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细究柬埔寨的历史,实在是悲惨而又令人尴尬。越战期间,美国要求柬埔寨助战,遭到总统西哈努克的拒绝。美国对西哈努克政府的中立偏左政策深为不满,从1969 年3月起,派飞机轰炸成为北越“庇护所”的柬埔寨领土,并把目标转向柬军方,开始扶持朗诺将军。朗诺趁西哈努克1970年3月出访苏联之际,发动了军事政变,废黜西哈努克,由朗诺出任总统。西哈努克旋即流亡北京,得到中国政府最坚定的支持。美国对柬埔寨的干涉,为一直在丛林里打游击的红色高棉带来了崛起的意外机遇。忠于王室的柬埔寨子民不能接受国王被驱逐的现实,更不甘心屈服于傀儡政府,柬共趁机打着爱国的牌子扛起抗美救国的大旗。1970年4月,美国和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南部。大敌当前,西哈努克和柬共摒弃前嫌,携手抗美,结成抗美救国统一战线。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僧侣、朗诺政府官员、军人奔向丛林,加入红色高棉的行列。急剧扩大的红色高棉和北越结成军事联盟,迅速控制了大半个柬埔寨。1975年元旦,抵抗力量发起总攻。4月1日,朗诺以去外国治病的名义离开金边。4月17日,金边挂起了白旗,红色高棉取得了抗美救国战争的全面胜利。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扳倒了朗诺政府,开始了所谓的“元年”。而这一天,却是柬埔寨人刻骨铭心的日子。红色高棉的领导人罗绍特更名为波尔布特,实行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他发出一号命令,以战备为借口把城市居民遣散出城。这项决定是在红色高棉进城前两个月作出的,但他们对相当重要的干部都严加保密,并且欺骗老百姓说美国人要轰炸金边,谁也不准留下,不准携带行李,用不着带出城的东西,三天之内就可以回家。在士兵的强行驱赶威吓之下,四天之内,所有金边人被迫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放弃所有财产,成为彻头彻尾的无产者。人们纷纷把自己的照片、工作证甚至手表丢进水塘,因为这些东西随时都能招来杀身之祸。素有“东方巴黎”之称、并有两百万人口的金边,数日之内就成了死寂的空城。正是从这一天开始,柬埔寨的百姓开始陷入水深火热且极其荒谬的境遇之中。

红色高棉的军人荷枪实弹,强迫城市居民迁往乡下改造,实践所谓的农业乌托邦计划。同年9月,全国所有城镇的人口被全部驱出,而大部分的金边人没有料到,此次的离开,竟是一条不归之路。体弱的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病死在去乡村的长达一个月的徒步跋涉中。有幸到达目的地的,一落脚便开始了刀耕火种的日子。眨眼间,柬埔寨禁止私有制,不准商品买卖,不准货币流通,连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许。而波尔布特策划的这次两百万人的大迁移,直接导致几十万人的死亡。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1975年6月-8月,在中国已经病重的周恩来在医院三次会见波尔布特,苦口婆心地劝告他们不能这样做,共产主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而毛泽东却盛赞“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波尔布特因此骄傲地宣称:全世界的革命者都可以从柬埔寨学到很多经验。

波尔布特掌权之后,开始了长达四年的血腥统治。首先要把每一个城里人改造成农民。红色高棉把人分为“旧人”和“ 新人”。“旧人”是攻克金边前已在解放区的人口,主要是农民。“新人”则是旧政权的军政人员、知识分子、僧侣、技术工人、商人和城市居民,“新人”必须通过改造才能新生。每位新人必须重新登记,交代以前的历史。凡在朗诺政权服务过的人、对新政权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金边者,一律格杀勿论;接着是清理阶级队伍,有产者、业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他专业人士都不是无产阶级,属于清理之列,连戴眼镜的人也不放过;然后是种族和宗教迫害, 会说外语也是死罪。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关闭或摧毁所有的教堂和庙宇,佛教徒被迫还俗,回教徒被强迫吃猪肉。除了整肃党内异己,普通百姓以越南或苏联间谍、美国特务等罪名遭疯狂屠杀,大多数遇难者全家都被斩尽杀绝。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红色高棉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准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新人”在“旧人”的监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他们被迫学习农活,种地修渠,为了完成规定的劳动限额,白天必须在田里干十几个小时活,晚上还要开会学习。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因为劳累、饥饿、营养不良和疾病而死去。

在红色高棉执政的三年八个月二十天时间里,其恐怖程度空前绝后。1976年夏,一直处在幕后的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年底他忧心忡忡地指出“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此后就以肃清亲越分子、克格勃间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和新混入党内的异己分子为借口开始了内部清洗。在1975年l0月宣布的民族阵线的十三个领导人中,就有五个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处决。各大区的党政军领导人被处决的更多。最集中的一次是1978年对被认为是亲越派的东部大区干部和军人的清洗,由西南大区的领导人塔莫负责,一次屠杀了近十万名自己人。S-21监狱杀戮场,主要用来审讯、拷打和处决党内敌人。据估计,仅在这个中心一处,就处决了两万人。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S-21发掘出近九千具尸体。还有许多死人坑尚待挖掘。这些人死得极其恐怖,红色高棉为节省子弹,杀人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许多陈列的头盖骨上,留有被斧头砍出的裂痕。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1976年1月,柬共改国名为民主柬埔寨。4月西哈努克被迫退休,随后遭到软禁。他的子女亲属照样作为“新人”下放劳动,最后都下落不明。

在大屠杀的同时,民柬对外处于极度的自我封闭状态,国门被关闭,受害者无路可逃。到1978年底,只有为数很少的几个国家与之互派外交人员。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十万“志愿军”兵分七路入侵柬埔寨。仅仅两周时间,红色高棉就兵败如山倒,政权不保。1979年1月7日,越军占领了柬首都金边。翌日越南拼凑成立韩桑林傀儡政权,即“柬埔寨人民共和国”。红色高棉执政时代结束。此后,他们溃退到柬埔寨西北和西南山区,建立革命根据地,进行有组织的武装抵抗斗争。

1981年12月柬共宣布自动解散,1985年波尔布特宣布退休。这些举措改善了红色高棉的外部形象。实际上柬共仍然存在,而且这些“退休者”仍决定着红色高棉的一切。尽管西哈努克憎恶红色高棉,为了共同的抗越大计,还是再度与之携手合作。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从1992年2月起,联合国陆续派出2.2万工作人员,花费近28亿美元来帮助柬埔寨实施和平协定。而作为协定签字方之一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抵制大选。红色高棉失去国内盟友和国际支持,陷入全面孤立。

1994年7月7日,柬议会宣布红色高棉为非法组织。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红色高棉内部思想混乱,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

1996年8月,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英萨利率领两个师与波尔布特派分道扬镳。拉那烈和洪森马上与他达成和解协议,允许他在其控制区享有自治权利。西哈努克国王还下令赦免英萨利。英萨利的分裂使红色高棉丧失了四千人的精锐之师,又失去了重要的木材和宝石等经济来源。而政府既往不咎的和解政策,则摧垮了红色高棉官兵的心理防线。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1997年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成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成夫妇及其八个子女。红色高棉的官兵忍无可忍,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一号大哥”。波尔布特仓皇逃命,但终为部下抓获,被公审判处终身监禁。

波尔布特1998年4月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临终前仍不思悔过地宣称“我没有屠杀,我只是在战斗。”剩下的红色高棉领导人陆续走出丛林,形成又一轮投诚浪潮。最后,肯农等八位将军率数千余部投诚,民柬前主席乔森潘和前人大委员长农谢回归。1998年成了红色高棉的投诚年和终结年。

红色高棉的兴盛和衰亡,构成了柬埔寨当代历史的重要篇章。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的底线,令所有研究人类野蛮行为、人类大屠杀事件的专家至今都迷惑不解。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看上世纪红色高棉士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