歉。”

“华尔兹?你说它跳过华尔兹?”松井老头儿乐了。他慈祥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中国留学生吧?咱们初次见面。既然这碗饭跳过华尔兹了,那么你就放在这儿吧。我吃不吃没关系,关键是你的老板他要不高兴的。他不会关心你翻不翻车,他关心的是这碗中华盖浇饭的利润。这碗先放下吧,一会儿你再给我送一碗来。小伙子,驾驶摩托和驾驶飞机一样危险,你可要小心。”

善解人意,助人为乐。这是松井老头儿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在与松井老头儿接触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他喜欢看书,却不喜欢修饰。他还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打扮是为了给异性看,而我从不出门,修饰干嘛?”

与其说松井是个普通的日本老头儿,不如说他是个比大学教授更有思想的学者。

与其说日本国民不关心政治和历史,不如说关心这些的人,着实能让中国学者自叹弗如。

这就是原侵华日军老鬼子松井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老鬼子松井眉清目秀,不过他的左腿细得像根歪扁担。我摸过那条腿,是条没有肌肉的真腿。通过多次聊天我才知道,松井原是飞行员,二战中轰炸重庆时被中国军队击伤飞机而致残。我每次送饭,都要和他聊一聊。和他聊,我感到比听大学教授讲课还有意思。后来聊不过瘾,干脆休息日常去这个残疾老人的家。

松井是个飞机迷、书迷、历史迷。我在他家了解到许多关于飞机的知识,看到许多中日战争时的照片,读到过许多关于二战时期的历史资料。我为能认识他而感到庆幸。我认为他应该去大学当教授,不管是教历史或者是教飞机,他都是好材料。

松井先生温文尔雅。松井夫人也是个和善的日本妇女。她到处做临时工,每天勤奋地早出晚归。我就看见过她在离我们饭店不远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里洗盘子,也是昏天黑地猛干,像外国留学生一样。她比松井先生小30多岁,看着她轻盈的背影,我小声告诉松井一句中国的俗语:你是“老驴吃嫩草”。松井听了不见怪,他只是懒洋洋地向里屋喊道:“嘿——,你过来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