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而哭 正文 004 夜半枪声(四)

zhurui1963 收藏 9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size][/URL] 盘根是行动队长,他过去的行动对象是谁?是共产党! 这共产党是什么人?一个伟人曾经说过,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盘根就是在和共产党人的战斗中成为一个军统的人物的。那每一次战斗,都是在性命相搏中过来的。 这个时候几乎连考也没有考虑,猛地一回头:“把手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


盘根是行动队长,他过去的行动对象是谁?是共产党!

这共产党是什么人?一个伟人曾经说过,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盘根就是在和共产党人的战斗中成为一个军统的人物的。那每一次战斗,都是在性命相搏中过来的。

这个时候几乎连考也没有考虑,猛地一回头:“把手榴弹全部给我!”

只见,这盘根将所有的手榴弹集中成一束,大喝一声,身子一起一拧,推了出去。

但听得轰的一声巨响!

仿佛整个天地一下子被震懵了。


那来不及掩耳的宪兵们被震得傻在了洞里 。

那杨运盛看得分明,堵住了耳朵,爆炸浓烟一起,向着外面就冲。

盘根却一时用力过猛,滚下了地,待得爬起来,看到杨运盛已经扑了出去。

顿时大喝一声,也扑了上去。


外面的片冈冲活活被这股爆炸的气浪一下子掀了起来,重重地砸向河道。

而井下小郎首当其冲,被这爆炸一下子撕碎了。

横田三朗或者算幸运,被爆炸的土一下子埋住了,耳朵也被震得暂时失去了听觉,大脑也被震模糊了,只能在埋他的土里,像一条垂死挣扎的狗一样,胡乱地刨着。

正好被冲出来的杨运盛看见了,把枪直捅过去,狠狠地神经质地扣动枪机,活活把一梭子弹全部惯进了他的身体里。嘴里还像母猪临产一样地哼哼着。

盘根却不去管他,继续向外面冲,这才发现外面是浓雾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而这个时候,那片冈聪却已经像皮球一样翻滚而起,几乎想到没想,对着上面的洞口就是一梭子弹扫了过去。接着身体继续滚动。

应该说,这梭子弹来得非常的诡异,首当其冲的应该是盘根。

但盘根是行动高手,一但发现眼前的一切都被雾遮住了时候,几乎也是想都没有想,一下子伏下了身子,向着前方摸去。

所以,这子弹正好迎上了在他之后跟上来的情报科的人。

立刻子弹就把一个人打穿了。

其他人急切间,赶紧扑下地,幸运的伏下来,立刻就开了枪。

不幸运的这一伏就伏空了,直接向着河道滚了下去。

有的人撞到了盘根,而后面的子弹也在他的头上胡乱的叫嚣!

直气得盘根大声喝骂起来:“日你先人!你看到目标了?日你先人,你脚下没根!”接着吼道:“全部给我靠过来!快!”

杨运盛也从疯狂中醒了过来,帮着召唤着。

对于盘根的话,他是不敢不听的。

虽然不是在一个科室,但是,这盘根是个不讲道理的家伙。

当初杨运盛本来也是看不起盘根的,就凭这杀猪匠的诨号,他也看不起!

可是,他被盘根打过,因为一次执行任务,杨运盛的配合有失误,造成了行动队的人员损失。

这狗日的盘根根本不讲道理,当场就下了杨运盛的枪,把他拖回行动队,亲自执鞭一顿暴打!直打得杨运盛屎尿横流。

不过,这盘根打了就打了。而且不要其他的人打,说是其他人级别不够,他有权力教育小弟。

最让杨运盛感激的是,这事情只有行动队的几个小弟知道,并且盘根说了不准传出去,还真没有人传出去。更重要的,盘根并没有把他失误的事情传出去,自己一个人扛了。

过后,行动队的人还请他吃了饭,盘根认了他做小弟。

妈的,杨运盛服了,他觉得盘根这样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男人。

从此后,听盘根的比听李成的多。

这会儿听得盘根恶狠狠的话,立刻醒悟了过来。

第一个叫起来:“磨蹭什么,快!”

又是第一个到了盘根身边。

盘根把大家叫下河道,大声地喝道:“听好了!人与人之间挨着,一起向前!我们是一张网,管他什么鱼都不准漏出去!”

还别说,这个时候,盘根这实际行动中搞出的办法,还真是唯一管用的办法!

盘根继续恶狠狠地道:“全部给我把腰伏下去!”


李成听到这边爆炸声起,毫不犹豫地喝声:“全部快速向爆炸声前进!”

这样一来,等于是李成向这边来,盘根、杨运盛带人向那边去,中间就是片冈冲和他手下的小泽峻和田中峻。

关键是,他只知道后面盘根他们追来了,并不知道,前面李成他们又堵了上来。

那么,是不是两边就要这样把片冈冲捉住呢?

这当然关键看片冈聪是怎么想的了。


片冈聪是日本人,日本人有一个特点。

谁搞了他,他就怕谁?

当年中国强大时,他什么都学中国,于是有了他们的文字和服饰。后来欧洲的炮舰来到了他们的门口,他们立刻改学欧洲文化。他们自己把自己的文化也称为杂种文化。

杂种在中国是一句骂人的话。他的意思是说,自己的母亲与不是自己法律和伦理上的父亲的人性交生下的孩子。

而这样的孩子他总是与一般的人不一样,甚至可能有些变态。

特别是他们他们的心灵中,总有一种随时被欺负的危机感,他们随时在自我进行保护。另外一方面,他们总是在面对强大的东西时,把自己压抑起来,委曲求全,甚至是丧失人格的委曲求全。他们在遇到比自己弱小的时候,又进行残酷地,甚至是非人性的欺辱,以发泄自己心中憋得太久的像阴沟水一样的肮脏。

这不是某一个人愿意不愿意,而是一种民族久远的积淀。每一个人自觉不自觉地就涌有这种品行。

举个简单的例子,日本本来是一个并不大的民族。华夏族的族姓前面没有一个大字,欧洲的人的族姓前面没有一个大字,俄罗斯族前面没有一个大字。可是,日本人却专门给自己的民族前面加个大字,称为大和民族。一方面自我安慰,另一方面又总是想蹂躏大气族,另一方面又总是在大族面前像真正的杂种一样。

片冈聪挨了刚才盘根的集束手榴弹,活活丧失了两个手下,血的教训和疼痛,立刻让他杂种的自我保护意识和对强大的潜意识害怕出现在了他的思维里。

他立刻叫停了小泽峻和田中峻,用简短的语言命令道:“跟我上去!”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面对着一群训练有素,根本不怕什么大日本武士的中国人,在这河道里,自己只怕很快就会被他们吞噬掉。

河岸上虽然雾要小一些,但是也是连天的大雾。

他把小泽峻和田中峻抓过来,咬着牙在他们耳边道:“小心了,像老鼠一样地小心着。”接着又用透着杀气的声音道:“见人就杀,不管是平民还是老百姓!杀人,逃生!”

三个人成品字形地在雾茫茫的大地上行进着,就像依附和这漫天大雾的幽灵。


另一面,李成和盘根他们却是很快地就在河道里面相遇了。

双方都是小心着,步子根本没有声音。

所以,双方几乎是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才发现了。

不过,老奸巨滑的李成和以各种样的行动把自己堆砌起来的盘根都立刻就发现了对方是自己人。

两人几乎是同时一高亢,一低沉地发出了声音:“自己人!不准开枪!”


他们没有开枪。片冈聪却开枪了。

他们盲目地闯到了一户农户。

这户农户是一家传统的勤劳的家庭。

这两夫妇新婚不久,小孩才五个月,黎明了,吵着要拉尿。

男人起来点亮灯,就开始收拾农具,准备第二天的农活。漫天的浓雾也不管,已经把大门打开。

这小户人家,又不是深宅大院。

三人一走过来,就看了个透。

小泽峻和田中峻自然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杀人。可是,看到那小孩和妇人,还是愣了一愣。

片冈聪却是毫不犹豫,一扑就进去了。

而且是直接向妇人和孩子扑上去的。

那汉子吃了一惊,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片冈聪已经动了手,一枪就将妇人的头打爆了。

接着一把抓起了孩子,举起来,像砸一个皮球一样,砰地砸在了地上。

那男子一下子醒悟了过来,接着像疯虎一样,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嚎叫,提着手真的农具一下子扑了过来!

小泽峻和田中峻这才急忙地开了枪。

枪声和还没断气的小孩的哭声在浓雾里炸了开来。

也惊动了李成和盘根。

也惊动了三家镇的老百姓们。


盘根立刻就吼起来了:“杂种!跟我来!”

立刻就冲上了河堤。

李成咬着牙,发出的声音却很平静:“我们上公路!”

他带了一部分人向着公路上跑去。


盘根旋风也似寻着枪声扑了过去。

但是,片冈聪的要求是老鼠,老鼠搞出坏事来,他自己也辉像仿佛受到惊吓似的,立刻就跑了。

所以,盘根他们扑到的时候,只看到三个死去的人——一个孩子,一个女人,一个男人。

盘根是一个粗鲁的人,或者说是一个粗暴的人,甚至在外人眼里根本没有感情的人,或者说除了火暴,几乎没有向人表达过感情。

但是,往往这样的人,那感情才更加的纯粹,看不得他看不惯的事情,而且会毫不犹豫,马上把自己真实的情感完全地,毫无顾忌地朴素或者说原始地表现出来。

一看到妇人和孩子的的惨状,他就吼了起来,大声地吼了起来。

整个身体剧烈地颤抖,整个人仿佛是一颗爆炸的炸弹,一双眼睛喷着怒火,大声地吼着:“给我把这些畜生弄出来,弄出来碎尸万段!”

接着他扑了出去!

所有的人都像爆炸的弹片一样射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