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26岁的老处男,我的人生真的是无比的悲催加纠结,首先声明我的取向是很正常的,长得也不丑,谁要说我丑绝对是昧着良心的啊,之所以到现在还这么纯洁当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是多种多样的说。现在我就来回忆一下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吧,也算是一种发泄,大家看了请别喷啊。

小学的时候都是小屁孩,没多少可说的,当时是乖宝宝一枚。理所当然的就会喜欢班上最萌的那个小萝莉L。当许多年之后,在脑海中她就是只剩一个穿着毛茸茸粉色外套的小女孩形象时。却发生了迄今为止我遭遇的第一件极其狗血的剧情。当然,这个之后再说。等上了初中,和L不在一个学校了,悲催的哥也不再是萝莉控了,小小年纪喜欢熟女当然是有原因的啦,毕竟那时候开始发育了,就不仅仅是喜欢可爱的啦,相信你懂得。至今还记得当年那个来实习的音乐老师穿着短裙靠在教学楼3楼的栏杆上时1楼楼前那黑压压的一片人,说实话,那几年黑色的内内真的很少见。剧情到了这里就要转入杯具了,当脱离了小萝莉那种可以卖萌的年纪之后,初中的女生真的是千奇百怪啊,至少我们班上真的是个大杯具啊,,这也直接导致我依旧延续着乖宝宝的形象,但狗血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莫名其妙就博得了隔壁班一恐龙的好感,令我到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据说后来此龙高中时和L一个学校,还专程跑去看令哥念念不忘的L长啥模样。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尼玛啊,我哪有念念不忘了,这龙又和我不是一个小学的,她怎么知道的啊,怎么就那么多长舌妇啊,有木有!!

剧情渐渐发生好转是因为我们初三时重新分班了,这次我们班上集中了当时全年级大部分美女,但悲催的是这个情况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那时候只是觉得女孩们都顺眼了很多,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全年级中那些出名的老大也有一半在我们班,我是乖宝宝嘛,当然没刷过

他们的声望,虽不是敌对,但也算冷淡吧,不过一般没事也不会欺负我,我人缘还算比较好的。初三有很多人很多事情是令我记忆犹新的,我后桌有个女生是个补习生,这种职业在初中就有确实令我不解了好长时间,当然我并不是鄙视谁,虽然当时我学习挺好的,我暂且称她为Q吧,我当时和Q挺聊的来的,我承认是因为她长得比较好看,身材嘛也开始发育了,但她令我记忆如此深刻是因为:尼玛我们班起码有一半以上的男生摸过她!而我就在那一半以外,当时经常发生下课之后她被一堆人堵在墙角乱摸的事情,至今都很难理解当时其他人为什么能如此蛋定,也包括我。还记得她整整一年都没穿过裙子,就在毕业的前一天,她穿了裙子来学校,毫无意外的,裙子被掀了。直到现在,我也承认我看不懂女人的表情,但总记得她是那么淡然。

还有一个女孩Z也记得比较清楚,我是我们家族这一辈老大,从没有被人当过小弟的,但是Z就完全能给我一种姐姐的感觉,要回忆的话貌似只能记得她当时给我擦眼镜的事情,但她那个一身红衣而又温婉贤淑的形象确是怎么也抹不去的,可惜的是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当然有印象的人还有很多,不过就像浮云随风而去了,当多年之后我貌似是大二还是大三有次回家,在家乡的车站碰到过一个初三的女同学W,她在班上时就属于打扮的比较细致的类型,当然我们那时候都叫做“骚”,并预言她将来一定是要在夜总会上班的,首先我对这种言论表示抱歉,但同时承认这个观点还是深深的影响了我,所以当我和她遇见的时候虽然都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但也可能是在等车的原因吧,都没说几句话,在我眼中她还是那种风格,也许在她看来我也还是那种上学的乖娃娃吧。一直当我在车上坐了很长时间之后,我都仍然沉浸在一种无法言语的气氛之中,我想起了大一时碰上初中的同学他一脸轻松的告诉我娃都三岁了(后来我妈告

诉我他被骗婚,女的跑了),又想起了W挎着小皮包,穿着高跟鞋以及脸上那精致的妆容。直到有一天我看到《老男孩》时才又想起了那种有点酸,却又无法描述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初中的人和事也都渐渐远去,不过我会记得你们,还有那个喝醉酒给我们上课的老师,还记得你和别的班的坏孩子在我们讲台上互殴然后被同学们拉架。还有那个快毕业的时候要约我出去的女孩,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只是当时还有一张卷子还没做完。还有被我们成为“白皮”的校长请不要生气,那个对你问候“白老师好的”新同学真的以为你姓白。还有那个实习了很短时间的体育老师,都是你那可爱的小虎牙的错,才让我们忍不住调戏你。

好了,现在我升入高中了,高中学会了踢球,学会了上网,开始买曼联的球衣看英超看意甲看世界杯,也知道了网易、盛大、九城,当然还有他们的游戏。按理说高中是早恋的最佳时节,可我却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了球场和网吧。但这并不是因为我转变的爱好。 可能是因为我是在重点班的缘故吧,我们班上的女生质量不提也罢,你们懂得,至少高一的时候是这样的,当我才开学时环顾四方时不禁感慨,这些柴火妞竟然还没初中MM来的丰满。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也在慢慢好转,高三时,我牵了一个MM的手,她是第一个,也是目前我唯一一个牵过手的女孩,暂时称她为Y吧,记得那天下午我们大概10个左右同学去爬山,有一段好像不好上,我说我来拉你你把,然后就再也没有放开,呵呵,是不是很无耻,不过Y貌似挺顺从的,其实直到现在我还经常能想起那晚的月光,却记不起任何一个和我们同路的同学了,现在想想也许这件事是我这辈子最脑残的一件事了。 开始对Y有好感是始于一个下午,她当时应该是在我的左边某个位置坐着,靠窗,那天下午的阳光从她的左侧照过来的时候,我真的看得有点发呆,那红红的脸蛋和有些泛光

的细小绒毛,那时我脑子里反映出的第一个形象竟然是雅典娜,哈哈,各位可千万别笑啊。 从开始上山到下来之后至少也有4个小时吧,说实话我真不记得当时到底有多久了,感觉真的是一下子就过去了,现在想想当时Y心里一定在骂:你NB啊!牵这么长时间手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表白下会死啊!你是不是男人啊!你TM是专程来吃老娘豆腐啊! 是的,你们想的没错,我当时就是脑残的一路就享受这种感觉了,一句实质性的话都没说,反而还为这种气氛而得意洋洋。后来再发生的事就理所当然了,我彻底被鄙视了,有个女同学给我转述她的话说我没安全感,我们后来又爬过一次山,但已经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再后来我们班另一个同学追她,一直延续到了大学不过也没追上,据说该同学还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而我,上大学后就再也没和她联系过,也查不出她的联系方式,慢慢的,也就淡忘了。 高中是一个有很多回忆的地方,那些一起在球场上驰骋的少年,一起在网吧通宵的伙计,一起爬山游乐的同学。那是一个有着各种欢乐与遗憾的年代,还记得他们在 QQ上装女生整我,还记得在校内足球联赛的前两天我因为胳膊摔脱臼,只能在场下看着他们被一群打篮球的人爆冷淘汰,还记得那个曾经也有好感的小女生被伙计先下手搞定,还记得隔壁班只上了一个学期就转学的那个小脚丫非常漂亮的MM,还记得那个貌似对我颇为看好但我基本不听他课的秃顶语文老师。那些渐渐远去的时间,那些渐渐模糊的人。第一次高考,虽然上了本科线但志愿没报好,没人录取就又补习了一年,那一年倒是过得颇为平淡,不过就在这一年里一个令我现在觉得非常对不起的人出现了,她其实一直和我同班,只是以前关系也就一般,也许是因为熟人的关系吧,在这个陌生的补习班里我们的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

到上大学的时候,我又和她成了邻居,我俩的大学只是一墙之隔。别人说我是暧昧高手,但其实我只是嘴贱,但种种情况最后还是让我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我们经常出来吃饭,她总记得我的生日,那年世界杯的时候和舍友在外面开房看比赛,把她也叫上了,我不知道她是为什么也爱看足球的,当时也没有多想过,那一晚我俩睡在床上,旁边地板上还睡了舍友,我们没发生什么,却又发生了点什么,我摸了她的胸,她拧了我耳朵,我当时只是奇怪怎么看起来这么硬,摸起来也好硬,都怪咱对女生的专用衣物不了解啊。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被舍友整,要给女生打电话表白,我就打给她了,然后舍友在旁边起哄,当然,我还是没真说什么,也没注意听她当时的语气,完了之后我也没太在意,直到几周后的一天,我又去她学校玩,那也是一个有着月光的晚上,在她学校的广场上, 她问我:你那天说的是真的吗? 好吧,我承认我完全想不起来当时那个塞满粪便的大脑里想的是什么,我拒绝了,当时要是上去抱住她不就啥事都没了吗,现在想起了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那晚以后虽然她还是我的红颜知己,还是经常和我联系,还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告诉我她要去哪里工作了,但我总觉得有一股哀怨的味道。脑残的男人都该死啊。 大三之后我们都回各自的校本部了,离的就远了一些。现在先说一下我们学校的情况,我是在一个工科院系,大家懂得,女生稀有,我们班上就7个,然后人称江南七怪,在此我首先对起这个外号的表示强烈的谴责,鄙视5分钟先。我们班上的MM其实还是比较可爱的啦,我和他们关系都不错的。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其中最小巧玲珑的一个MM,先叫她C吧,因为这也算是我乏善可陈的大学生涯的另一段重要剧情啦,此女比较BH,她身材比例很好,但属于娇小行,装可爱的话你觉得看不出她的BH本质的,据说她半夜挺广播上卖药的节目

,我还见过她穿着小热裤上完厕所不拉拉链,到现在我还纠结于当时她是因为穿的内裤是黑颜色呢还是因为…… 总之我总和这个BH的妞开些无所顾忌的玩笑,直到有一天,她和我聊QQ呢,忘记说了些啥了,她忽然说:你就对我没有些想法吗? 当时,我脑子里是这样想的:这妞都这样说了应该是对我有意思了,我要是不不表示一下且不是太伤她面子,不能再伤女人了啊,再说她那小身材要真能泡到手也是很爽的啊,然后我考虑了三分钟后就说了想她做我女朋友之类的话,然后她就说要考虑,第二天她回学校的时候我去接她就又问她了,她拒绝了,说不合适之类的,我当时也没怎么坚持,就只是嗯嗯哦哦之类的,因为当时脑子里就是想,尼玛啊!玩我呢啊!后来她还在QQ上给我说你是一个好人之类的,哥当时就崩溃了,玩我就玩我吧,还发好人卡,尼玛啊!当然,这还不是GC,GC是都快毕业了她竟然和我一个宿舍的小童鞋好上了,虽然最后也分了但真是太打击人了。直到现在,在她眼中我仍然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好人。。。 现在,狗血的事情来了,还记得我小学时的那个小萝莉L吧,大三的某一天我QQ上突然弹出了个好友验证,是她,当时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多少年没见了,又突然再想起,挺回味的,但狗血的是当我们开始聊天时她直接就说了,小学的时候就暗恋我,六年级时我调到隔壁班她是怎么怎么的伤心,毕业时又是怎么怎么的伤心。 哥当时就直接蒙了,难道说女生真的早熟,那么小就有那么深刻的感受,我咋就那么没心没肺捏,我就只能在QQ上安慰她说那些都过去了现在要好好过之累的。可能你们又要骂我了,怎么不就趁势拿下啊!可我当时就只想着这种事情太八点档太狗血了吧,小学的暗恋啊有木有!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了啊,她应该只是来倾诉一下儿时的故事的吧。不过后来我知道错了,过年的时候她和去我家了,还有另外几个小学的同学,

其实她家离我家不远只是他和家人很早搬去外地生活,很少回来。记得她在我家院子里幽怨的说:过几天我要走了。我当时有一种陌生的恐惧感,竟然脑海里冒出的一句话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印象中的那个粉色小萝莉和眼前的人就完全不是一个感觉,也许真如那句话说的:回忆才是最美的。最后她走了,再后来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这件事情要是让我妈知道她会掐死我的,因为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女孩。 狗血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还有把我的学上完。 大学啊,有趣的事情真没多少,作为一个比较宅的人,全部的生活也就是足球,游戏,上课之类的东西,我们和别的系踢球貌似一直是不败的,我们系的主力都在我们宿舍哦,哈哈哈。让我来回忆下搞笑的事情:有次和C打乒乓直接把球打进了她的沟里,哈哈哈,太邪恶鸟。还有一次在食堂前的路上被一比我还高的美女用居高临下的眼神鄙视,尼玛,我不就是把你从下到上来回扫了两遍嘛,谁让你身材那么正点,顺便说下我一米七六。还有一次踢球和生物系,那是个比较渣的队,我们踢院内联赛小场9人制的,都准备放水了说赢一两个就好了,上半场马上完得时候无意漏了个球他们的前锋狗屎运打出个死角比分扳成了1比1,然后意气风发的喊:我们要赢。然后比赛结束比分8比1,我们高高兴兴的去吃饭了。 还有一次我们和另外一个系上选修课在一个大教室,听说另一个系有很多美女,然后我们都进了教室把门一关,另一个系进来的时候我们班一个贱男就跑去给开门,故意的要站门口看,我们就看到连续进来十几个MM没一个比他矮,看着MM们春风得意的脸和贱男的囧表情我们都笑惨了,原来是模特系的和我们一起上,哈哈哈。 最后一学期我早早工作了,算实习吧,没和同学们有多少活动了就,拍毕业照的时候也只是照了集体合影然后就在宿舍忙,好像是画图纸来着,后来的照片上都没有我的身影,也挺遗憾的,到

是毕业前班里有个女生老说要跟我回家咋的,直到现在我也认为,嗯,她一定是在开玩笑的,我最爱逗她:妞来给爷笑一花枝乱颤的。 然后她每次都会忍不住笑的花枝乱颤。 好了,现在都工作两年了也相了两次亲,都不了了之了,我的工作性质也使我接触的女性比较少,我是一点都不急可父母急啊,悲催的人生不能只为自己啊。马上要见第三个了,大家给点祝福吧。以后有空了把相亲的经历也八一八吧。

好悲哀,就想发泄一下回忆下这些年的路,找找人安慰,或者骂骂我也行,竟然没人看,,,最悲催的是第三个相亲对象竟然还没见面就直接说我们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