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控诉:揭秘民国失足妇女的遭遇

我大汉威武 收藏 1 2192
导读: 一个魔鬼刚刚从我国土地上消逝,又一个妖怪乘虚而入。蒋介石为了打内战,请来了大批美国“援兵”,有一支“援兵”浩浩荡荡开进成都来了。 美国洋人和日本鬼子是一丘之貉,他们在成都到处抢掠,开着卡车横冲直撞。见到漂亮的妇女、姑娘就抓起来扔在卡车上,或者就地拉回军营轮奸,有许多女同胞被强奸致死。对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国民党反动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胡来。更为可恶的是,他们还为美国鬼子提供卖淫场所,让同胞姐妹任其糟蹋。 为了满足美国兵的淫欲,国民党当局别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个魔鬼刚刚从我国土地上消逝,又一个妖怪乘虚而入。蒋介石为了打内战,请来了大批美国“援兵”,有一支“援兵”浩浩荡荡开进成都来了。




美国洋人和日本鬼子是一丘之貉,他们在成都到处抢掠,开着卡车横冲直撞。见到漂亮的妇女、姑娘就抓起来扔在卡车上,或者就地拉回军营轮奸,有许多女同胞被强奸致死。对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国民党反动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胡来。更为可恶的是,他们还为美国鬼子提供卖淫场所,让同胞姐妹任其糟蹋。



为了满足美国兵的淫欲,国民党当局别出心裁,在成都分区成立“特等妓院”,把成都名妓院所有的“红姑娘”、“一等妓女”挑选出来,专供美国兵享用。据说,这“特等妓院”的成立还是由宋美龄亲自批示、蒋介石点了头的。




这天,春熙路的樊保长来到妓院,和胖女人一起给我们做动员工作,说什么接待美国人是爱国行动,是为消灭共匪、解放全国做贡献等等。他们胡说一通后,便点名让凤仙、仙鹤和我准备去前街的“特等妓院”接客。胖女人得知国民党政府要拨一笔巨款作为妓女接待外国人的报酬,高兴得合不上嘴。


凤仙姐毕竟大几岁,谙知世故,她知道这是一场更大的灾难,悲愤的说:“我们简直连狗都不如,被中国人嫖就够耻辱的了,还要让外国人嫖,说什么我也不去!”




樊保长花言巧语哄劝她,要她以国家为重。她说:“既是爱国,为什么不叫那些官太太、小姐们去干,叫你的妻子姐妹们去干!”保长一听就恼了,狠狠训斥起凤仙来,胖女人赔了不少好话才罢。




凤仙执意不去,因她名誉上是和胖女人搭班子,所以拔腿就要走,被胖女人拦住了。




胖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说:“嗳,凤仙,你要走我也不拦你,你得还清债再走!”




凤仙道:“我给你接了六七年客,挣下金山银山,欠你什么债?”



胖女人掰着手指头说:“你平时衣食住行,哪样不花钱,那年你有病,我为你看病花去二千多元,给你买的那身红绒旗袍,花了三四百元,还有……总共算起来,你还欠妓院六千多元!”




胖女人胡搅蛮缠耍赖,气得凤仙呜呜地哭起来了,我和仙鹤姐劝了半天,明知冤枉却身不由己。




过了两天,我们三人被领到春熙路前街临时设立的“特等妓院”。


这里原来是个旅馆,院里游荡着好多美国兵。一拨一拨的名妓被陆陆续续送进来,聚集了足有二百多个,简直像个猪羊市、骡马场。




妓院门口和院子四周都有许多国民党兵持枪在大门守护着,为他们站岗放哨,保护美国人的特等权利。




这些美国兵个个身材魁梧、细胳膊长腿,偏偏我们四川人个子小,美国人最矮的也比成都的妇女高,站在一起,真像一群骆驼和一群羊。




美国兵在院子里,到处选择他们如意的女人。他们有的吃着泡泡糖,吐着嚼剩的白球儿;有的打着口哨,直愣愣地看着我们;有的拿着酒瓶,喝着白兰地摇摇晃晃撒酒疯。




美国兵是那样自由自在、肆无忌惮,看中哪一个妓女,就拉过去又亲又抱,在院里跳舞。时间不长,凤仙和仙鹤姐就被他们拉去了。


这时,我看见有几个美国兵喝得醉熏熏的,他们一步三摇的,围住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妓女,像欣赏商店里的洋娃娃,比比划划,放声谈笑。




一个美国兵走上前去,突然一手抓住那个妓女的脖子,一手抓住妓女的两只脚,把她平托起来。这几个美国兵分成两伙,相距约有十来米,每一边站二三个人。那个美国兵运了运气儿,猛地把那妓女往空中一抛,那妓女吓得哭爹喊娘,另一伙美国兵却哈哈笑着,把那一个小妓女接在手里。又运一运劲儿,把那妓女扔回来了。这样,循环往复,像传皮球一般,扔了不知多少次。




我看见,站在墙根的那几个美国兵不知唧咕了几句什么,当对方把那女孩复又扔过来时,他们忽然狂笑着,迅速地往两边一闪,那个小妓女的脑袋恰巧撞在墙上,顿时脑浆崩裂、血流如注,脑袋陷进脖腔里,跌在地上不动了。




姐妹们一看可气坏了,一窝蜂似地往上拥,有的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眼看一场搏斗就要发生。




忽听“叭叭”两声枪响,子弹在我们头顶上飞越过去,一时把我们“镇”住了。


那些负责警卫的国民党兵像群蜂一样飞跑上来,狐假虎威地喊:“不许动,谁敢反对美国友人就枪毙她!”说着把那具死尸拉出院子。




那几个美国兵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像在看一场戏,照样嘻嘻哈哈。他们冲我打量了一番,又向我走来。把我举在空中,继续抛来抛去。




我想:“这回算完了,赶快撞在墙上摔死吧,省得再受那受不完的罪啊!”




这时,忽听一声哨子响,美国兵集合了。他们才把我丢在地上,我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




在特等妓院的一个月里,我们每天要被三四十个美国兵轮奸。我们被迫戴上了一种特制工具--海绵垫套,但绝大部分姐妹仍被弄得阴部出血,我们被送进医院,治疗了好长时间才好。




日本军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就像灭绝人性的野兽,不但掠夺中国的物产,同时疯狂地占有中国的妇女,我们是最惨痛的受害者。国民党当局引狼入室,认贼作父,他们永远也洗刷不掉这些可耻的罪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