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二、冷漠地复仇(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当我和常志德蹒跚地回到连部时,天色已晚,连长曲焱哲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我们排只剩下我们俩,派出了一个班的战士去我们防守的那片树林察看。

当那个班带来了确认的消息后,曲焱哲才明白,刚才我们两人合力消灭了一个连左右的美军。我和常志德被分入了二排,作为普通的战士,但曲连长说了,战时我们俩有指挥权。

因为美军又在进攻,连长命令按原计划撤退。我们顶着大雪出发了……

我们徒步走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村庄,王翻译与村长叨叨了半天才讲明白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完了,部队分散到各个朝鲜村民家中睡觉,我和常志德、二排长许卫、王翻译以及战士马翔天住在了屋子最大的村长家中。

夜深了,连长在村口布置了警戒哨。我们都躺在一个屋里,我辗转反侧,无论如何就是睡不着,白天经历的事情实在令我难以入睡。我向常志德望去,他也睡不着觉,两眼盯着屋顶发呆。

闲着也是闲着,我推了推他,一同穿好衣服走出去散步。

大雪过后的月夜是祥和而美丽的。满地的白雪将大地映得如同白昼。我和常志德一同漫步在空旷的村庄外围,顺便帮曲连长查了一下岗。

经过了这次战斗,我和老常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平时对我们俩横眉冷对的政委也突然间变得问寒问暖。在连里,现在我们俩拥有比任何排长都高的威望。因此,哨兵见了我们恭恭敬敬地敬礼,还问我们要不要烟。

我们绕回到村子,回到村长家,突然发现村长不见了。我疑惑地小声问:“老东西哪儿去了?”老常漫不经心地回答:“半夜去坟地串门去了!”我说:“老常,不太对。他一老头半夜出门一定有事儿!”常志德想了想,点了点头。

当我们刚踏入了我们那屋,准备叫醒其他人时,一声中正式步枪的枪声替我们代劳了。

接下来,爆豆般点三零机枪骤然响起,我已抓起了M1卡宾枪,把大长枪背在肩上,子弹和手雷塞进包里冲了出去。常志德紧跟在我后面,手里端着汤普森冲锋枪,浑身挂满了弹夹。其他人还在慌忙地穿衣服时,我俩已经冲到了村口。

到了村口,我乐了:一群头戴钢盔的士兵正挤在一起向村口摸来,我二话没说便甩过去一枚手雷,那群士兵一下子灰飞烟灭。后面的机枪马上开火,可才打几枪,便被我用卡宾枪射倒了。刚才向我们递烟的哨兵早已血肉模糊。

我躲在一口井后面,不断向外射击。此时常志德也跟上来了,举手就是一梭子子弹,眨眼间放倒了一个班。对方和白天我们阻击的那伙美军根本不是一个等级:挤在一起冲锋,打几枪就往回跑;后面督战的打死俩再回来接着冲,冲两下又往回跑。

连里其他人也上来了,中正式、三八大盖、七九式等乱七八糟的全拿上来了,叮咣一顿乱打,对面至少比我们多两倍,全套美式装备,才打不到三十分钟就伤亡过半。对面没招了,撤了。而我们呢,全连八十三人轻伤六人,重伤两人,没有阵亡的,也算是个奇迹了。

常志德走上去察看敌人尸体,我也跟了上去。

“老常……”我正要问他怎么了,他便打断了我:“果然,这仗打得水裆尿裤的,他妈的李承晚的部队,大韩民国,呸!”

一个个黄种人的面孔证明了他的话。我在死人堆里又拣出了不少子弹,把冲锋枪弹分给了常志德。

事后我们才明白,这个村子的男丁全部被李承晚的部队招走了。村长就是去通知他们所在的部队,结果却造成了第二天村民们出门发现了敌人堆中的亲人,哭丧声不绝于耳,全村人不断向我们掷石子。要不是我拦着,常志德的汤普森早搂火了。

中午,曲连长决定离开这充满仇恨的村庄,和一连汇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