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坐在酒吧里独酌的她,是在“猎色”?

格瓦納 收藏 16 24913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314/13146360.jpg[/img] 这件事藏在我的心里已经有点时间了,一直在为写还是不写犯难。因为此事是一位朋友所说,而他与故事的其中一位主人公是朋友,所以怕的是写出来影响他。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用隐去真名的办法,把它写出来。因为这不但是一个社会现象,而且关系到社会风气,也关系到家庭这个社会的细胞,更关系到社会的稳定。 [img]http://img10.itiexue.net/1314/13146358.jpg[/img



晚上坐在酒吧里独酌的她,是在“猎色”?

这件事藏在我的心里已经有点时间了,一直在为写还是不写犯难。因为此事是一位朋友所说,而他与故事的其中一位主人公是朋友,所以怕的是写出来影响他。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用隐去真名的办法,把它写出来。因为这不但是一个社会现象,而且关系到社会风气,也关系到家庭这个社会的细胞,更关系到社会的稳定。


晚上坐在酒吧里独酌的她,是在“猎色”?

真人真事的主角,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小女人。而发生这一故事的另一主角,则是五位老板中的一位年轻老板。

有一天,五位老板去一家在当地颇有名气的酒吧“泡吧”。进去的时候,他们挑了一个位置不错的K座。因为坐在这个K座里,不但比较宽畅,而且视线不错,可以看到整个酒吧的许多角落。

那天在他们落座之后不久,酒吧进来了一位三十出头的小女人。这个小女人看上去颇有姿色,而且打扮入时。以一般人的眼光而言,那叫做有点“气质”。他们看到她进来之后,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选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起初时,五位老板以为她是在等另一个人。但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独自一人。

见她始终在那里独酌,年纪轻的老板来了好奇心,于是在将近十一点时,他朝她走了过去。接着,他们之间有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对话:“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是啊,你陪我吗?”“陪你就陪你,难道你能把我吃啦?”就这样,那位年轻的老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与她开始面对面喝酒聊天。


时间过得有点快。在将近零点时,其余四位老板想回去了。于是其中的一位老板走过来跟他说,他们想走了,问他走不走?年轻老板回答说,你们先走,我再喝一会儿。见他这样,来人也没说什么话,当他回到那个K座时,四人便结伴离开了酒吧。

其实当四位老板走了之后,他们二人也没喝多少时间。据说在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样子,他们二人也起身走了。然而离开酒吧的他们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在就近的宾馆里开了房。至于开房之后发生了什么,自然不用多说,傻瓜也想得出来。关键是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天早上那位年轻老板醒过来时,房间里已只剩他独自一人,见此情景他大吃一惊,以为遇上了骗子。但当他检查自己的随身物品时,竟一样都没少,包括那只装了钱和卡的包。而正当他一边纳闷,一边继续检查查房间里的东西时,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

年轻老板突然发现,在床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叠钱。拿起来一数,整整两千。这个时候年轻老板才终于“梦醒”,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对方是在将他以“鸭”所论。


拿着这叠钱,年轻老板觉得自己是被对方重重的“侮辱”了一把,所以他拿了钱和包,冲也似的到了总台,结完账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宾馆。驾着车回去的他越想越气,而且觉着拿着的钱好是晦气,决定一定要马上化掉他。于是便打电话给昨晚的其他四位,说是要请他们吃中饭。

那四位老板接到他的电话后,不免一个个纳闷起来,不是昨晚刚泡了吧吗?怎么又要吃中饭?但他回答他们,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等见了面再说。听他这么一说,那四位自然觉得有重要的事,于是便一个个赶了过来。

而当见了面知是这么一回事时,四个人差点笑得岔了气。而且从此之后,凡年轻老板请他们吃饭,他们就会开他的玩笑:“是不是昨晚又赚了两千元?”


这样的事当然很离奇,也很不可思议,但这不是一个传说,更不是一个笑话。可以想见,那位小女子肯定是那些“小三”之类的人物,而且是被“金屋藏娇”了的。想藏她之人,肯定是有家室,也是办公司赚钱赚得不亦乐乎之人,哪里有时间天天来陪着她?而同时也肯定是对她有所“承诺”,也是对她有所“规定”。于是这样的人,就如是那一只被关在了笼子里的“金丝鸟”。

或者是梦想“转正”,或许是盼望几年之后能拿上一笔大钱,所以这样的人就不得不将自己“封闭”在那里。但一个三十出头的小女人,一个身边“不差钱”的小女人,又哪里禁得住“情感孤独”和“性孤独”的折磨?找个酒吧打发晚上的时间,将自己喝得醉熏熏来麻醉自己,自然也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至于她与那个年轻老板发生那样的事,也并不难理解。以她这样的行为,自然不能以“猎色”二字可以作结,无非是临时做一道“填空题”而已。但关键的关键是,这样的人又何止她一人?


我以为,这样的事不是小事。因为这种社会现象的存在,岂不是对某些家庭存在着极大的破坏性?岂不是一种潜在威胁?如果最终处理不好,难道能保证不发生恶性事件?而与年轻老板所发生的事,岂不是一种另类的“卖淫嫖娼”?岂不也是对社会风气的一种破坏?

正因为这样的小女人不止一个,这样的现象几乎有点司空见惯,所以我们的相关部门是不是应该高度重视?那些“金屋”所在的公安部门和社区,是不是得更直接的管起来?

如果这样的事没人去管,或者管不住,岂不是会愈演愈烈?难道非要等不可收拾了,才不得已出来收拾“烂摊子”?该是动手的时候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