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茧 正文 跌宕起伏的军旅

周于仲谋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惬意地在这摩肩接踵的人群之中伸个懒腰,怕也是一件较为奢侈的事情?望着眼前拥挤的人海,仲谋不由得埋怨起伟大领袖毛主席,要是老人家当初能听进马寅初先生的忠告,现在的人口想必也不至于多到如此之地步。暂立街隅,仍是避无可避,汗珠肆无忌惮地沿着人的额头、脸颊、嘴角、下巴慢慢汇聚,融和,凝结,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最后悄然坠下。

尽管如此,仲谋还是得意非凡,虽说这一路上屡受警察的重点“照顾”,但每每看到拿着本人军校“学员证”警察脸上的困惑表情,心里还是窃笑不已。其实也不怪人家警察多事,谁让自己整个一“坏”人如斯——秃瓢,墨镜,裙裤,无袖汗衫,虽非满脸横肉,倒也颇为神似,不查你龟儿子能去查谁呢?装酷,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整了整歪斜的衣衫,掸了掸脏污的泥土,紧了紧松垮的裙裤,重新挽起沉重的行囊,仲谋一步一个脚印向家里走去,眼看着,家,渐行渐近,不由间,心,愈发迷惘!

屈指算来,入学已两个学期,当初拿到军校录取通知书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之欣喜若狂心情早已慢慢平息,激情过后,唯余一地鸡毛而已。地处郑州的解放军军事测绘学院,学员众多,专业繁杂,全院共分四个系十二个大队,一二三队为大地测量系,四五六队为航空摄影系,七八九队为地图制图系,十十一十二队为指挥管理系,其中十二队专为地方培养测绘方面的人才。

仲谋隶属十队,所学专业为“地图管理”,学的无非是些地图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主课程是计算机辅助管理(当时的军区图库里就已经在用电脑管理地图,全程机械化操作。),至于其他学科,大地测量的方方面面,航空摄影的林林总总,地图制图的点点滴滴均有所涉及,好虽好,但总觉得全部课程都是学而不精,就犹如一个人吃着一锅大杂烩,汤里啥味道都有,但啥味道也不纯正,品来咂去,总不如一锅正宗的涮羊肉来得“板扎”(云南方言,意思就是舒适。),悲哀也源此而来!

想想刚进学院的第一个学期,至今都令仲谋“懊悔”不已,由于从部队招生的缘故,凭关系来的不少,免试生更是颇多,良莠不齐之余,也算得矮子里面拔高个——仲谋暂居第一。平心而论,入学的第一个学期,自己还是下了一番苦功夫,上课兢兢业业,下课反刍再三,每门课程结业考试之前都是竭尽所能,唯恐有丝毫的纰漏,无颜见江东父老。天随人愿,一个学期下来,仲谋一骑绝尘,以全优的“战”绩顺利过关(“全优”指的是在满分100分的情况下,每门课程的结业成绩均要达到或超过90分,且不含平均分。),可心里还是沮丧之至,只因为,除了得到队长的一句“好样的”话语之外,再无下文,激励机制的不完善与碌碌匹夫的劣根性自此暴露无遗。

打这之后,仲谋对自己不敢兴趣的课程完全是心不在焉,一切敷衍了事,满脑子的心思都扑向了那书本之外(自己特别感兴趣的摄影、电脑、无线电等课程除外),研习琴棋书画,苦练吹拉弹唱,勤读中国古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不过也并没有为此而放弃学业,事实上,在长期的逃学生涯中,为了达到事半功倍的成效,仲谋早就总结出一套严谨的学习方案,而且屡试不爽,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敢这般地胆大妄为——课堂上蒙头大睡,课堂下肆意玩耍,空闲之余也俨然一副高枕无忧的模样,优哉游哉而乐不思蜀。可惜,时间稍长一些,有人居然开始不乐意。

邻桌,山东人氏,浓眉大眼,黄齿薄唇,国形脸,一字肩,为人粗犷有余而细腻不足,倚仗其壮硕的体格与1米84的绝对海拔高度常视仲谋为“囊中之物”,眼见“瓮中之鳖”如此地放肆,心中自然耿耿于怀。一日,课堂之上又见仲谋酣然入梦(想必诸君也略知一二,在大学课堂上只要不干扰他人,教授一般不予理会。),激愤之情溢于言表,苦熬到下课之后当堂发难于仲谋:

诘曰:“你凭什么天天上课就睡觉?知道不知道这影响了我等的学习热情?”

笑答:“我睡觉关你甚事,君不见连教授都不言不语,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责曰:“话虽这样, 但你的行为确实在藐视我等, 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也!”

愤言:“我历来如此率性而为,就算一天功课不上,可考试依然能过70分!

补曰:“你信不?如果实在不服的话,尽可放马过来,咱们一较高下,如何?”

这时众人开始起哄,骑虎难下的邻桌哪堪如此被羞辱,于是横下一条心,舍命陪君子。在班长的主持下,双方约法三章——自即日起,以《社会主义概论》与《中国历史》两门功课为限,一,双方在这两门课程的课堂上一律酣睡,且相互监督;二,仲谋两门必须都过70分(含70分),邻桌两门60分即可(含60分),且考试前三天才能接触功课,但邻桌可以放宽至半月;三,以前述两条为准,达不到者为输,输者要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价值50元香烟一条,并亲手替赢家点燃一支香烟,且毕恭毕敬当着众人之面说出“师傅,I 服了YOU”。

缔约之后,一切按约而行,觉照睡,书照读,歌照唱,弦照拨,不知不觉,仿佛顷刻之间,考试日期已然临近。待到临考前三日,仲谋分秒不差地开动了自己的“战争”机器,考场如战场,一切马虎不得。首先花上半天时间,搜集齐全学兄们课堂上集录的笔记,老师临考前暗示的应试范畴自然一并处理,再“浪费”掉自己宝贵的半天功夫,进行有的放矢的整理,剩余时间则全部用来死记硬背那晦涩难懂的“天书”。可叹兄台,竟然不知“强记”能力乃是仲谋赖以扬名立万的本领之一,激愤之下,囧然然入“谋”彀矣,结局一个字——惨!

没过几日,谜底揭晓,不出所料,仲谋凭借强差人意的72分和76分“战果”堪堪闯关,而邻桌仁兄不负众望以两门总分过60而全部挂科“成功”,补考自是不必再提,买烟,敬奉,点火,“师傅,I 服了YOU”之词也是脱口而出,但宁死也不下跪,出于“男儿膝下有黄金”之同解,学友们与仲谋原谅了他。自此过后,邻桌是口服心服,对仲谋的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说来也是惭愧,由于自小家底薄瘠,终日都在为那一日三餐担忧,加上挑食,身板自是窈窕之极,加上考学前的惮精竭虑,那情形可想而知——人比黄花瘦!入学时,体重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地步,42公斤就是仲谋连毛带皮加衣服的全部,可以想象,假以时日,飞燕姐的“掌中盈舞”必将成为仲谋誉满江湖的独门绝技,仙乐飘飘,娇啼婉转,凌波微步,婀娜多姿,御风独舞,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旖旎景致?但夜深人静,抚摸着自己胸前毕露的排骨,仲谋心中还是嗟叹不已,更有甚者,每当上床休息,脱去赖以遮羞之物,临床也住上铺的云南兄弟总是做出一付莫名惊诧状,继而再补一句——“Oh,My God!排骨“鸡”!”,“鸡”字的语气尤其加重(此“鸡”非彼“鸡”也),常令仲谋羞愤不已。初始尚可忍受,然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忍无可忍之下,冲突于是爆发,在舌头解决不了问题后,用拳头捍卫尊严成为仲谋终极的不二选择,经过双方具体协商,一致同意以军校比武规则一次性了断彼此之间的恩怨。

诸君有所不知,在军校校园内打架,有可能直接导致争斗双方都被学院勒令退学,顾忌到领导知晓后的严重后果,所以有其严格的俗规。通常情况,双方商量好时间与地点,时间往往是周末,地点大都约定在学院田径场的草坪之上,到时各邀三至四名好友,两方进行单挑,任何一方的好友都只能暂作壁上观,以一方倒地不起且自愿认输为结果,但不论结局如何,鼻青脸肿也好,皮破骨折也罢,对外一律宣称是切磋武艺。


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狠狠的皮肉之苦后,仲谋才幡然醒悟——维护尊严原来靠的不是威望与成绩,而是纯粹的武力。仁义礼智信,德伦理道庸,那都是用来修身养性,陶情冶操,真正到了图穷匕现之时,依托地还是自己的贴身肉搏之术。人与人如此,家与家如此,国与国更是如此,君不见,“米”国之所以能在全世界耀武扬威,靠的还不是它自己国家强大的战争机器,斗胆入侵巴拿马,桀傲进攻索马里,悍然出兵科索沃,轰炸中国大使馆,踏平中东伊拉克,迫德黑兰,吓北朝鲜,驻阿富汗······,何曾见到有半个国家说过一句不字?中国,泱泱中国,礼仪之邦,三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文明,近十四亿的民众,事到临头可除了弃权抗议,还是抗议弃权,说到底,终究归于实力不济,心底发虚。不过也可以理解,人与人打架,败者损失的只是皮肉与肌肤,国与国战争,输家伤害的那可是民族尊严与国家家底,可怜我中华儿女,真不知何时才能看到中华民族能真正地屹立于世界强林,唯我独尊,傲然而立?

痛定思痛之余,为了有朝一日能扬眉吐气,仲谋开始强身健体,自“战败”之日起,就制定了严格的锻炼措施,由于条件所限,初始只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进行,双手俯卧撑,单腿下蹲起立,两臂引体向上,全身仰卧起坐等等,练了个不亦悦乎。随着臂力渐长,双手改为单手,单腿增加重量,眼见得胸肌日渐发达,腹部六块肌肉慢慢凸出,仲谋尝试以文雅的方式着手挑战群雄,在队里组织的扳手腕比赛中,终于一举拔得头筹,连块头硕伟的邻桌仁兄也成了仲谋的手下败将。自此,仲谋才一展愁眉,说话底气十足,众位学兄仁弟不敢小觑,体重更由入院时的42公斤迅速增长到64公斤。也难怪,心情好,牙齿好,胃口更好,吃饭吗吗香,要想再回到从前,怕也只会是在梦中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