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海空 正文 第027章 战事在缓慢地推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3.html


没多久,前面又发现了一块宿营地,比前一个大得多,但是也已经被轰炸机和舰炮炸得是七零八落。

大树被整片整片地炸断了。木板屋被整个掀翻了。

在营地中间的一间木屋里,陆战队士兵发现了白色的军官服、钢盔和战刀。这间木屋原本是日本人的司令部。

离司令部木屋不远的就是营房、伙房、满满一仓大米,一个军需仓库,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视频,日本啤酒、米酒、香烟盒、糖果。

四处无人,既不见活人,也看不到死尸。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但是,从到处找不到敌人的武器这点来看,士兵们知道,他们肯定是躲起来了。至于躲在了什么地方。无人知晓。或许,等到夜间,他们就会从藏身之处像是鬼魅一样钻出来。给人以无尽的恐慌。

在这片空营地里进行搜索,其引人入胜的程度不亚于在丛林中前进。

当一只巡逻队报告在离第二块营地不远的地方可能有敌人时,陆战队士兵们顿时感到了一点宽慰。至少,现在还证明敌人存在。

士兵分成数个战斗小组展开队形之后,没过多久就发现了五十多个骨瘦如柴的半裸体的人站在一个巨大的榕树之下。一个个形如枯槁,惊恐不已。但显然不是日军士兵。

这些人哆哆嗦嗦地说这话,经过了好半天,一个从东北来的汉子才听懂了他们的一些话。他原来居住在朝鲜人的聚居区,能够听懂一些朝鲜话。

这些人好一会儿才说清楚他们是被日军当奴隶征来的朝鲜劳工。他们说,日本人一大早就撤到山里面去了。

确实,陆战队士兵们在纳士纳大岛北部的丛林从清晨一直走到天黑也没有遇上一个活得日本人。这有点令人沮丧和不安。

……

然而天一黑,日本人又跑出来了。

这次他们不再像上次那么隐蔽。他们手持轻机枪、手榴弹和战刀,疯狂地嚎叫着从树林那边冲了过来,勇猛地扑在了中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在黄昏的时候仓促建设成的阻击阵地上。

这个时候,坏消息从后面传了过来。在突击营和海滩大本营之间的联系通道被日军给切断了。第一突击营现在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

在昨个晚上就没有休息好的他们,这一次强打起精神,毫无畏惧地等敌人冲到跟前再射击。

日本人前仆后继,一直战斗到死,又的甚至至死都没有停止过冲锋。战斗还在继续,但是喊杀声停止了。四处都沉静了下来。士兵们在漆黑的夜色中吃力地观察着,静听着。一点轻微的响动就使他们毛骨悚然。

突然,在几米远的地方,微光闪耀,身影蹿动,相互追逐,一会儿就扭打在了一起,打得异常激烈,难解难分。在断断续续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夹杂着急促的喘息声和枪托砸在人体上的声音。

由丛林里传出的枪声、爆炸声和厮杀声回响在海面上。在岸边巡逻的特混舰队小艇上的水兵们能够听得非常真切。小艇上有中等口径的炮火,但是他们怕伤着自己人,不敢向那黑暗中混战的人群开炮。

……

天亮了,丛林中也沉静下来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日本人已经撤回了他们的隐匿地方去,丛林中被烧焦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堆着日本人的尸体。其中也有不少自己人的尸体。昨天一个连的士兵突然与日军近距离遭遇,然后展开了肉搏战。双方各有损伤。

士兵们怀着沉重的心情把自己人的尸体收殓在一起,并排放在小木屋前面的空地上,等着后面的部队来把他们抬回去。整个小营地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那些木屋、仓库、营房和司令部在夜间的战斗中全部被焚毁,留下漆黑黑的一片炭墼。

清晨的时候,和后面的部队联系上了。突击营继续出发。这一次,他们终于碰到了日本人。

前面的丛林异常茂密,藤葛盘错、荆棘当道。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花了两个小时才前进了一千七百米的距离。这个时候,一阵猛烈的射击阻住了他们的去路,可是只听见枪炮响,却看不见机枪和火炮。半天才弄明白,枪炮是架在石灰岩洞里,被丛林掩蔽着。岩洞经受了军舰的炮击和飞机的轰炸,但仍旧没有什么损伤似的。

看起来非攻下不可了。

第一批陆战队士兵爬到岩洞前面,从洞口投进几颗手榴弹。日本人捡起手榴弹又扔了出来。有的手榴弹在洞里爆炸了,但好象对岩洞的触动不大。洞里的机枪还在扫射。

陆战队士兵发起一次摧毁性的猛攻,终于攻下了第一个岩洞。几个日本士兵被打死在岩洞里。但是,士兵们发现,这个岩洞有地道同其它岩洞相通,剩下的日本人从地道撤走了。

丛林中心隐蔽着一个完整的岩洞网,各个岩洞相互沟通,洞内有围墙,墙上装着护板。日本人的心思可真够缜密的。

午后,日已偏西,进攻这片岩洞群的第一独立营的进展极其缓慢,伤亡惨重,独立营营长马赤龙下令就地休息整编,恢复了和北面的护航军舰中断的通讯联系,设定了坐标,指令对其进行炮击。

很快,炮弹呼啸着向海啸那样排山倒海地从北方的海面上冲了过来。旁边的一片椰子林像是被龙卷风侵袭那样被炮弹的呼啸而刮得东倒西歪。

陆战队士兵稍稍后撤,给炮击留下更充分的发挥空间。然后他们就聚拢在一起,用双手捂住耳朵,看着密集的炮弹在那片岩洞上爆炸,炸得岩石四处乱飞。半个小时之后,炮击停止。突击营继续围剿。

但可恶的日本人在这次猛烈的炮击之中像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蟑螂那样仍旧存在,只是火力大不如以前了。

一个名叫王立峰的少尉排长发明了征服日本人岩洞的方法。

在神枪手的掩护下,他不用手榴弹,而是把绑着炸药包的木板从洞口扔进去,炸药的导火索很短,王立峰少尉的衣服兜被炸得稀烂,可他却活着回来了。

由于使用了他发明的方法,五十多个岩洞连同洞里的日本守军大吼崩溃了。

第一独立营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穿过了这片已经成了废墟的岩洞群,前面的树林稀朗了许多。没多久,眼前突然开阔。营长命令大家小心地匍匐前进,在悄悄地爬到丛林的边缘,终于看到了一片规模颇大的建筑群,同时还有一个飞机场。

——这,就是日军的第一个重要据点纳士纳大岛北侧的帕纳里克了。

这个地方已经深入岛屿的内陆,与后面的联系越来越困难。指挥官决定压缩口粮,以应对长时间的作战。

自从1941年,日本占领这个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的岛屿以来,就一直在上面大兴土木,完善各种设施和要塞装备。

截止到中国海军陆战队进攻之前,日本人一共在帕纳里克修建了两个大型兵营,一个小兵营,一座大型仓库,一个机械修理车间,两个大型电台,两个飞机库,一个飞机修理厂,两个玻璃工厂,两个发电厂,一个鱼雷用压缩空气制造厂和一个配有机库、风向指示器、气象台、指挥塔、一条一千五百米长的水泥跑道、数个防空高射炮炮位和榴弹炮等火炮火力点的机场。

虽然几乎所有的建筑都遭到了早先的轰炸和炮击,但是似乎对日本人的影响并不大。他们仍旧在作息、生活和训练,似乎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似乎没事儿似的。不过由此可知,他们的地下工程是庞大的,要不然不会供给他们生活的用品和设施。

…… ……

就在北方海岸的地面部队正在向南推进的时候,“重庆号”上的特混舰队指挥部决定开辟另外一条战线,决定从南边海岸登陆,然后对岛上的日军形成南北夹击的态势。

很快,二十多艘运输舰在护航军舰的掩护之下,气势汹汹地开到了纳士纳大岛的南岸。如同北岸一样,登陆小艇满载着中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从运输舰上冲出来,然后万马奔腾样地朝海岸冲了过去。这一次,他们很幸运,遇到的阻力可比第一独立营小多了。因为没有了空中掩护和海上掩护的日军,大部分都撤往了岛内,而仅仅留下少量的防御部队。

零零散散的几声炮击和枪响之后,上千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就登上了南海岸线。他们登上海滩之后逐渐感觉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是干嘛来了。因为既没有发生预料中的激烈战斗,也没有碰到什么碰鼻子的事情,甚至连周围的景色都与当时在雷州半岛训练时所处的场景都毫无二致。来到这个岛屿就像是到了更热点的地方进行休假一样。

很快,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从补给舰上用运输小艇运送了过来,在海滩上堆积如山。

有充足的食物和充足的弹药。拿下这个岛屿似乎并没有什么担忧。登上了岸的士兵们甚至觉得留给他们的食物和弹药太多了,根本用不了这些,战斗就会结束的。

可是,有小道消息在私底下蔓延开来,有人传播说,护航舰队要开往别处战斗,在这条海岸线上,只能由海军陆战队自己顶住日军的疯狂反扑了。

到了傍晚,这条流言不幸得到了证实。一条一条的护航军舰朝西南方向驶去,最后仅仅留下几艘小炮艇。

有人在自我安慰,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护航舰队,我们照样可以过得很好。

但是,这个夜晚,难熬的时间沉重地打击了他们的信心。

他们觉得,护航舰队把他们给抛弃了。

但是,这并不是抛弃,而是,护航舰队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

根据总作战指挥部的决议,特混舰队决定先发制人,在驻新加坡的日军舰队行动之前,给它个沉重的打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