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奢、屈原列传

xxf899 收藏 0 631
导读:伍奢和屈原都是楚国贵族,伍奢生于春秋后期,屈原生于战国末期,二者相差近三百年。 伍奢是楚平王太子熊建的太傅,楚平王让太子的少傅费无忌到秦国为太子迎娶秦国的公主。费无忌先回到楚国对平王说曰:“秦女绝美,可自娶,为太子更求。”楚平王听信了费无忌,于是他自己娶了秦女。以后平王爱秦女及其所生的儿子熊珍,不爱太子熊建,并且费无忌屡次进谗言,平王就打算杀了熊建,但是杀熊建是有障碍的,因为伍奢,伍奢是忠臣啊,要杀太子就必须先抓伍奢。抓了伍奢后, 费无忌对楚平王说:“光抓伍奢不行啊,他有两个儿子都非常厉害,不把他们一起杀

伍奢和屈原都是楚国贵族,伍奢生于春秋后期,屈原生于战国末期,二者相差近三百年。

伍奢是楚平王太子熊建的太傅,楚平王让太子的少傅费无忌到秦国为太子迎娶秦国的公主。费无忌先回到楚国对平王说曰:“秦女绝美,可自娶,为太子更求。”楚平王听信了费无忌,于是他自己娶了秦女。以后平王爱秦女及其所生的儿子熊珍,不爱太子熊建,并且费无忌屡次进谗言,平王就打算杀了熊建,但是杀熊建是有障碍的,因为伍奢,伍奢是忠臣啊,要杀太子就必须先抓伍奢。抓了伍奢后, 费无忌对楚平王说:“光抓伍奢不行啊,他有两个儿子都非常厉害,不把他们一起杀了,就会成为楚国的祸患。我们要是说他们来了就赦免他们的父亲,他们必定会来,来了一起杀死,楚国就安全了。”于是楚平王就让使者告诉伍奢:“现在你召你的两个儿子回来就没你什么事了,不然的话就杀你。”伍奢说:“我虽然写了信,召我的两个儿子来,但是长子伍尚会来,次子伍胥不会来。”楚平王就问:“为什么?”伍奢说:“伍尚为人,清廉,死节,仁慈并且孝敬,听说会来可以免父死,无论真假必定会来,而不会顾及自己的生死。伍胥之为人,有智慧,爱好谋断,勇敢并且喜欢立功,知道回来必定死,必不来。但是我担心他会成为楚国的忧患啊。”于是楚平王使人召他们说:“你们回来,我就免你们父亲的死。”伍尚对伍胥说:“听说可以父亲死而不立即回去,是不孝;父亲被杀而不报仇,是没有主见;现在我和你分工。你谋图报仇,我回去陪父亲一起死。”于是伍尚就回到国都, 伍胥逃亡,。伍奢听到伍胥逃脱时说曰:“唉,伍胥逃脱,楚国危险啦。”楚人遂杀伍奢及尚。伍胥辗转郑国,晋国,最后来到吴国,过了十六年,伍子胥果然打败楚国,攻破楚国的国都,鞭打楚平王的尸体。

屈原名叫屈平,是楚怀王时的左徒,屈原时代楚国已经衰微了。但是由于屈原明于治乱,娴于辞 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楚国也很安定,楚怀王也非常信任他。楚怀王是个昏君,屈原因为谗言而被楚怀王疏远,楚国开始动乱起来。首先楚怀王受张仪欺诈,断绝了齐国这个强大的外援,使楚国单独承受秦国的兵祸,兵挫地削,被秦国斩首八万,失去汉中地,不仅断绝了向西南发展的通道,而且上游也受到秦国威胁,国势日蹩;最后楚怀王本人也受欺成了秦国的俘虏,死在秦国。楚怀王死后,楚顷襄王即位,屈原虽然被疏远,他仍然希望回到朝中任职,希望国君幡然悔悟改变楚国孤立衰弱的局面。但是楚顷襄王更加昏庸,信任公子子兰,而子兰是劝楚怀王到秦国去,使楚怀王死在秦国的人,屈原不能重新获得信任就是必然的了,子兰让上官大夫说屈原的坏话,使屈原流放到更远的地方,屈原对世事绝望,又不愿与坏人同流合污,就投汨罗江自尽了。

汉史官司马迁评价屈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闲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上称帝喾, 下道齐桓,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不毕见。其文约,其 辞微,其志絜,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絜,故其称物芳。 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司马迁又怨屈原到:“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 自令若是。”贾谊悲愤于屈子的遭遇作《吊屈原赋》说:“凤皇翔于千仞之上兮,览箰辉而下之;见细德之险微征兮,摇增翮逝而去之。”意思是说屈原应当离开楚国到值得他辅佐的国家去!三年之后贾谊作《服鸟赋》:“贪夫徇财兮,烈士徇名;夸者死权兮,......真人淡漠兮,独与道息。”正如贪夫追求财物、烈士追求名声一样,屈原追求的是为他的祖国服务,把生死富贵看的很轻;司马迁也说:“读服鸟赋,同死生,轻去就,又爽然自失矣。”司马迁和贾谊真是屈原的同道人啊!

伍奢明知道他的儿子回来必然死,逃亡则可以替自己报仇,而且楚平王杀自己的原因很龌龊,仍然写信召自己的儿子;伍子胥逃亡后,伍奢不是庆幸儿子得脱,可以替自己报仇,而是忧虑国家将会遭到祸患!他是把国家的安危看得最重,比较而言自己家族是否灭亡,委屈是否可以得到报复,都不重要。屈原的遭遇正如司马迁所说的那样,他无论到哪个国家都会受到重用,但是他迁延不去,正是为了生他养他的祖国,宁肯受冤屈绝望自尽,也不肯离开自己的祖国。

两千多年后,林则徐赠左宗棠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真是伍奢、屈原的真实写照。

又过了一百多年,本文作者肖咸锋写《伍奢、屈原列传》以使当世之人明白国家的安危维系着全体国民的安危,与之相比个人生死甚至名声都不算什么。也使当世之人明白,中华文明所以维系数千年不绝,正是因为有伍奢、屈原、林则徐这些不计较个人利害得失,一心只为国家民族的人;正是因为儒学所说的正义,即国家是维系我们生存的第一定义这个观念,使中华文明成为四大古文明唯一幸存的文明。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