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帝国师

当初对二战史感兴趣就是以第二党卫军‘帝国’师起家的,也可以说是小有研究吧。这是在下花费了4,5年的时光收集来的第二党卫军‘帝国’师T-34照片。由于如今已对陆军失去了兴趣所以一直没有发上来。今天就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吧。今后还会陆续在这里发一些我收集到的‘帝国’师其他照片,相信是国内比较少见的。


切入正题


1943年3月党卫军装甲集团军再次攻破哈尔科夫,并在该城缴获了大约50 辆各种型号的 T-34/76。由于当时党卫军季度缺乏作战车辆,因此德军就把当地的拖拉机生产场改名为 党卫军装甲车间,并在那里对缴获的T-34 进行改装, 包括加装侧裙板,Notek 照明灯,梯形的工具箱以及德军通讯设备等等。之后将其中的25辆交付给了第二党卫军‘帝国’师。当时‘帝国’师将这些T-34与坦克歼击营的残部合并新组成了一个第二党卫军装甲团第三装甲营(3./SS Pz Regiment 2)。下辖两个装甲连, 第9和第10 装甲连。这使得‘帝国’师成为了唯一一个拥有3个装甲营的党卫军装甲师。也是德军中唯一一个只使用T-34的装甲营。该师大部分T-34都并入了第10装甲连,因此该师的T-34十分好辨认。车号都是四位数,而且是以‘10’开头。在日后的作战中,随着T-34损失殆尽,第三装甲营也随即被取消了编织。‘帝国’师又回到了原先的两个装甲营状态。


另外在T-34上还走出了一位装甲王牌,Hauptscharfuhrer Emil Seibold, 总击毁数为69,其中在1943年6月到7月利用T-34的这一个月期间击毁23辆。



SS帝国师


从卡尔科夫拖拉机工厂开出的改装完毕的 ‘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希姆来在库尔斯克会战前‘考察’帝国师时的情景。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与上图中的为同一辆坦克。



SS帝国师



(请点击看大图)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第二党卫军装甲团第三装甲营第10 装甲连的T-34(10th Company 3./SS Pz Regiment 2)。最靠近镜头的编号为 1019。右起第二个T-34貌似装了德军3号坦克的炮塔工具箱,左起第一个在炮塔后面安有一个小的长方形的工具箱。 所有坦克在车体侧面都安有典型的梯形工具箱。



SS帝国师




SS帝国师


装甲王牌 Hauptscharfuhrer Emil Seibold 和他的T-34 车组人员。 隶属第10 装甲连, 库尔斯克会战期间。注意车体侧面的梯形工具箱和备用履带固定架以及车体前部的Notek 照明灯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 可惜看不见战术编号。 背景上的是Emil Seibold 的T-34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战场上的‘帝国’师的T-34 。 车轮全部为铸造型。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这张也许是最有名的一张照片了。战术编号1023 为红底白边。1,2,4,5轮为老式的实心轮,第3轮是铸造轮(‘蜘蛛网’Spiderweb)。注意车体侧面的梯形工具箱和侧裙板以及前部的Notek 照明灯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车体侧面的梯形工具箱注意和德军三号坦克车长指挥塔。前部装甲上驾驶员舱门和机枪之间涂有20 的数字。估计该车编号为 1020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从伪装用的树枝间可以依稀看到战术编号923。 估计是第9装甲连的(9th Company 3./SS Pz Regiment 2).不可能是1092,因为德军一个装甲连最多只有4个排,所以第三位数最大只能是4。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战术编号看不太清楚,好像是1022。注意炮塔后面的德军3号坦克炮塔工具箱和车体侧面的梯形工具箱



SS帝国师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注意车体侧面的工具箱与众不同。



SS帝国师



‘帝国’师的T-34 。1943/44年冬。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不知为什么与Hummel自行火炮放到一起用。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帝国’师T-34 。



SS帝国师



SS帝国师



SS帝国师



SS帝国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