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修改之中 025 混在敌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乡公所的大门口,先走进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看军装,领章上一杠三星,应该就是这个连的连长。

随后又走进了一个人,头戴呢质的大盖帽,身穿呢子军大衣,肩披一条白色的披风,手戴白手套,脚穿长长的黑皮靴,身材高大,满脸横肉,不怒而威……莫非这位就是黄飞达?

“弟兄们,营长来看望大家来了!”连长满脸带笑地说,“大家欢迎!”士兵们机械地拍着巴掌,响起几声单调的啪啪声。

“弟兄们!稍息!”黄飞达向士兵们挥了挥手,“弟兄们,这两天你们辛苦了!经过一夜的血战,我们击毙了八路军的‘无敌神枪手’,活捉了两个女八路!功劳很大!我已经向蒙阳城皇协军前进司令部打了报告,刘司令非常高兴!就连驻蒙阳城的皇军伊藤大尉也非常赞赏,嘉奖令马上就到,到时候,全体将士个个有奖!”

“弟兄们,来到李庄,就是到了我黄飞达的家,飞达备了一份薄酒,请弟兄们尽情地喝!前提是,值班放哨的人,不能喝酒!哈哈哈……以后飞达补上!弟兄们,今晚一定要注意,莫要让八路军探子混进来!小心有八路偷袭!……”

“是!”

“啪啪啪……”又响起了一阵机械的巴掌声。咦,都说刘黑七的土匪军不怎么样,这不是很正规的吗?糟蹋起老百姓来,就是土匪;打起八路军来,就是小鬼子;见了政府的大部队,就变成龟孙子!

黄飞达那一行人走了。士兵们飞快地冲过去,争先恐后地把碗伸了出来:“给我来一碗酒,给我一碗酒……”又是一阵难以平静的喧闹……

过了很长时间,乡公所里才渐渐地沉静下来。到处都是醉醺醺的士兵,到处都是呕吐的赃物……整个乡公所一片狼藉。李自强围着乡公所查看了一番,原来的囚房已经变成了兵营,别的地方也没有发现有囚禁的犯人。小梅他们到底关到哪里去了呢?

徐大胆机警地跟在李自强的身后,时刻注意着周围敌人的动静。他的步枪和大刀都已经放在了外面,身上只留了一把匕首,但是他一点也不担心,还真是个大胆!

一个醉醺醺的士兵晃悠晃悠地走过来,李自强一把架住了他的胳膊,神秘地问:“兄弟,你知道今天带回来的那个小娘们关到哪里去了?”

“哈哈……你……你也想那个小娘们啊!”那个士兵醉眼朦胧,“说……真的……我也……想啊,可是,她已经被黄营长带到黄府里去了!弟兄们,今天不能共享了!”什么?小梅被黄飞达带到了黄家?奶奶的,黄鼠狼父子俩个个都是色狼!这可怎么办?

天已经黑下来了,可是,士兵们这里一伙,那里一堆,到处都是吵嚷声。李自强想:再过一会吧,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定要摸到黄鼠狼家把小梅和娘救出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士兵们纷纷走进了临时的住房,李自强给徐大胆丢了个眼神,也跟着乱兵走了进去。这是一个三间的房子,地上铺着厚厚的稻草,几十条被子乱七八糟地铺在上面,士兵们休息的时候,就和衣钻进被窝……

李自强想:这么多人战死了,一定会有很多空闲的被子吧,且让我看上一看……

大多数士兵都躺下了,还有十多个被子没有人用。李自强给徐大胆递了个眼神,选了一个靠门的地方躺了下来,被子一蒙,便小憩起来。

昨夜一夜没睡,今天一天奔波,李自强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闭上眼睛,竟然不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这些皇协军,看来都是刚刚整编的各地的散兵,相互间大都不熟悉,李自强满可以放心大胆地睡觉了。

正睡间,忽然觉得有人在踢着他的身子:“混蛋,快滚起来!快滚起来!”李自强睁开了眼睛,连长那张胖脸出现在他的面前,糟糕,事情不妙!

“混蛋,你们两个怎么跑到人家的被窝里睡觉了?”连长咆哮着。

李自强举目一看,房间里所有的被窝里都钻满了人,他和徐大胆的旁边,各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士兵……

“对不起,连长,我喝多了,喝多了!”李自强连忙站起了身,给徐大胆递了个眼色,徐大胆也连忙爬了起来。

连长醉眼朦胧,满嘴的酒气,睁着一双小眼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把他们俩看了一遍,感到这两个人有些陌生,有些奇怪,一时没有觉察出奇怪在哪里,只是大声斥责着:“快滚回你们排去!”看来,这些当兵的,住宿也是按照班排划分的啊。

“是!连长!”李自强答应了一声,和徐大胆匆匆蹿出了那间兵房。

“快走!”李自强低声说,“那个连长已经起疑心了!”

“我们去哪?”

“撤出去!”李自强说,“我已经查看清楚了,我娘和小梅不在乡公所里。”

“好!“徐大胆紧跟着李自强匆匆向乡公所大门走去。哎呀,好悬呢!怎么能在兵营里休息呢,太大意了吧!这些皇协军,素质虽然不是很高,但也不是没有一个能人,万一被发现了,还真不好办!李自强心里暗怪自己太过自信……

乡公所门口的哨兵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俩很顺利地走出了大门。“徐班长,前面就是黄鼠狼家,我娘和小梅就被他们关在里面。”李自强说,“趁着现在他们还没有发现,我想办法混进黄鼠狼家,好浑水摸鱼,救出她们……”

“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们在院子外面接应!”李自强说,“黄鼠狼家的西侧有条沟,你们先隐藏在哪里……”

“好!”正在这时,乡公所里忽然传来一阵哨子响,有人在大声嚎叫着:“有探子,有八路军的探子,不要让他跑了!”哨子声,跑步声,吼叫声纷纷响起来,乡公所里一片混乱……

趁着乡公所那一阵混乱,李自强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地向黄府奔来。不用询问,老远就能确定,大门口有两名哨兵的那个大大的院落就是黄家。门口的两个哨兵正向乡公所方向望着,不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站住,口令!”哨兵老远就向李自强喝问。

“飞黄——”“腾达——”李自强径直向黄府的大门口走来。哨兵问:“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乡公所里混进了八路的探子,连长长让我向营长汇报一下,看看怎么办!”李自强不动声色地说。他一手提着驳壳枪,一手抚着腿上的刺刀,时刻警惕着敌人的忽然一击!

哨兵毫不怀疑,见来人还是个排长,连忙举手行了个礼,李自强一边走,一边还了个礼,急匆匆地走进了黄家。

这个庭院要比邱成、王士申家的宽敞豪华得多。院子很大,长宽都有四五十米,沿着院墙建有一圈厢房,中间建了两排正房,大门开在院子的正南方向,一进大门,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假山高高的,就像屏风一样挡住了正房的门。两排正房,都是金黄色的红瓦,还有重檐屋顶,门窗刷着鲜艳的红绿漆,显得非常艳丽夺目。

正在这个时侯,正房里忽然传来一声叫喊:“来人哪!”偏房里,马上冲出了四个勤务兵,快步向正房跑去……趁着有人跑,李自强毫不犹豫地跑步向西侧的厢房跑去。

忽然,客厅的走廊里走出一个人来,指着李自强的影子叫着:‘喂,那个当兵的,你向哪里跑?”听声音,这人竟是公鸭嗓子崔命鬼!

“是是是!我走错方向了!”李自强忙跟着勤务兵一起向客厅跑去……李自强的大盖帽压得低低的,穿着皇协军的服装,室内虽然亮着几杆蜡烛,但光线昏暗,这么多的士兵,谅他们一时也觉察不出来。

“哼哼,你们黄营长不是交代过吗!当兵的不许乱跑!”崔命鬼道,“这里不比军营,这里是黄乡长的家,里面住着内眷。再乱跑,小心我让营长打断你们的狗腿……”

“是是,老爷,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李自强压着嗓子,低着头,谦恭地说。崔命鬼满意地走回了客厅。

几个勤务兵来到了客厅门前,黄飞达说:“你们几个到乡公所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阵子怎么这么乱?”果然,听声音,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了,还夹杂着一阵阵的枪声。

“是!”几个勤务兵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跑去。趁着众人不注意,李自强一闪身,消失在客厅的门前。

客厅很大,有七八十平方的样子,客厅里,有方桌,沙发,茶几等陈设,还有几个比较大的可以移动的屏风,进出客厅的各个小门,都隐藏在屏风的后面。

李自强躲在灯影里,三闪两躲,藏到了一个屏风的后面,正想打开那扇小门离开客厅,去搜寻小梅的下落,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飞达啊,这次进剿,收获虽然不小,只可惜没有抓到真正的‘无敌神枪手’,哎……”李自强知道,这个应该是黄鼠狼的声音。

“爹爹别着急,那‘无敌神枪手’就是再神,也不过是一个人,就他那一杆枪,能厉害到哪里去?”

“哎,你不知道啊,少爷,”公鸭嗓子崔命鬼说,“那天夜里,‘无敌神枪手’一个人单挑里十几名家丁,枪枪爆头,打得家丁们抬不起头来……那一仗之后,其他的家丁竟然有好几个给吓跑了!”

“那是家丁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贪生怕死!”黄飞达说,“在王沟,‘无敌神枪手’我也见识了,在我的机枪、手榴弹的攻击下,不也一样狼狈逃跑了吗?慢走一步,他的小命就得留下……”

“是!姑爷!”公鸭嗓子说,“那晚啊,一个班的皇协军也过去了,也没起作用,硬让那小子大摇大摆地走了!我看啊,不是人不行,是因为没有机关枪,没有手榴弹……”

“对对对!”黄鼠狼说,“如果我们的家丁有机关枪,那还怕什么无敌神枪手!”

“机关枪可不好办呢!”黄飞达说,“我一个连只有两三挺……”

“姑爷,你还是想想办法吧,你拍拍屁股一走,老爷这边可就危险了!谁知道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冒出来?”,

“嗯……好吧,等明天走的时候,给家丁们留下一挺机关枪!”

李自强闻听,不由一阵暗笑:打仗武器很重要当然不错,但最关键的因素不是武器,而是人,同样是机枪,在家丁手里、在皇协军手里、在日军手里,效果绝对不一样!就那几个烂家丁,有了一架机关枪就能耐了?没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