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七章

辽西小戟 收藏 14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URL] 第七章、 祖师爷?张北斗万没想到庄洋会冒出这么一句来,要不是人多的话,张北斗能笑得背过气去。 要说这书斋里供上孔圣人像,那叫祖师爷。木匠铺供上鲁班像,那也叫祖师爷,就算是跳大神的供上黄大仙,那也照样能说是祖师爷,可就没听说过一个吹喇叭的还有祖师爷? 张北斗斜着眼睛看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七章、


祖师爷?张北斗万没想到庄洋会冒出这么一句来,要不是人多的话,张北斗能笑得背过气去。

要说这书斋里供上孔圣人像,那叫祖师爷。木匠铺供上鲁班像,那也叫祖师爷,就算是跳大神的供上黄大仙,那也照样能说是祖师爷,可就没听说过一个吹喇叭的还有祖师爷?

张北斗斜着眼睛看向庄洋,这哪是装羊啊?这分明就是装大尾巴狼啊!

不但是张北斗不信,周围看热闹的,包括那三个日本人在内,谁也没想到一个吹喇叭的还有祖师爷。中国古代神话传说里也好,历史名人也罢,以乐音为修行之法到也不是没有,可还真没听说过有哪路神仙是手舞喇叭闯荡三界的。

庄洋知道众人心中在想什么,却一脸愁苦:“实不相瞒各位,庄某虽然是以吹鼓乐为生的,可当年初出江湖的时候,也得过异人传授。”

“传你吹喇叭啊?”王婶第一个就不信,“那异人是吹牛皮吹不下去,改了行当吧?”

众人哄笑,庄洋好不容易营造的这点气氛全让王婶给搅了。庄洋心中叫苦,换成别人的话,他还能顶上几句,可王婶骂街那是同昌一霸,庄洋自问没那个本领敢和王婶对骂。原本已经想好的一套说词,只好尽量缩短,快点往正题上使劲吧。

“王婶说笑了,当然不能是吹喇叭。那位世外高人,是一位医道圣手,精通百理。”庄洋越说越是严肃,“可惜我庄某不材,只学了他老人家一点皮毛,自保有余,却不敢在江湖上行医,只怕误人误已。到是那世外高人看我庄某还算良善,虽然没有学到他老人家的本领,却在庄某苦苦哀求之下,传给在下一味灵药。”

就他还良善?张北斗快吐了。

“是吗?拿出来大伙看看啊。”王婶喊道,“是千年人参啊还是灵芝娃娃呀?让我们这乡下人也开开眼,沾点仙气。”

“对呀,拿出来呀……”

“光说有啥用?”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十个里到有八个不信庄洋说的话,这姓庄的真要有什么起死回生的仙药,还用得着在这吹喇叭?

庄洋却不气恼,仍然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当年那异人传我的不是人参也不是灵芝,却是一棵成形首乌的根芽。告诉我,只要我一心向善,这成形首乌就会花枝长叶,再助我八十年阳寿。而等到我寿期已至时,将那首乌服下,就算不成仙得道,但起码能福荫子孙,来世也能大富大贵,位极人臣。”

这吹得可就有点没边了,就连老满头都瞪着眼睛一脸的不相信。

张北斗知道要是再说下去,庄洋敢把玉皇大帝都搬出来,连忙插上一句收住了庄洋的话头:“我说庄班主,你说了这么半天,是不是说就那成形的首乌可以救老满头儿子的命啊?我说呢,刚才在屋里你这犹犹豫豫的,原来是在想这事啊。”

这么半天,就是张北斗说的还象句人话,算是把庄洋的话给缘回来了,要不然庄洋真点刹不住车了。这就是为什么庄洋让张北斗和他一起出来,却把闷头留在屋里的原因。要是闷头站在这,庄洋说出龙叫唤来,闷头也照样一声不吭。

先不说庄洋这一阵穷白话是真是假,老满头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儿子。什么人参啊、首乌啊都不重要,儿子的命那是自己的心尖啊。

庄洋也知道自己扯得有点远了,借着张北斗的话立刻把话头往回拉:“还是北斗兄弟了解哥哥我啊。没错,要救老满头的儿子,必须要动一味成形首乌。唉,到不是说我庄某人小气,只是这一棵首乌关系到我庄某身家性命,实在是难死我了。”

“我呸!”王婶一瞪眼睛,“就你这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有个狗屁的身家。你还福荫子孙,就你这绝户命还能有子孙?”

王婶这话说得有点太狠了,庄洋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了。本来好好一个局,有王婶在这搅和着,以往能赚三升如今也就剩下半斗了。

张北斗偷偷的冲绣凤使了个眼色,绣凤心领神会,在后面拉了拉王婶。王婶可不吃这套,这大庭广众之下,正说得过瘾呢,让她停嘴哪那么容易?绣凤却在王婶耳边悄悄的说了些什么,王婶一愣,有点不相信的看向庄洋,却也真的没在说下去。

庄洋这才打起精神来看着老满头。这时候庄洋再说话可就没意思了,只能等着老满头先开口,他才好往下顺话。

老满头这么会儿功夫让庄洋唬得一愣一愣的,有点蒙了,张了张嘴,却没出声音。

张北斗眼珠一转:“我说庄班主,你刚才也说了,人命关天那。你要真有那灵药的话,到了这时候可不应该藏着了。再说了,你这为了救老满头的儿子,连身家都搭里了,老满头也不能一点都不表示啊。你说是不,老满头?”那最后一句,正是冲着老满头说的。

老满头这才反应过味来,连忙答应着:“啊,对呀。哎呀先生啊……”一边说着,老满头又跪下了,“你可千万救救我儿子呀,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倾家荡产我也救啊……”一边说着,一边从破棉衣最深处翻出个小手帕来,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却是一块大洋和数十张毛票。

别看就一块大洋和数十张毛票,这也是老满头辛苦数年攒下来的,本指望这次能买一牛头回去,好好过日子。没成想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时候还管什么牛啊,先救了儿子再说吧。

庄洋却没接,拿眼睛扫了扫那点钱。对于一家穷苦百姓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可庄洋却没看上眼。别看庄洋现在靠吹鼓乐过日子,穷得丁当三响,可这三瓜两枣的,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庄洋这么一犹豫,张北斗可有点不忍心了。

其实呢,张北斗也知道,庄洋这种人吃的就是这口饭。先不说庄洋是用了一种多么简单的办法把老满头的儿子救活,单是庄洋能看出人还没死的这份眼力,就值大价钱。说庄洋拿这本事赚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无可厚非。

但是你也得看看是什么人啊?就这老满头,你把扔到锅里干炸了,浑身上下也耗不出二两油啊。那捧在手里的一块光洋和数十张毛票,那肯定就是老满头的全部家当。要是到了这时候庄洋还不松口,那这心可就太黑了。

张北斗才要开口,一边那牵牛的人急急说道:“还有我这牛,这牛也送先生了。”

没办法,到底是自家的牛顶死人的,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往边上一站,愣装啥也不知道,那还是人吗?

哪知道庄洋左右打量了一下那牛,虽然没摇头,眼中却尽是失望。心里想着,自己没房没地的,要头牛干嘛?牛到了自己手里,还得转手去卖,不够麻烦的。

“差一不二行了。”张北斗没说话,王婶先看不下去了,“逮着蛤蟆还捏出尿来呀?”后边绣凤又拉了一下王婶,却被王婶甩开,绣凤也没再拦着。说实话,绣凤也觉得庄洋做得有点过了。

前边啰里巴嗦说那么些,不就是想骗两钱吗?见白就行了呗,还真让人家穷苦人倾家荡产啊?

别人的眼色庄洋不管,绣凤的眼色他却瞧在眼里。心中叹了口气,罢了,也是倒霉,碰上这么个乡下穷人。这要是哪个地主老财的话,这一竿子下去,三五年吃穿不用愁了。

就在庄洋才要说话的时候,老满头一咬牙,哆里哆嗦的又在怀里摸了一阵子拿出一样事物来:“全给先生了,这玩意是我们满家祖上传下来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物件,到底值不值钱。今天,先生全当是发发慈悲,救救我儿子吧。”

就看老满头的手里拿着一块并不起眼的石头,黑漆漆的也不知道什么质材,冷眼看上去象是一块铁矿石。

这么块石头,要是扔在地上都没人去捡,老满头却郑重其事的拿出来,硬说是传家宝,人群里发出一阵轰笑。这老满家的祖上估计也实在是没啥好传的了,捡了块破石头就当传家宝啊?

然而那石头一入眼,张北斗的心象是被针刺了一样,大脑在瞬间一片空白。边上的人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张北斗全没听见,一双眼睛仿佛长在了石头上一样。要不是紧闭着嘴的话,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庄洋一看那石头,也是神色一怔,但立刻就恢复了过来,露出一丝苦笑。

“笑什么?笑什么?”王婶可不乐意了,“这事我说了算,就这么着了,好歹这是老满家的传家宝,值不值得有祖宗看着呢。”说罢,抄起老满头手里的石头和大洋塞到庄洋的手里,“姓庄的,你快点给我救人!”

庄洋只好点点头:“那就听王婶的,我立刻救人。”说罢一拉张北斗,转身进了屋子。

王婶却愣了一下,晃了晃手,心里嘀咕着,这小石头还没有半块巴掌大,入手倒是挺沉的,不象普通石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