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下午,记者要去外地采访,便赶到郑州火车站西进站口,准备搭乘16时50分的火车。

15时40分,记者来到了西进站口的安检口,看到两位工作人员正手拿探测仪对进入的旅客进行贴身检查。然而,记者身边的一位乘客未经检查便径直进了站,而两位安检员和铁路民警对此却熟视无睹。

进了站后,记者在一旁暗中观察,发现在几分钟内,进入了数十位乘客,其中好几位没有接受探测仪检查。

记者有些遗憾:西进站口远没有东进站口客流量大,并没有出现让安检员应接不暇的情况,逢人必检应该是能做到的,然而,安检员的工作依然出现了漏洞,给乘客与列车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现在郑州火车站正号召广大乘客从西进站口进站,如果这里的管理服务跟不上,岂不是会带来更多的隐患?

鉴于此,记者掏出手机,对部分乘客未经探测检查就得以进站的情况进行拍摄,以期将其提供给有关负责单位,督促其改进安检工作。

然而,接下来却大大出乎记者的预料。

一名在安检口旁边坐着的年轻女警,发现了记者的拍摄,她不仅对记者厉声呵责,而且强行检查记者的拍摄内容。于是,记者只好拿出证件,表明身份,并向其说明记者会与负责相关工作的部门沟通。但这位警号为“057***”的女警在查看了拍摄内容后,禁止记者离开,并不断拨打电话与对讲机。很快,一名警号同样为“057***”的年轻女警也赶来,她们命令记者把拍摄的资料删除。

命令记者删除拍摄内容有何法律依据,还是铁路公安内部的规定?面对记者的质疑,两名女警没有回答,只是“告诫”记者,采访拍视频前应先与其主管部门打招呼,否则没有取证的权力。对此,记者依然不解:如果记者拍视频前还要给其打招呼,那又能掌握多少真实情况?如果不是记者,只是一名普通市民,就不能对其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监督拍摄取证了吗?

距离发车的时间不多了,为了不耽误乘车,记者向候车室走去,两名女警用力拽着记者肩膀。记者说明自己还要赶车,不敢耽搁,但她们依然堵在记者身前,禁止离开。一位车站工作人员建议她们放开记者,由记者找车站的值班主任反映问题。但两名女警还是置之不理,并告诉记者,郑铁公安处跟火车站分家了,她们不归车站管。其中一名警察质问记者:“是不是我们刚才不让你进站了,所以你才要拍?”

对此,记者不禁莞尔:记者进站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阻挠,恰恰是其安检工作不够到位,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难道在这位警察的眼里,除了泄私愤以外,她们工作中的疏漏就不用有人关注了吗?

僵持不下之时,一名主管模样的三级警督也赶了过来,这名自称姓赵的警察,了解了情况后承认,安检确实有疏漏,但同时强调,他们的安检人手有限,逢人必检做不到,并依然要求记者删除视频:“暗访可以,但不能让我们发现。”

距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为了赶上车,记者只好当着三位警察的面,将拍摄的视频删除。

在被限制人身自由半个小时后,记者终于得以脱身,匆匆赶往候车室。身后,从安检口通过的不同身份的旅客,很多人都经过了安检,也有少部分人没有经过安检,他们正奔向各个车次,驶往全国各地。 □本报记者刘勰


拦阻记者强删视频 郑州火车站民警如此对待监督(转自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