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42死要面子活受罪

lyhsnm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龙崎自从有人、有枪后,现在连说话都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不加思索。现在他每说一句话之前,都需要思考:作为领导,既不能在下属面前过于太近,又不能和他们距离太远。之所以保持这种微妙关系,要让属下的兄弟知道:领导对他们都是一视同仁,没有搞特殊化。初到民国当老大的龙崎,经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龙崎自从有人、有枪后,现在连说话都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不加思索。现在他每说一句话之前,都需要思考:作为领导,既不能在下属面前过于太近,又不能和他们距离太远。之所以保持这种微妙关系,要让属下的兄弟知道:领导对他们都是一视同仁,没有搞特殊化。初到民国当老大的龙崎,经验只有靠积累,成功还有待时间考验。

本章节继续说龙崎和共产党代表初次接触的一些事。自从穿越到民国,龙崎和李东从奇遇辗转到逃亡、寄宿、再到被扫地出门,有了这些阅历,深感有个稳定的基地是多么重要,这样不仅能让佃户们在此安居乐业,更能让更多人分享这幸福生活,增加民心所向。

当其他地主的做法,都与龙崎背道而驰的时候,只有龙崎的李庄,老百姓过的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幸福生活。

许书记:还未请教,龙先生家自何处?

哦,我来自城北市,之前是个落魄学生,和李东两人经历过奇遇、追杀、寄宿、被扫地出门,最悲惨的日子还是给地主家打工那些时光,最后忍不住,就出来混了。

许书记点燃香烟,打量着眼前这位与众不同的年轻人,如不是亲眼所见,很难将一个只有24岁的小青年和“庄主”联系起来,可事实就在眼前,不得不让人相信:的的确确是一个24岁的年轻人改变了“穷困潦倒”的李庄。

许书记、王主任,诸位领导,请品尝本地农户家种的好茶,我们今天只谈生活,不谈工作,不知几位领导有何见解。

好啊,那我们就先喝茶,喝完茶,再把我们一路上看到的情况,与龙庄主交流交流,并在我们那里的山区,也复制这种管理模式,权当学习管理经验。

这茶味道不错,真是当地佃农种植的?

王主任,自从我龙崎来到李庄后,就没有佃农这一叫法了,龙崎说着,并给喝完茶的有关部门“领导”倒上。

哦,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有像龙崎这样的“开明地主”,不知你为何取消佃农这称呼?

其实我认为: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都是有着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我们应该人人平等,互相尊重,不管他们是贫农还是中农,他们就是人民,我作为人民的父母官,有责任、有义务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人民是水,父母官是舟,水能撑舟,也能覆舟。

想不到你对民与官之间看的这么透彻,我不解的是,你庄上有如此多的武装,不知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相信各位也认识了我龙崎,现在李庄在我和李东的帮助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个人认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首要必备条件,就是要有一支足够强大的武装力量,用以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我的所作所为,已完全和其他庄的地主背道而行,触犯了他们利益,我们随时都会受到威胁。

那你们庄的武装发展这么多,老百姓压力大吗?

其实我发展的武装,名义是“李家庄村民护卫队”,没有任何政治、官方背景,其护卫队成员,都是老百姓的子弟主动加入。自从我上任后,庄上的百姓能顿顿吃白米饭,永远告别了粗糠野菜的生活,老百姓每年上交百分之四的军粮,足以养活一支上几千人的武装,以后我还要继续扩大地盘,要武装更多的农民兄弟,用枪杆子维护人们权利,这就叫“枪杆子里出政权”。

王主任的钢笔一直在不停记录,不断收集龙崎的个人资料,像家庭成员,社会关系,政治背景,受教育情况等,但他说的都和党没有任何关系。

其他同志如朱代表,他也在用小本子记录,他是圈内出名的快笔,只要双方说过的对话,他能一个标点不漏地记录下来。

龙崎,冒昧地问问:你知道中国共产党吗?

不知道,我不想与政党有任何联系,不过我写了首歌,是写给“李庄护卫队”唱的歌,很快风靡全庄,现在都唱遍了。

什么,你是说你写了首歌,是不是叫“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是啊,是我写的,怎么了?

许书记,没错,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恩,不可思议,不是我们党的人,咋个会这么清楚我们内部方针、政策?你不知道:这首歌,毛主席给的评价很高。

毛主席?不认识。

龙崎故作一问三不知,要和这些领导兜兜圈子。

你写的歌不仅毛主席知道了,还让全军都要会唱。

对了,你的护卫队发展了多长时间,就有如此大规模,武器装备从何而来?

现在他们想把龙崎的老底都知道,这些人哪是谈生活,就是来搞调查的,不过没关系,跟他们慢慢摆龙门阵。

这个好像不长吧,半年左右,我们的武器装备就靠抢,哪里有武器就抢哪个,我还专门写了首歌,鼓励护卫队的兄弟们去抢武器。

啊,你们就是靠抢来的武器装备呀?

是的,我专门写了首歌,如有兴趣,我让士兵们唱给你们听。

那真是太有幸了。

李东,你来唱歌给客人听。

我?

对,就唱那个我写的什么?(难得糊涂)

你知道的,那个叫什么没有吃、没有穿、敌人那个啥….

哦,你说的是游击队之歌。

同志,可不可以唱给我们听。许书记带着很期盼的心情,很想再听听高人之作。

龙哥,还是算了,这么多领导在这里,我不好意思唱。

唱吧,没事,唱给他们听。

好吧,我试试。

第一段: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那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第二段:哪怕日本强盗凶,我们的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

哪怕敌人枪炮狠,找不到我们人和影。

让敌人乱冲撞,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侧后方,

敌人战线越延长,我们的队伍愈扩张。

不分穷,不分富,四万万同胞齐武装,

不论党,不论派,大家都来抵抗。

我们越打越坚强,日本的强盗自己走向灭亡,

看最后胜利日,世界和平现曙光。

好了,你们会了吗?

同志,刚才你唱的我们没记完全,可以把歌词写给我们好吗?

好吧,我写给你们。

这本是贺绿汀1937年创作的,今天暂时被龙崎盗用,难为他老人家了。

聊天时间过得很快,龙崎留了几位“领导“吃完晚饭后,晚上又挑灯夜谈。谈的内容:小到民生生活,大到治国管理,龙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最后连自认为很懂党的政策的许书记,都想压过龙崎一截。因为当着这么多同志的面,他要是都没有一个局外人懂政治,回去后肯定又要加强学习了。

龙崎,现在叫你名字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怎么喊都可以。

好吧,你自认为“天知道一半,地晓得一半”,那你懂我们党的政策吗?

懂,当然懂,我虽然不是党员,但只要是党的政策、条款我都学习完了。

这…..!王主任,诸位同志,我是没办法跟他讲了,你们来说说。

龙崎,那你知道我们党的宗旨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不难,我早已学习之。

年轻人口出狂言,有本事你背给我们听听。

朱干事,我认为如果要一字不漏地背,是不科学的,要理解性记忆,知道方针是什么就可以了,不要咬文嚼字地折磨自己。

好吧,你说最重要的。

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朱同志,换个话题吧,看来他真了解我们党。

唉,我再考考你,党的生日是什么时间?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1年7月23日召开,而党的诞生纪念日是7月1日。

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累了,你们早点歇息吧。

这…

同志们,看来我们这次回去要加强学习,别说咱们能争取龙崎,现在我们自己觉悟都不够,哪能说人家不是呢?

朱干事,你说的对,我们回去后一定加强学习,这个龙崎还说不是党员,我看他这是故意模糊自己的身份,我们回去后分成几班人,对入党申请书、还有登记名册,一个个地查,我就不信查不出龙崎这个入党人员。

许书记,据我所知:好像24岁,如果没什么特别重大贡献,还不能入党吧?

是啊,这个龙崎难道真是天才?还说什么枪杆子里头出政权,这个事我们要立即向中央汇报,不能让主席“睡不着觉“。

翌日,当天还没亮的时候,许书记带着朱干事一行人,准备向龙崎辞行,居然发现他们早已起的大早,到了“太阳坝”练兵去了。

许书记,你看我们是不辞而别,还是去查探一番?

恩,我们当然要去看看了,这是咱们了解龙崎的最好机会,他们真“贼”,有军事操练也不叫上我们。

很快,一行人到达了“太阳坝”训练场。

许书记、王同志,你们早,欢迎指导工作。

你们这是在训练?

不错,请你们上主席台,接受我们战士检阅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兄弟们,列阵,唱歌。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唱歌结束,龙崎让他们表演拼刺刀、玩大刀表演,同许书记的一行人中,其某位同志就是玩刀高手,一看这刀法,不就是29军的路数吗?

许书记,我们同志说这刀法就是29军的路数,士兵们如此熟练,就是上战场都没问题。

天哪,这龙崎难道是穷山寨里的“孙悟空”?

看完唱歌、又看表演,王主任主动要求,能否去战士们住宿的地方观摩,龙崎同意了。

当龙崎和李东带着几位同志参观住宿区的时候,简直把许书记他们一行人惊的是目瞪口呆,这一排排整齐床铺,还有折叠的像豆腐块的被子,水泥过道两边摆放整齐的鞋子,就像一条线。

王主任,我看就是八路军的正规军也没有如此军容,龙崎很不简单,我想该是我们回去汇报工作的时候了。

好,我们走。

龙崎,谢谢贵庄的热情款待,我给你个地址,如果你有时间,欢迎你来做客。

龙崎收下纸条,送走几位领导后,吩咐兄弟们:弟兄们,现在还早,大家都回去歇息吧。

龙崎为了在党的领导人面前表现出工作成绩,“被逼的”。

大哥,你说这么早把我们叫起来训练,你以前不是说:“每天五分钟自虐是锻炼,每天五小时锻炼是自虐”,兄弟们都站了快三个小时了。

赵大海,别发牢骚,我吩咐厨房给你们加牛奶鸡蛋改善生活。

大哥,这还差不多,下次什么时候早起啊?

再叽叽歪歪,让你们继续训练!

是!

兄弟们,除了站岗放哨的,都各自回去睡觉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