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危机 正文 第十一章

拆哪儿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size][/URL] 炮弹在呼啸。炮弹在爆炸。每一枚大口径穿甲弹击中瘦弱的中国海军扫雷艇,都会引起整个舰身的颤抖。从南越海军的驱逐舰上发射的炮弹落在389舰周围,腾起冲天的水柱,遮天蔽日。南越HQ16号和HQ10号两舰上加起来二十多门火炮,在火控雷达的准确引导下,命中率极高。389舰上到处都燃起熊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


炮弹在呼啸。炮弹在爆炸。每一枚大口径穿甲弹击中瘦弱的中国海军扫雷艇,都会引起整个舰身的颤抖。从南越海军的驱逐舰上发射的炮弹落在389舰周围,腾起冲天的水柱,遮天蔽日。南越HQ16号和HQ10号两舰上加起来二十多门火炮,在火控雷达的准确引导下,命中率极高。389舰上到处都燃起熊熊大火,却英勇无比地拖着浓浓的黑烟,毫无畏惧地全速冲向千米开外的敌舰。

命令一个接一个地下达了,这些命令无疑是完全正确的。因为指导思想很简单,我海军的舰炮口径小,射速高,穿甲威力不足。敌舰口径大,射速低,穿甲威力大,一炮打在我舰上就是一个大窟窿。敌人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要我方舰艇尽快进水沉没。而我方的意图则是,我们的炮弹威力不足以使你的大舰艇进水沉没,但能让你甲板上不能站人,哪怕是全自动火炮,总得需要一个人来按按钮吧?就这样,389舰全力攻击着敌舰的甲板。

全速行进中的389舰让敌舰感觉到了威胁,正在和274编队鏖战的敌四号陈庆渝号调转炮口,拼命向389舰进行阻拦性射击,企图阻止389舰冲击敌16号舰和10号舰编队。又是一个战争中的偶尔因素出现了,这个偶然因素对这场海战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那就是敌四号陈庆渝舰发射的大口径127mm穿甲弹,越过我389舰,直接钻进了已经被我396舰打得冒烟的敌16号李常杰舰。本来就已经开始进水的敌李常杰舰,在主机舱附近的吃水线上,挨了自己人狠狠的一炮,开始大量进水,舰身严重倾斜,不得不脱离编队开始逃跑,只剩下敌10号日早舰被我396双艇编队猛烈攻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的中国海军,已经无法协调指挥了,只能是各自为战。舰上的通联电台,不断地接收着来自北京总部、广州军区许世友将军、南海舰队司令部、榆林基地陆指的命令,根本无法发出有效协调指挥命令。不断逼近的我389舰让敌10舰手足无措,加紧了对389舰的炮击,防止小小的389舰贴近,进而进入火炮的射击死角。

389舰的报务舱里,报务班长罗华胜对报务员钟仕昌说:“钟仕昌,现在情况紧急,甲板上需要支援,你来守着电台!”,没等钟仕昌回答,罗华胜就冲出了舱门,来到了弹片横飞的甲板上。甲板上到处是鲜血和横飞的弹片,舱段兵王再雄是一个典型的浙江人,平时秀气文静,而此时却像一头小老虎一样,左肩扛着一箱37炮弹,右手拎着另一箱在奔跑。突然间罗华胜看到奔跑中的王再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却又站住了。王再雄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腹部,一块弹片钻进了自己的小腹。在腹压的作用下,墨绿色的肠子正在向外翻出。扔下右手拎的炮弹箱,王再雄两把将露出的肠子塞了回去,然后拎起炮弹接着奔向炮位,身后留下一串血迹。跟在后面的罗华胜抢过王再雄手中的弹药箱喊道:“你回去包扎!我来!”王再雄把右手上的弹药箱递上了炮位,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左肩上的弹药箱跌落在自己的胸口。

罗华胜送上了自己搬来的弹药,拖着王再雄瘦小的身躯向舱内爬去,又一声尖啸越来越近,罗华胜转身扑在了王再雄的身体上,刚刚扑倒,一颗76mm炮弹在身边爆炸了,罗华胜只觉得自己的腹部一阵灼热的疼痛,接着鲜血就喷涌出来,一块罪恶的杀伤破片钻进了他的腹部。两名重伤的士兵爬着回到了报务舱,钟仕昌一看,扔下了耳机准备替他们包扎。这时,又一枚炮弹落在了船舱,整个走道顿时烟雾弥漫,烈火和浓烟使舱里的人都透不过气来。

“你们快跑!不要管我们!”这是报务员钟仕昌听到自己的班长罗华胜的最后一句话。在罗华胜用尽全身力气把没有受伤的战友推出了舱门后,熊熊烈火将整个报务舱完全吞没了。

389舰的85主炮用最大射速进行着还击。杨宝和很担心,因为389舰在大修时,85炮还没有保养好,随时会出现卡壳的故障。越担心什么越会发生什么,就在杨宝和哗地一声将一枚炮弹塞进炮膛后,炮手黄德胜再次用力踏下击发踏板,却没有听到熟悉的炮弹击发的声音,炮卡壳了。按照操作规程,这个时候是不能盲目退弹的,这枚炮弹已经开启了引信,底火也已经击发,如果不是哑弹,退出膛就容易爆炸。但战争中有很多规程是不可能遵守的。枪炮长刘占云想也没想就拉开了炮闩,没有戴防火手套的皮肤,被高温的炮闩烫得“滋”的一声,冒出了青烟。一旁的负责装弹的杨宝和也伸出手来,一把勾出没有出膛的炮弹,刘占云抱起这颗炮弹就扔进了大海,根本没有顾及到自己的皮肉被高温烙下深深的印痕。

驶近了的389舰充分发挥了自己船小好调头的优势。近距离的对射也让目测更加准确了一些,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敌舰火控雷达的准确度优势。在劫难逃的敌10号日早舰被接连直接命中,舰桥被直接摧毁,耷拉进了海里。这个时候的389舰已经受损严重了,方向舵已经失灵了,高速冲向敌10号舰,敌十号舰的舰首深深地插入了389舰舰体,一大一小两艘舰艇连成了一体,于是近代海战史上的奇迹开始上演。

389舰本来接受的是补给任务,因此舰上还携带有大量手榴弹和火箭筒。近距离时,勇猛无俦的中国士兵操起冲锋枪,子弹像雨点一样向敌10舰甲板上扫去,手榴弹也像飞蝗一样,在敌舰上爆炸,敌十号舰甲板上再也见不到一个敌人。方向舵受损的389舰只能一直围着敌十号舰兜圈子,边兜边猛烈射击。这时先前逃跑的敌十六号李常杰舰在战场之外修复了战损之后,又返回战场投入了战斗,389舰就处在了敌两舰的夹击之下,情况十分危急。正在和敌四号舰和五号舰缠斗的274双艇编队迅速赶来支援陷入危机的389舰。

敌舰队指挥官何文锷的旗舰五号陈平重舰也被271、274两舰击中舰桥,何文锷望着钻在桌子下面不敢站直身子的军官们,心中感到一阵悲凉,指挥部门尚且如此,能指望自己的舰队能有多强悍的战斗力呢?虽然南越舰队在对北越海军作战时显得勇猛无比,但比起眼前这四艘小小的中国军舰,他们只能被称为懦夫。

受到敌舰集中攻击的389舰上,弹药已经告罄,只有一百枚火箭深弹了。敌十号舰日早号和我389舰的动力都已经严重受损了,方向舵也失灵了,两艘舰艇不断地在海面上冲撞着,此时389舰的舰长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也得咬下日早号一大块肉来。在角度合适的时候,389舰的舰长果断地下令,发射火箭深弹攻击敌日早舰。火箭深弹本来是用来攻击水下目标的,但战争从来都不是拘泥于定法的。重磅的火箭深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在敌日早舰的附近爆炸,海水良好地传递着这些重磅深弹的冲击波,将敌舰震得东摇西晃。

永乐群岛的海战正激烈的时候,四十海里之外的永兴岛码头上却一片宁静。数十公里之外根本听不到炮弹爆炸的声音,岛上的中国士兵还在进行着例行的训练。训练结束之后,281艇的报务班长打开了艇载电台,刚刚打开电台,耳机里就传来了急促的呼叫。报务班长在接收电文,旁边的士兵们看着班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接收完之后,报务班长一把扯下电文纸,飞奔向指挥部。

“报告!晋卿岛海域敌舰入侵,我四艘舰艇正在与南越四艘驱逐舰激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