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军营,我常有一种温暖和眷恋,弥散心间。在经历了岁月的淘洗之后,我把这股眷恋,和弥散在我心间的温暖化作一种记忆,潜伏在我的血液里!夜深人静,北京军区某部招待所内!几位高级首长正在屋里休息,门外走廊上,有一名身高1米90左右的战士,在走廊上来回走动着,很显然他守卫着首长的安全!

忽然“谁?口令!”随着一声大喝!气氛出奇的诡异!一个身高1米90左右的标准军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楼梯进口处!空气似乎凝聚了!可是,出意料的是,楼梯拐角处却上来了几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其中一个孩子说:“叔叔,我叫武阳,是和那几个老师一起过来演出的,我是说相声的,我们住在楼上!”哨兵笑了笑:“对不起!小朋友,快上去吧!别乱跑了!”几个孩子默默的回到房间!其中一个孩子说:“武阳,他好帅!”武阳愣愣的点了点头:“恩!将来,我也想当兵,和那几个老师一样,当个文艺兵!”

可是,当时过于幼小的武阳并不知道,当一个人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时,就必须要做许多自己不喜欢的事,许多许多。。。。。。

第一章

一列运兵的火车在铁道上飞驰着!武阳开心的坐在一节部队包掉的车厢里,看着一车和自己一样的新兵,开心的笑了,他终于踏上了自己梦想的旅程!也许是从小的梦想,自己踏上了军旅征程!

回想起自己去黑龙江某部文工团考试的场景,心里不由的一阵自豪!呵呵,本人十几年的相声基本功,怎么着也不是吹出来的,好的,黑龙江我来啦!等我到部队以后!绝对能够一展拳脚,人家黄宏都能当少将,我至少不当个少尉啊!微微老婆,等我提干了就接你过来我们一起过幸福生活“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疯狂近似变态的笑声,引来了接兵干部:“你小子深更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再叫让你到列车连接处站着去!”“。。。。。。”武阳一阵无语,心里暗骂,敢对未来的相声名家这么说话,等我提了干当了将军,我治死你!哈哈,我要当将军,我要当一名文艺兵的将军:“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近似乎变态的狂笑,致此,火车连接处便多了一名罚站的新兵。

火车很快到了车站,武阳这批兵在候车大厅等候分往新兵连。武阳在候车厅坐着,身上总觉得很不舒服,头上的热汗不住的流淌,“都十二月了,怎么黑龙江比我河南老家还热?”武阳不禁这样想到,不多时,便听到了分兵干部叫道了自己的名字!“武阳!”“到!”武阳飞快的跑到了分兵干部身旁。分兵干部说:“你,跟着这个班长上那辆依维克!” “是!”武阳用力的喊道,于是乎兴高采烈的跟着前面的班长大踏步的向自己的运兵车走去!武阳扭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兄弟!无意间感慨了一句:“兄弟!这黑龙江真热啊!”他身后的哥们立马瞪大了眼睛:“大哥,你没吃错药吧!这里是上海啊!”“上海???”武阳傻掉了!“耍我的吧?”“出了站你自己看!”说完便再也不理武阳了。武阳忐忑的跟着队伍走出出站口,扭头一看,只见车站楼顶写着三个大字“上海站”顿时,武阳如坠冰窟,怎么会这样?不是黑龙江吗?武阳赶紧去玩前面的班长:“班长,班长,我是这的吗?”“废话!你不是这的你是哪的?别废话,跟着!”班长说道。武阳彻底无语了,这自己去黑龙江考试不是白考了吗?这里有文工团吗?神啊,谁来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孩子!

不多时,运兵车终于停了下来!只听一声雷鸣似地吼声!全部下车!武阳一步便窜了出来!心里想,不管是哪!老子都干!拼了!反正是当兵,哪当不是当?反正身体素质就是不好,既然在哪都受不了!那咱就真的无所谓了!车道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钟明武一班、李帅二班。。。。。。。武阳八班。。。分班完毕,各班长把人领走,现在全部到齐,两小时后,队列训练!”“是!”干净利落的对白之后,武阳忽然看见几个人疯子似地抢走了自己的行李,连拖带架的便把自己抬到了班级。一个士官走来说:“你过来,我们聊聊!”武阳便跟着他来到了学习室!

“我叫高杰,是你的班长”士官首先做了自我介绍!

于是武阳很乖巧说:“班长好!我叫武阳!”

“会抽烟吗?”班长问。

“会!”武阳说。

“你怎么想起当兵了?”班长问

“我想当一名军人!”武阳自豪的说!

“军人?呵呵,你似乎很会说呀!”班长笑了笑!

“会说?”武阳一下打开了话匣子:“班长,你不知道。我是个说相声,开始我去黑龙江某部文工团考试,考上了,人家和我说报名参军就行了,结果我就到上海了,班长你救救我吧!我想去文工团!我想当文艺兵!班长,你不知道,当一名文艺兵是我的梦想啊!”

“。。。。。。”班长愣住了,高杰,一个入伍刚刚三年的战士,第一次带兵,便遇到了武阳这个活宝!似乎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他楞了大概五秒钟!说道:“文工团啊,我们这里也有文工团,不过能不能进去,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人家里面的人可都有才的很呢!”

“啊?这里也有文工团?”武阳一下来了精神:“班长,我说十几年相声了,绝对没问题!”

“你等会!”班长冲着门外喊道:“你们几个过来和战认识一下。”说完班长便出去了

“报告!”“进来!”只见高杰推门来到了办公室!冲着指导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指导员看了看高杰!说:“什么事?”

“指导员,我们班来的武阳!他说他是说相声的!”班长说道。

“说相声怎么了?”指导员淡淡的说。

“他说他说了十几年了还去黑龙江某部考过试!还考上了,结果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这来了!”班长说道。

“哦?有点意思了,别管他!谁也没权利在新训当中把人调走!你在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水平怎么样!有没有获过什么奖,一定把人看住,没有我的命令,禁止任何看望,禁止踏出营区一步,去吧!”

“是!”高杰敬了个军礼走出了办公室!

从此,武阳便开始了他走向文工团的军旅之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