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42入乡随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邱连长本想趁机“擒贼先擒王”,再来个“海底捞月”,没想到的是“偷鸡不成,还失把米”,现在被单独拘役在地牢,享受龙崎的特别照顾。

其他士兵只是跑腿的,和长官没关系,就把他们和以前的被俘人员安排在一起,享受李家庄的免费伙食。

李东,召集赵大海、孙猎户、张彪、徐虎他们到我这里来一下。

好。

还未等开会的人走进龙崎办公室,他们就嚷嚷开来。

大哥,你找我们开会。

徐虎,你们刚才在谈论什么事?

大哥,我们今天除了俘虏这五十个士兵,还抓获了几个拿着望远镜,偷窥我们的“不明身份”人员,正准备向你汇报。

好了,把他们单独关在一起,不要为难他们,我们先开会。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很快就来。

李东汇报一下,这次他们送来多少军火?

经过统计:这次他们送来一百五十支中正式步枪,另外还缴获五十二支同型号步枪,子弹共计四万发。

怎么这么多?

大哥,门外有人求见。

谁?

是我,王连长和冯连长。

恩,你们进来吧。

哎呀,龙庄主,恭喜恭喜,恭喜你们大获全胜。

哪里,感谢二位相助,对了,这怎么多出来五十支步枪?

还是王连长有办法,他向刘营长多要了五十支,想不到他居然一口答应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多加一百五十支。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能多争取到这五十支步枪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了,两位也不要再争了,感谢你们相助,答应你们的我马上兑现,不过邱连长的52支枪不能算,这是我们缴获。

没问题,只要有钱就可以了。

李东,给他们拿九千法币,现在给你们大洋也带不动,这法币和大洋等值,不知二位觉得可行否?

九千法币?不行,这东西贬值得厉害,再加点。

一万,一万怎么样?

冯连长,一万就一万,要是当家的后悔,我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法币正合我意,反正大洋也带不走,谢当家的。

对了,龙庄主,不知可否有零钱没有?

哦,懂了,李东,按他意思,给他相应找零,你先陪他们去吧。

不好意思,去去就来。两位,跟我走吧!

好了,我们继续开会。

同志们,现在我来总结一下,根据李东提供的清单显示:现在我们队伍里已有兄弟743人,有步枪324条,子弹64000发;火铳178杆,火药753斤,铁砂若干;砍刀87把;弓箭9副;弓弩1把。

龙崎,我们这不是发财了吗?

对啊,刚才孙叔说的没错,现在我们有七百多兄弟,如此多枪,已经能称霸一方了。

张彪,你说的我不完全赞同。

为何?

现在我们是人多,枪少,我的目标:在近期,给每个兄弟都装备武器,现在请你们来就是要问问:你们有什么建议没有。

龙哥,完事了。

恩,李东坐下来,我们继续开会。

大哥,我刚才计算了下,目前我们总共有743人,减去包括砍刀、弓弩在内的武器,还有322个兄弟分不到武器。

张彪,像这样分析,也就是说:目前只能装备421个兄弟。

对了,还向大哥反映个问题,现在随着人员急剧膨胀,下边有些兄弟不知听谁命令,经常大哥一句话,我们要重复很多次,他们才能听到命令。

龙哥,我有个主意。

李东你快讲。

不如我们把兄弟按照军队编制,营、连、排、班,这样就不会层次不清了。

有道理。

好啊,现在我们人、武器都有了,目前我有个很重要的事向你们宣布,李家庄村民护卫队成立了。

太好了,鼓掌!一时间里,热烈的掌声响了很久,大家等这一刻很长时间了。

大哥,现在我们是不是需要召集所有兄弟开个讨论会,同时也下达你的任命,下边的兄弟们也好按部就班。

行,这事马上落实。

不好,还有个事居然忘了。

什么?

现在把他们放回去吧,关久了要出事。

恩。

你们先召集人员,我去会会邱连长。

好。

邱连长被关押在拥有各种刑具的地牢里,这里是“李财主”生前精心策划的,只可惜龙崎“接任”后,这地牢一直没用过,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霉味,不过这地牢的质量很好,不用考虑“过期”问题,只要想用,随时可以进入“工作状态”。

邱连长被绑在一根很粗的树木上,眼前放着各种刑具,作为明白人的他知道:像这东西怎么操作也了如指掌。因为他曾经在地主家从事过这行工作,整的都是穷佃户。

奇怪的是,李庄上的人只是将他捆绑在地牢里,并没有任何火炉升起,也没人看守,也不知龙崎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邱连长,里边滋味不好受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地牢外传了进来,很快听着开锁的声音,地牢的大铁门吱呀地打开,老熟人出现在面前,还能说什么呢,只有等着灌辣椒水吧。

邱连长,我在和你说话怎么不理我?

哼,“士可杀,不可辱”,是个男人就给我来个痛快的!

好吧。

龙崎从身边兄弟手中接过大砍刀,正准备砍下去的时候,邱连长终于向龙崎求饶。

别,别呀,我不能死!

哎,龙崎一刀割断了捆绑在邱连长身上的绳子。

哎呀,吓死我了。

怎么,邱连长也知道这些是做什么的?

龙庄主,不开玩笑了好不好,我邱某人错了,说着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都让人不得不同情,看来被吓得不轻。

好了邱连长,这事就算了,你回去吧,今天都怪我不好,今天的事太多了,谁知道他们把你关在这?

龙庄主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要是你晚来一步….

别,别来这套,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这不是没事吗?

你真的要放了我?

对,你和他们回去吧,通过这次经历,相信你也知道李庄的佃农不是好欺负的。还有,今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那我们的枪?

邱连长,我说过,用枪指着我的兄弟是要倒霉的,枪暂时不能还给你,我们只是暂为保管,等我不用的时候再还给你。

那你们什么时候用完?

这个,我用完的时候会派人给你送来,你回去后就跟刘营长说,是我龙崎借的,用来防土匪打劫山寨。

邱连长当然明白,说是借枪,还不如送给他算了。

好吧,不知贵庄主,是否真的放我们回去?

邱连长,快走了,再晚了就天黑了,留你在这过夜!

原来是王连长在叫他。

王连长,等等我,我这就来。

告辞!

不远送。

龙崎,你待在地牢干什么?

亲爱的,你怎么来了?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说要是真把人关进地牢,有老虎凳、烙铁、竹签、辣椒水,一个人凭着他的毅力,能否坚持到最后一刻。

哎呀,怎么这么疼…

我想试试,你能经得住我掐多久?

别呀,我投降了…

哼,你不知从哪听来的,这东西人能坚持住吗?

不能。

不能就快点上去,你的兄弟找你有事!

好吧,我这就上来。

龙崎走出地牢,享受着大自然带来的新鲜空气,看来可以证实:屈打成招是真的。

龙哥,你下地牢干啥,一个国民党俘虏,不用给他面子吧?

李东说的没错,但我听王连长说:这邱连长在国民党内部是出了名的铁嘴,曾经被土匪抓住,被用尽各种酷刑都不出卖组织秘密,好像那篇文章叫:“我们的英雄,邱连长”。

放我们出去!就在龙崎身后的屋子里,关着传说中的“不明身份”人员,

里边关的什么人?

不知道,是孙叔他们抓的,要不你问问他?

好吧,孙叔在哪,你找来。

等等,我去叫他。

大哥,你有事叫我?

恩,关在黑房子里边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这是我从他们身上缴获的武器,你看:这支手枪不错吧?只可惜,膛线老了点,枪把上还有根红布条,不过还可以用。

龙崎一见了磨光了膛线的驳壳枪,还有红布条,不用问了,肯定是。

孙叔,打开房门,让兄弟们把缴获的武器还有其他东西还给他们。

啊,他们身份不明,万一把武器还给他们,这…

放心吧,我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了,没事,把门打开,还给他们。

你过来,把门打开。还有你,把东西都拿过来,还给人家。

现在孙猎户也能叫下边的兄弟干活了。很快,黑房子门给打开,关着的七个“不明身份”人员,只见他们不卑不亢地走了出来。

快把枪还给他们!

孙猎户先是犹豫,然后先将望远镜、手枪、弹夹一个个地归还。

孙叔,知道你缴获一把手枪不易,要不我把自己那把给你,怎样?

别,大当家的别这样,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

戴眼镜的中年人一直盯着龙崎,众人无不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与一般的“强盗”有所区别的是:他年轻稚嫩的脸上,透露着善意的微笑,不是“杀气”。

双方初次见面,还是龙崎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让几位受惊了,请原谅我属下的粗鲁。

戴眼镜的许书记问:小伙子,你贵姓?

他叫我小伙子?不由得多想,我是龙崎,他是李东,孙猎户…

龙崎一一向眼前几位重要客人介绍到,很快对方将一些人物也介绍给龙崎认识。

很高兴见到几位,如不介意,请到我茶室品尝老乡种的好茶。

许书记,你看,我们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对,这就叫如相随俗。

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入乡随俗一次吧。

众人皆笑之,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