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林50年如一日照料病女

水宿山行 收藏 0 108
导读:前几天是母亲节,77岁的黄林在安医附院烧伤科度过了这个给天下母亲的节日。她的女儿,50岁的武晓妹,被开水烫伤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在母亲的眼里,孩子岁数再大,也永远是一个孩子。”家住在合工大宿舍的武晓妹,10个月的时候高烧未来得及治疗,不幸患癫痫给父母留下终身遗憾。“她到现在也没成家,我和她爸爸只能够每天照顾她,希望她有生之年能过得好好的。” 白发父母照料女儿 感动他人   前日下午4时,记者来到绩溪路的安医附院烧伤科二楼。在一名知情者的指引下,记者看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正在照料加5号床位

前几天是母亲节,77岁的黄林在安医附院烧伤科度过了这个给天下母亲的节日。她的女儿,50岁的武晓妹,被开水烫伤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在母亲的眼里,孩子岁数再大,也永远是一个孩子。”家住在合工大宿舍的武晓妹,10个月的时候高烧未来得及治疗,不幸患癫痫给父母留下终身遗憾。“她到现在也没成家,我和她爸爸只能够每天照顾她,希望她有生之年能过得好好的。”

白发父母照料女儿 感动他人

前日下午4时,记者来到绩溪路的安医附院烧伤科二楼。在一名知情者的指引下,记者看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正在照料加5号床位的伤者。伤者是一名中年女性,她的右手臂缠着厚厚的纱布,正半躺在病床上。此时,一位看上去70多岁的老妪蹒跚着走到开水机旁,又蹒跚着走回来,有点颤抖地给伤者递上一杯水。然后,她大约花费了30秒钟时间坐到伤者病床边沿,轻声地问道:“丫头,喝开水不要烫着。”这位女子答道:“妈妈,知道了。”

一位同在病房里的患者介绍,老妪名叫黄林,烫伤的中年妇女名叫武晓妹,黄林是武晓妹的母亲,她们下午住进这个病房里。“这对老夫妻,真的不容易啊。这个年纪,本应该是儿女照顾他们,现在反而要照顾女儿了。”

她被烫伤不知疼 父母心痛

“我和老伴都是77岁,女儿今年50岁。”黄林在介绍时为女儿整理着被单。看到女儿头发有点乱,她又轻轻地将其头发理整齐,随后,黄林到洗手间为女儿洗毛巾。

人被开水烫伤了怎么不知道痛?武老先生无奈地表示,女儿当时癫痫发作,人晕倒在地之前,手臂不小心碰倒桌子上的开水瓶。“整瓶开水都倒在女儿的手臂上啊。”武老先生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

女儿患癫痫 让父母终身遗憾

说到女儿患有癫痫,武晓妹的父母都很伤感。黄林不愿意提及,只是唉声叹气。武老先生回忆,女儿在10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突发高烧。“耽误了治疗,女儿病情加重,后来患上癫痫。”

看到别人家小孩活蹦乱跳,我和她母亲只能够不断地谴责自己,是我们当初耽误了女儿病情。

女儿到学校读书,离开了父母的视线,考虑到女儿的将来,武晓妹的父母咬着牙坚持让她读到高中毕业。“因身体原因,读大学实在不现实,只好没有继续读书。”

书读完,做父母的希望武晓妹能够找一个好人家。但是,很遗憾到现在她仍然孤身一人。武晓妹就此话题爽朗地笑道,我这样子怎么嫁人啊。女儿的爽朗,不能够掩饰黄林的愧疚,她多次悄悄地告诉丈夫,是他们耽误了女儿美好的一生。

孩子再大也是我们的心头肉

“在母亲的眼里,孩子岁数再大,也永远是她的孩子。”黄林和她的老伴早已进入古稀之年,在77年的光阴里,有很多事情在这对老夫妻眼里流过。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女儿永远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

武晓妹告诉记者,“基本上每天早上是父母喊我起床。吃完饭后,父亲陪我散步,有时候母亲陪我到街上购物。”黄林坦言,她和女儿散步时,仍然和当年送女儿到学校读书的感觉没有多大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自己的腿脚不灵活了,走的时间太长,就会吃不消。

和女儿一起住了50年,黄林表示,三个人在家里互相看着吃饭都很快乐。“还是和她(女儿)小时候一样,经常提醒女儿要吃饱,不要只顾着看电视而忘记吃饭。”

两位老人企盼出现奇迹

记者从院方获知,武晓妹的右手臂需要住院一周方可出院。有医生估算,武晓妹住院一周的治疗费也将不菲。谈到医药费,黄林无奈地称,家里不知道为女儿花了多少医药费。“癫痫很难治愈,以前只要听说能够治好此病,不管多远,我们都带他去看病。”武老先生坐在一旁自嘲称,以前是做父母的带她看病,现在她是带我们看自己的病情。“年纪大了,爬个楼梯都气喘吁吁。”

谈到女儿的未来生活,黄林沉默一段时间后说道,随着自己和老伴一天天老去,只能憧憬女儿的癫痫病能出现奇迹或可痊愈。“在有生之年看到她生活好好的,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幸福了。”

高尔基曾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不管你是大官贵族,还是黎民百姓,每个人都是父母的子女。每个人所走的道路不同,以至于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却不能够抹掉父母是我们指引者和保护者的事实。(吉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