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二、冷漠地复仇(2)

尹琦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URL] 当我们走到村口时,突然一声枪响,有一名战士应声倒地,其他人连忙呈警戒状态四下散开。 又是一声枪响,我们排的一名战士扑倒在地,听得出来是三八大盖打的。可就是找不出是哪里开的枪。 我仔细察看,突然发现村庄里一个茅屋顶烟囱后猫着一个人,穿着白衣服与雪落后的屋顶完美的结合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当我们走到村口时,突然一声枪响,有一名战士应声倒地,其他人连忙呈警戒状态四下散开。

又是一声枪响,我们排的一名战士扑倒在地,听得出来是三八大盖打的。可就是找不出是哪里开的枪。

我仔细察看,突然发现村庄里一个茅屋顶烟囱后猫着一个人,穿着白衣服与雪落后的屋顶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我指了一下屋顶:“在那儿!”所有人立刻向那里开火,那人翻了个身,从屋顶上滚落了下去。

有两名士兵前去察看,可刚走近,一挺歪把子机枪顷刻间把他们射倒。

我们向枪声的来源处望去,一个“三合院”内的正屋窗户里伸出了一挺歪把子机枪和五把三八大盖的枪口。

不用说,进攻这个“三合院”。我们开始强攻正面,但歪把子的火力不俗,我们伤亡了七八个人也无法冲上去,连长带上一个班试图从后面袭击,却发现后面有一挺九二式重机枪正等着他们,一阵扫射后连长在内所有突击成员全部牺牲。

我被惹激了,一个前滚翻来到左侧的屋边,顺着一架梯子爬上屋顶,又顺着屋顶爬到了正屋的屋顶。

在我的下方,九二式重机枪已经调到了正面,两挺轻重机枪的交叉火力可想而知。

我掏出了一枚M2破甲弹,从烟囱里丢了进去,一声闷响,但仍有人在操纵九二式重机枪射击。我于是又从窗户甩进去一枚,这下彻底哑了。

我从屋顶跳下去,第一个从窗户翻入浓烟未尽的正屋,向所有仍能动的人射击。

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光了卡宾枪里的十五发子弹,确认没留活口后我搡着想进去的常志德走出了屋。

“你说他们是什么人?”我问。

“大概是昨夜进攻部队留下的残部。”常志德又开始抽烟。

我疑惑的是他们为什么在使用日式武器。

突然,我想起来什么,跑去察看那名躲在屋顶的狙击手。摘下他的帽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半夜送信的老村长!

待到屋内硝烟散去,我进屋察看,一共躺了六个人,全是老人。

常志德也走了进来,无奈地摇摇头:“几个老头收拾了咱们一个排的兵力。”

我正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本是躺着的老人挣扎着坐了起来,手里举着三八大盖瞄向我们。屋内的几个人同时向他举枪。

王翻译用朝鲜话向他大喊“缴枪不杀”之类的话,那位老人用手擦了擦脸上的血,然后去拉枪栓。

我待不住了,抬手给他一枪,他的胸部中了弹,张了过去,但还活着。

三名士兵上前去察看,但随后同时发出了惊恐的叫声向外跑,我定神一瞅,那个老人左手拿着一个手雷拉环,一枚手雷在他的身边打转。

不必多说什么,我拉着常志德便跳出了窗户,屋里轰的一声,但王翻译和我们的政委没出来。

我们点了一下人数,剩下六十一个人,常志德被推荐成为代理连长,我当连副。

我和老常商量了一下,决定继续走下去,和一连汇合。

我们终于上路了,比原定计划晚了两个小时。一路上,我和常志德讨论了半天,终于得出了结论:那群老人的日式武器十有八九是以前日本人入侵朝鲜时留下的,估计他们是当时的反抗军。都一把老骨头了,战斗力还那么强。我们不由得感慨:几倍于我们的正规韩国部队竟然没有几个老游击队员的战斗力强,仇恨的力量太可怕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