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44》暗战(上)

武者2009 收藏 0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王歪嘴暴吼着嗖的一个黑狗钻裆直朝斜溜眼跨下撞去。他要一击撞翻这个狗日的。

而斜溜眼一见歪嘴子动真格的了,大骇之下一个腾挪闪身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王歪嘴重炮击空刹车不及,整个身体挟着一股凌厉的飓风横空飞过,咕咚一头扎在了坚硬的土地上,紧接着嗷嗷两声惨吼,眨眼昏死过去。

我靠,出师未捷身先死,绝不让英雄泪满襟。侥幸跟王大哥从战场上逃回来的那几个伪军一看这惨景,顿时怒火高窜:“草你娘斜眼子,你敢跟王队长顶撞,揍死他!”

虽着一声狂吼,七八个伪军呼啦啦扑上来,逮住斜溜眼劈头盖脸的咣咣就是一顿老拳,打的这小子是嗷嗷直叫,眨眼工夫便瘫在地上成了个血人。

“你妈了个比,以后谁敢再欺负俺救星王大哥,老子跟他没完。”

“对,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老子们不怕死,谁敢跟王队过不去,我们就跟他过不去,不信走着瞧。”

伪军们边同仇敌忾的咋呼着,边抬起王歪嘴急急朝鬼子卫生室窜去。

他们今天之所以这么豪气,一是因为歪嘴比斜溜眼官高半级,有恃无恐。更因昨天在危机时刻王歪嘴身先士卒带头学了回王八逃遁,救了不少兄弟,救命之恩涌泉相报,这是必须的。你个斜眼子算啥东西呀,小队副还敢得瑟?找死!

斜溜眼一指头未动反被群殴,心里那个气啊,等一干伪军散开,见没危险了,这才瘦头一伸嗷的跳起来对着远处咬牙切齿的骂道:“娘希匹的,狗眼看人低,你们等着,我就不信我阎不斜弄不死恁这些杂种。。。”

他边骂边用袖子擦着脸上的鲜血,一路歪歪扭扭的向范本山家走去。

而此时,范本山家里热闹非凡,芙蓉花因丈夫吊毛没少一根的失而复归,心情大好,正在炕上跟两个护院的伪军玩斗地主呢。这俩伪军一个叫乌二鬼,一个叫八大锤,两条棒槌一对色鬼。

俩人坐在炕上手里拿着牌咋呼着,眼睛却偷偷瞄着芙蓉花那鼓囊囊的大胸脯,咕咚着咽口水。

就在这时,突听咣啷一声门响,转眼望去,惊见一个满面血污的汉子跌跌撞撞的闪了进来。


咦?这不是阎队副吗?三人又是一愣,旋即嗷的一声跳下炕忙不迭的窜了出去。

“大哥,大哥你这是咋了?寡妇杀进来了还是鬼子欺负你了?”一伪军惊喊着冲到门口,哗啦一下关上了院门,另一伪军则急急奔上来架着他就拖进了屋里。

“大兄弟,到底发生了啥事,你咋变成这副模样?”芙蓉花看着他那鼻青脸肿的鬼样,吓的脸都白了,哆嗦着身子就要往炕洞钻。

“我呸!”斜溜眼狠狠吐出一口污血,双脚一跺暴跳如雷:“我草他个血娘呀,今生不报此仇,我姓阎的誓不为人。”


他咆哮着转身望了眼如坠雾中的芙蓉花,突然大嘴一咧,孩子般呜呜哭了起来,那夸张的委屈样,比窦娥还窦娥。

我靠,这小子神神叨叨的一会骂一会哭的难道脑袋被驴踢了?

芙蓉花急道:“我说大兄弟,你快说,那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欺负你了,说出来嫂子我去揍他。不把他的吊毛连根拔出来老娘就不叫芙蓉姐。”她隐约猜到斜溜眼可能是被同类揍了,胆子随即大了起来,边大吼着边撸袖子做出一副要替兄弟报仇的样子。激动地胸前两个大奶子乱跳。

“对,杀了他的狗日的,妈了个比的,敢欺负俺阎大哥,真他娘的活腻歪了,大哥你快说是谁,兄弟俺这就去屠戮那杂种吊草的。”

俩伪军一见主人发了火,也昂头挺胸的来劲了,要知道,正是在斜溜眼的照顾下俩人才得到了这个护院的美差,既不用跟着鬼子跑操了也不用担心再去山里扫荡了,更主要的是呆在这里能天天见到女人,芙蓉花这骚娘们的俩大奶子晃的他哥俩做梦都犯晕。这样幸福的生活还去哪儿找?全是大哥阎不斜的功劳呀。今天不表现更待何时?

斜溜眼一见有了撑腰的,这才牙根一咬,添油加醋的对芙蓉花道出了王歪嘴他们对本山大哥有意见,想篡党夺权搞政变杀死范乡长。

“真事咋的?”芙蓉花一听昏了,我靠,当家的若死了我不就成寡妇了吗,妈个比的忒狠毒了。震怒之下举臂一吼,乌二鬼八大锤抄起钢枪就要去拼命。

斜溜眼本是要激怒芙蓉花,等范本山回来告歪嘴子的黑状,一看三人怒火万丈的真要去杀人,脑袋立马大了,忙阻拦道:“大嫂兄弟别呀,他们人多弄不好咱去要吃亏,再说他们现在只是预谋还没证据,咱先别急,等俺大哥回来咱商量一下来个稳的一举消灭他们。”

“这。。。也好!”三个东西一听歪嘴子人多势众,心就虚了起来,矗在那里不敢挪步了,但嗓门却一个比一个大,纷纷发誓等乡长回来一定要彻底铲除这个反革命集团。

为了平息芙蓉花的怒火,使她不至于闹出大乱子来牵扯自己的前途,斜溜眼强压委屈,赶紧转移话题,假装关心的道:“大嫂子,我灵芝姐呢,咋不见她在?回娘家了?”

不想这一句竟把芙蓉花的火气又提了起来:“那个小浪蹄子昨天就回她骚娘家了,你大哥死活她都不管,我听南街的王婆子说那浪蹄子还是牵着头毛驴回的家,也不知道是她偷的还是半路上拣的,驴背上还有个黑麻袋呢,真是天上掉屎来了狗的运气了,等明个我派人去查查,不能让那骚货得了便宜。。。”

“奥。”斜溜眼点了点头,突然一个激愣,白眼连翻几翻忙问:“驴?她拣了个驴?啥模样?那黑麻袋里装着啥?”

“不知道,谁知她娘比驮的啥,不定是个野汉子呢。”芙蓉花愤愤的道。

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斜溜眼浑身一哆嗦,嗷的一声跳了起来:“他,肯定是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