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八节 反“绞 杀 战”07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在判明了美机企图后,刘震立即命令空4师两个团三十四架米格-15歼击机起飞升空,前往截击。担任攻击任务的是第10团的十六架战机,12团的十八架战机则负责掩护。12团第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和僚机单子玉处于掩护分队的最后面。 忽然,张积慧发现远方海面上有一道道白烟,是敌机!张积慧和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在判明了美机企图后,刘震立即命令空4师两个团三十四架米格-15歼击机起飞升空,前往截击。担任攻击任务的是第10团的十六架战机,12团的十八架战机则负责掩护。12团第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和僚机单子玉处于掩护分队的最后面。

忽然,张积慧发现远方海面上有一道道白烟,是敌机!张积慧和单子玉迅速扔掉副油箱,抢占有利高度,准备战斗。在爬高过程中,他们已经脱离了编队。

然而当他们爬高占据有利位置时,敌机却忽然消失不见了。于是,张积慧和单子玉加大油门,追赶自己的编队。

赶到泰川、纳青亭之间时,两架F-86从右后方向张积慧和单子玉偷袭过来。这两架F-86就是戴维斯和他的僚机,他们早已盯上了这两架掉队的米格机。

“二三零,二三零,防止狗熊咬尾!”张积慧提醒单子玉。

“二三零明白!”

“二三零,注意保持双机!”张积慧装作没有发现敌机,同时命令单子玉道。

“二三零明白!二三零明白!”单子玉知道张积慧想干什么了。

就在距离越来越近的一刹那,张积慧带着单子玉猛然一个直角右转上升,同时减速。戴维斯和他的僚机猝不及防,一下子从张积慧机腹下冲了过去,暴露在张积慧和单子玉的右下方。这在空战中是个最危险的位置。

做为一个老手,戴维斯当然明白这一点,匆忙间他连忙向左急转弯,企图重新占位。张积慧也立即左转反扣,像蛇一样缠上了戴维斯。戴维斯先是急速俯冲下滑,不能摆脱,他又向太阳方向作了一个急速垂直上升,张积慧双机立刻急跃拉起,避开阳光,又贴了上来。戴维斯又紧急俯冲下滑,张、单双机依然像影子一样跟了上来,张积慧扭转机头瞄准,一按炮钮,一串炮弹射出了炮膛。

但这串炮弹居然被戴维斯用剧烈的不规则动作给甩掉了。戴维斯也吓得不轻,慌忙加速逃走。张积慧和单子玉哪里肯放,紧紧追了上去。600米距离上,张积慧又一次瞄准了他,一按炮钮,三炮齐发!

F-86忽地冒出一股浓烟,顷刻间就炸成了一团火球。戴维斯还没有来得及跳伞就魂飘天外,一命归阴!

张积慧杀得性起,又迅速拉起,瞄上了对手的僚机。敌人的僚机看到戴维斯被干掉,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作了一连串的蛇形机动,想摆脱攻击。但张积慧紧追不舍,在追至400米距离时果断开炮!

戴维斯的僚机凌空爆炸,金属碎片四散飞向天空!

张积慧和单子玉正准备返航,却被敌人增援的F-86机群给围住了。在缠斗中,单子玉被敌机击落,壮烈牺牲。失去掩护的张积慧随后也被击落。

但幸运的是,张积慧跳伞成功,正好落在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我50军第149师驻地,被陆军战友们救下。

此时,在地面指挥所里,克罗洛夫少将起床吃完早餐来上班时,战斗已经结束近两个小时了。他听说刘震瞒着自己打了一仗,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空战结果是2 :2,空4师师长方子翼并不满意。一连几天,12团都在检讨、总结,把张积慧搞得还有点灰溜溜的。这天晚上,团部放电影,张积慧也提着一个小板凳去看。电影还没开演,银幕上却出现了一排大字:“向空4师祝贺胜利!英雄张积慧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

张积慧懵了。

原来,前几天日本东京电台广播,声称美远东空军王牌飞行员乔治﹒阿﹒戴维斯少校在2月10日执行任务时失踪。得知这个情报后,刘亚楼立即电告空联司并空4师,命令查找、核实,调查清楚是谁打下来的?

空4师连续派出了两个调查小组,进入北朝鲜实地调查,结果在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找到了戴维斯的座机残骸、军号和尸体遗骸等物。机型:F-86E,机号:307,证章: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今天,在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厅里,依然陈列着一支美国制造的柯尔特型警式转轮手枪,那就是戴维斯的配枪。

这一带空域那天只有空4师在此作战,空4师那天只有张积慧有战果,附近又没有掩护交通线的高炮部队,所以这架敌机是张积慧击落无疑。50军149师也为张积慧写了证明材料。

克罗洛夫少将得知这个消息后脸色立刻多云转晴:“打得好啊,刘将军,戴维斯是二战英雄,空中王牌,美国空军最优秀的飞行员。你们了不起啊!”

刘震笑得合不拢嘴 ——将军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呀!

在整个战争中,张积慧共击落敌机4架,皆为美军最先进的F-86“佩刀”式战斗机。他荣立特等功,并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两次“一等功臣”的荣誉称号。

1952年7月,张积慧与赵宝桐、刘玉堤一起,作为志愿军空军代表团成员在北京受到首都人民的热烈欢迎,并在中南海光荣地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朝鲜战争结束后,张积慧被选送至苏联莫斯科红旗空军学院学习,回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兼参谋长、军长、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等职,对新中国空军建设作出了很大努力。

张积慧将军回忆:


“没有说对敌人,说他们飞行时间多,我们能打过他们吗?我们不这么想。我们认为一定能打过,没问题。”


空战在很大程度上是个人经验、技能、勇气和智慧的综合较量,美国人难以相信自己最了不起的空中英雄竟会战死在朝鲜半岛。生前曾经得到过数不清的荣誉、号称“空中霸王”的戴维斯及其僚机被我军击落,在美国国内和美国空军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世界各大报纸纷纷发表消息,予以报道,恐惧迅速感染了美国远东空军的每一个飞行员。英国电台透露道:


“戴维斯在礼拜日外出执行任务没有归队,给朝鲜的美国喷气机驾驶人员带来了一片黯淡的气氛。”


2月中旬,戴维斯所在的第4联队空军基地,一连举行了三天的哀悼仪式,基地的美国国旗也降半旗致哀。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奥托﹒威兰中将也远道赶来,参加了追悼仪式。他发表了一项特别声明,沉痛宣布:“戴维斯少校的阵亡,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

威兰中将事后还回忆说:

“那一段时间,对远东空军来说是一个灾难重重的日子,我们好像是在黑暗之中,好像迷失了方向,好长的时间之后,才慢慢振作起来。中国空军对于我们来说,一直是一个谜,他们好像一个晚上便学会了一切,飞行员只要很少的时间,就能够空战,他们好像在冥冥之中似有神助,对于我们来说很多事情不可思议!”

戴维斯的妻子带着失去丈夫的悲痛,致函美国空军,向他们提出了强烈抗议:

“问什么要让我的丈夫,参加这样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战争?既然美国空军是世界上最好的空军。乔治又是美国空军中最好的飞行员,那么他为什么会死去?你们说的全是假的,你们全是一群骗子!”

美国空军中,没有人敢站出来回答戴维斯夫人的质问。

击落戴维斯,是对美国远东空军的一次沉重打击,它所造成的政治影响远远大于军事意义。戴维斯毙命的消息成了美国各报刊关注的焦点,许多报刊都进行了报道。《纽约时报》载文称:这是自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骄横的美军将领开始被迫承认对手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在空战中是在与一个厉害而熟练的敌人作战,需要我们拿出每一分的技能、领导经验和决心。”美国国会议员、共和党头面人物勃里奇乘机在国会上发难,指责这场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为绝望的战争”。

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远东空军“对未来的前途感到畏惧不安,有焦虑胆怯、大难临头和不知所措的心情。”

厌战情绪悄悄地在美国远东空军中蔓延,远东空军的飞行人员开始采取种种可耻的手段来逃避战斗了,甚至连不经常飞行的飞行员也得了感冒、瘘病、一般呼吸道以及精神系统疾病。

志愿军空军的雏鹰们竟把美国空军的老秃鹰们啄得犯了精神病!

美国人是这样记述的:“第五航空队的士气,在中共空军发动进攻时,是非常沮丧的,以致航空队军医要请求精神病专家的援助,这样才能使航空队军医及早确诊和医治精神病患者,使他们不致发展到严重的程度。”

在志愿军后方的一段公路上,一大群美军飞机围着一辆志愿军扔掉的破汽车来来回回地轰炸,反复不停地扫射 ——这太奇怪了!难道炸了这么久,美国人还判断不出这是一辆旧汽车吗?

志愿军高射炮兵们一顿猛揍打下了一架美机,在审讯跳伞被俘的美军飞行员时,高射炮兵审讯人员提出了他们心中的疑问,美军飞行员是这样回答的:


“我们知道这是辆破汽车,(轰炸它)是为了利用它照上相,回去可以交差。”


在实战中锻炼,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中国空军的迅速发展,给世界航空界留下了深刻印象。挑剔的英国人也不得不承认:“盟军飞行人员承认共军在空战中的战术技巧给了他们以深刻的印象。”

1952年12月2日,9团1大队中队长孙生禄在击落两架敌机后,驾驶着中弹十二发,座舱盖被打坏的飞机,在油料即将耗尽的情况下,滑落在友邻机场。第二天上午,他回到自己的部队后,当即再次驾机参战并取得战果,返航后一顿午饭没吃完,接到起飞命令,又一次驾机升空,与战友的十二架飞机一起与四十多架美军F-86战斗机展开格斗。他两次拦住向我机群攻击的敌机,自己却陷入重围,被十架敌机围攻,炮弹如雨点一样向他泻来,他的战机遭到了重创。为了掩护战友,他驾机向敌机撞去。

在记录孙生禄事迹的英模名录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在战斗中,他一贯不怕牺牲,舍己为人,多次挽救战友的生命,保护了机群的安全。”

孙生禄牺牲时,年仅二十四岁。他的战绩是击落六架敌机,击伤一架,是一位无可争议的王牌飞行员。1952年12月,志愿军空军授予他“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的荣誉称号。

秀丽的清川江水奔流不息,为烈士吟唱着一曲气贯长虹的壮歌!

法国人称赞道:“共产党的喷气机飞行员都是出色的空军人员,美国飞行员也普遍赞赏他们的表现,被称为美国第一流空军健将的加布雷斯基上校在承认朝鲜和中国志愿军的飞机精良后说:他们的驾驶员更娴熟,他们的方法也更好了。”

加布雷斯基上校,曾任美国远东空军第51联队队长,是二次大战中美国最有名的空中英雄,在美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在朝鲜半岛上空的激烈空战中,加布雷斯基被中国志愿军飞行员李兰茂一举击落!但加布雷斯基跳伞后幸运获救。为了稳定军心,美国空军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直到五十年后的2001年才予以解密。

澳大利亚空军飞行员阿米德被击落后也跳伞成功,他的伞降地点距离“联合国军”前线比较近,他便趁夜色偷偷爬过了战线,终于逃回了“联合国军”阵地。前来采访他的荷兰记者是这样报道的:

“这位阿米德惊魂未定,他说:‘那些共产党都是头等的飞行员’。”

初出茅庐的中国空军刚刚登上空战的舞台,就与友军一起打出了闻名世界空战史的“米格走廊”。我志愿军空军的积极参战,很快就迫使敌人将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撤到了清川江以南,并迫使敌人不得不把B-29型战略轰炸机自10月底转入夜间活动,大大减弱了敌人的空中优势,美国远东空军还被迫下达了一个谨慎的命令:


“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以后只能对清川江与平壤之间的铁路交通线实施攻击。”


中、苏、朝方面所使用的米格-15型战斗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喷气式战斗机,可惜它却有一个缺陷,就是航程短,作战半径太小,难以前出掩护志愿军前线部队的地面作战。我东北军区在鸭绿江沿线修建的东塔、北陵、于洪屯、东丰、公主岭、辽阳、鞍山、浪头等八个二线机场全部按时完工后,为志愿军空军的作战提供了可靠的后方基地。随后,彭德怀绞尽了脑汁想在朝鲜北部修建机场,将米格机的作战半径向前延伸。中朝双方初步议定,修建机场的民工主要由朝鲜配备,中国方面派工程队参加。于是,从1951年春季开始,十个师的中国工程兵部队和大批国内员工、朝鲜民工开始日夜抢修北朝鲜的十七个机场。但是由于工程量大,朝鲜地方党和政府尽了全力,把机场周围的青壮年都动员起来,仍然满足不了施工需求。当时修建一个喷气式飞机机场,需用24万到25万人工,而朝方每个月只能给每个机场提供约6万人工,四个多月才能建成一个机场。

美国远东空军发现中朝方面在修建新机场时惊恐万分,开始日夜狂轰滥炸,进行破坏。机场的面积太大了,掩护非常困难。美国毕竟是最强的空军大国,和美国空军相比较,中朝空军仍然处于极为悬殊的劣势。中朝军民虽然奋战了一年多,但由于敌人的连续轰炸,在朝鲜境内修建机场的计划始终无法完成。

彭德怀只好叹息着下令停工……

由于在朝北修建机场的工作始终难以完成,中国空军出境作战时都从设在东北的机场起飞,后方地勤人员也都在国内。当时参战的空军部队一再要求给予“志愿军”这一光荣称号,毛泽东于1952年1月20日对此批复:“应算作志愿军。”(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编著:《毛泽东军事活动纪事》,第868页,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从此,进入朝鲜上空参战的空军部队都算作志愿军。这些参战部队,在内部就被人戏称为“抗美援朝不过江的志愿军”。

在朝鲜战争中,只有人民军空军利用对跑道条件要求不高的螺旋桨飞机在朝北的简易机场上多次偷袭敌空军,其中有一次竟夜袭了美军在汉城以南最重要的空军基地水原机场,一举炸毁了几十架美机!

还有一次,在美国空军强大的空中优势压力下,有人提出应该对南方也进行一次轰炸,予以反击。然而,由于中朝空军的主力战机米格-15歼击机主要是用于空战,航程短,难以深入敌后执行轰炸任务。而如果派轰炸机呢,又需要大批战斗机护航,人民军显然不能因此而造成空中的真空状态。于是就派出了一种名字叫做乌-2的小飞机,单机出发。这种飞机可以说是空战史上的一绝,不但非常小,而且使用活塞式发动机,整个机身竟然是木制的,所以当时美、韩方的原始雷达根本就没有发现它。

这架乌-2于是就钻山沟超低空飞行,一直飞到了汉城。由于上级要求轰炸汉城,但是并没有指明具体目标,所以飞行员就瞄准了所能看到的最高建筑物投下了炸弹。而真的就是这么鬼使神差,这一炸竟然炸的是韩国国防部大楼,吓得汉城通宵停电。虽然损失并不是很大,但是国防部被炸,这在当时还是引起了很大轰动。美韩方面立即检讨了他们的防空体系。

而更富有戏剧性的是,乌-2的驾驶员还是一位年仅十九岁的女飞行员。她在返航之后受到了金日成首相的亲自接见,并且被授予朝鲜英雄称号。

但是在朝鲜战争的空中较量方面,中朝方只能取得战术上的胜利,进而辅助从战略上遏制敌人。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双方的航空综合力量,从总体上来看,中朝方面还是和美军有相当大的差距,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因此朝鲜战场的制空权始终处在美军的控制之下,我军只是打出了一个“米格走廊”。志愿军铁道运输人员有一次想白天走一下,问空军有没有把握掩护,空军说有把握,可以。当天走了,结果美军飞机打过来了,一下子炸了好几列火车,最后白天就不敢再走了。因此“米格走廊”的范围还是很有限的,严格来讲只是从鸭绿江到清川江很小的一块空域,即从新义州——新安州——熙川——楚山的一个椭圆形空域。

新中国航空力量的建设,任重而道远……

但即使是处于这样敌强我弱的环境之中,我志愿军空中勇士面对强敌,以大无畏的英雄气魄奋勇作战,在许多方面迫使敌人退却,有效遏制了侵略者的凶焰,并且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志愿军空军击落敌人飞机的数量比我军被击落的数量还多出九十九架,作为一个组建时间仅为几个月的新军,无论怎么说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辉煌的战绩。

志愿军空军将士们所付出的英勇牺牲和他们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必将永垂于共和国的青史之中!

继空4师、空3师之后,志愿军空军第24师、第6师、第8、第10、第2、第15、第17、第12、第18、第14、第16师也相继冲上了朝鲜战场,在实战之中搏击云天,乘风成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